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提到小七,我忧心忡忡,说道:“她为什么突然这样,我心里大概有数,还得等等,看看她的情况,才能进一步推断。不过,我们确实不能在这里呆久了,等我恢复点力气,马上就离开。”说到这,我盯着廖水清,问道:“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要这样跟着我?”

  廖水清回道:“不知道,我接到的任务是保护好首长的安全,并必要的时候听命于他。”

  我也没打算她会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想了想,又问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一直跟着我?还是不让我走?”

  廖水清乜了我一眼,说道:“首长只是让我过来保护你,你想做什么想去哪里请随意。”

  我心中疑惑不解,暗自嘀咕,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王伯安至于把自己的贴身保镖特意派过来保护我么?难道是因为我这张长得像宣统帝的脸?

  “为什么要保护我?”我脱口就问,但话说出口,就知道是白问,就算廖水清知道估计也不会说。

  果然,对于我这个问题,她没有搭理我。

  我突然失笑道:“保护我,怎么个保护法?是不惜性命么?”

  廖水清一本正经地道:“必要的时候,如果我的牺牲能够换你一命,我会去做。如果并不能救你,我会放弃任务。”

  我呆了呆,诧异地道:“还可以放弃任务?”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并不是去送死。”

  “如果你执行的任务本身的意义就是要你去送死当炮灰呢?”

  “那就去送死。”

  “值得?你这么年轻漂亮。”

  廖水清迟疑了片刻,转过脸看向别处,轻声道:“我有一个姐姐,五个妹妹。我家上三代都是农民,观念很传统,我妈没能给我爸生个儿子,所以我爷爷、奶奶、爸爸对她都不怎么好,我十二岁的时候,妈妈跟别人有了私情,被我爸撞破了,我爸愤怒难当,失手将那个人打死了,被判了无期。妈妈感觉没脸再在家里呆下去了,就偷偷跑了。爷爷奶奶不喜欢女儿,都不怎么管我们的七姐妹,那个时候,小妹才一岁多。”说到这里,她顿了很久,才继续道:“后来我进了部队,现在她们过得挺好的。小妹今年也高三了,不过,她不怎么爱念书,成绩不是特别好,但她学的是艺术,文化分不是特别重要,我想还是能够考起一个不错的大学的。”廖水清似乎很喜欢她这个小妹,提到她的时候,破天荒地说了一堆。

  “那……那你弟弟呢?你刚才不是说你还有个弟弟吗?”我记得她刚才有说过她有个弟弟,好像也是军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

  廖水清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说道:“弟弟是那个人的儿子,他爸把我爸打死了,他的家庭也毁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而且这个事闹得很大,他们一家在村子里都抬不起头,他妈妈很快就跟外面的一个男的跑了,倒是把他带上了,但是他又偷偷跑回来了。他好像很恨我们,经常来欺负我几个妹妹,我和大姐就揍他,他虽然喜欢欺负我几个妹妹,但却从来不允许别人欺负她们,在学校都护着她们,我们渐渐也不讨厌他了,其实小孩子哪有什么恨……何况他也是个可怜的人,慢慢大家都很熟了,他就叫我和大姐为姐姐,后来他的爷爷奶奶过世了,他不愿意去其他亲戚那里,就搬来跟我们一起生活了。也多亏了他,家里有个男丁才不受欺负,虽然说有很多难听的闲话。再后来,他也参了军,跟我直接进入部门不同,他先当了两年的义务兵,后来才加入我们部门。只是他命苦……唉!”

  我很是震撼,没想到廖水清有这样的经历,虽然她没有提她巨变后到她参军中间这段日子,但也可以想象是多么地艰难,七个孩子,就算父母在世,想要养活他们也很困难,何况没有父母,好不容易生活好转了,胜似亲弟弟的亲人却又离世。这我很感慨,对她肃然起敬的同时,也升起几分怜惜,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最主要的是我感觉她应该不需要安慰。

  我沉默,廖水清也没有再说什么,气氛有些压抑,我想起已经过世的小妹和昏迷不醒的小七,心情也变得十分沉重。

  良久,我才开口道:“我不需要你拼命保护我,你的命比我的重要,你还有五个妹妹要照顾。虽然不知道你听不听,但我还是要说,而且你没必要一直跟着我,对了,你们把追踪器放在我身上哪个地方?为什么我找不到?”我知道,想摆脱王伯安他们,必须要把他们藏在我身上的追踪器给找出来。不过,我也是随口一问,没抱希望她会告诉我。
  为了报复玲珑,晒晒零食!顺便给小伙伴推荐几款小白爱吃的零食,杨幂代言的溜溜梅(青梅),酸酸甜甜很有味道,从大学一直吃到现在,还有新款的奥利奥,轻巧装,很薄,吃着不腻,好吃!特别推荐齐云山南酸枣糕!!大江西出品的。。。味道很难形容,两个字就是好次!放冰箱里冰冻后味道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