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在你情愿死都不愿意抛弃的行囊上。”

  “啊?卧槽。难怪死活都找不到,原来不在我身上,怪不得我换了衣服都没用。”我一阵无言,又有些好奇廖水清为什么会告诉我,遂问道:“我不怕我跑了找不到我了?”

  “你要跑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跑,别死了就行。反正我是不知道你身上的追踪器是怎么没的,只要你安全,我的任务就完成了。”顿了顿,她又道:“而且,你也不要以为没了追踪器就跑得了,不一定的。”

  我静静地看着她,说道:“你会帮我的。”

  廖水清不作声。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廖水清还是不出声。

  “谢谢你。”

  廖水清继续沉默。

  我叹了口气,道:“真是不知道我哥到底帮了你什么。”我现在心情平静,自然不会把小七的事再怪到他身上。我恨不得立马悬鹿角里的木胎取出来,但是王伯安说,要保持木胎的木性,必须要经过几道程序,直接取出,木胎里的木性可能会完全流失。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对悬鹿角,哪敢冒险,虽然有百般无奈,但也只得乖乖等待合适的时机。

  我这会儿感觉恢复点精力了,就起身,去检查小七的状况。为了保险起见,我特意用了遍诊法,也就是所谓的三部九候,分别在小七的头部、手部、足部各诊了一次。这种方法现在很少使用,一般都单诊手部,古代极为看重礼数,又讲究男女有别,有时候诊手部还需要垂帘、悬丝,别说诊头部和足部了,而且诊足部也不雅不卫生,种种原因下,慢慢的,头部诊和足部诊就少了。

  小七的情况不错,脉搏渐渐有力了,用手放在她鼻下也能感觉到轻微的鼻息,但还是一副熟睡的模样,丝毫要醒来的意思,我轻轻喊她,也不见她有任何反应。

  “怎么样?”廖水清见我站起来,询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情况说好也不好……”

  话说到这里,廖水清突然抓住我的手,打断我的说话:“有人来了。”

  我屏气,凝耳听,果然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不多时,一个披散着头发的中年女子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啧啧啧,难得有人来到葡萄谷啊!哟,地上这位怎么了这是?怎么倒下了?难道是偷喝了谷里的葡萄酒?”这个女人体型臃肿,不修边幅,身上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脚下踩着草鞋,披头散发,像个野人,看到我们,她似乎有些意外又有些高兴。

  “你是谁?”我见这人不像个正常人,有些警惕。

  那女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花枝招展地笑着,道:“我看呐,你们都很年轻,倒是可以称我一句小花姐姐。”说着,她从口袋里抓出一把什么东西,一边往嘴里丢,吃了起来。我定睛一看,好像是板栗。

  “想吃吗?这可是野板栗,甜着呢!喏,给你。”女人见我盯着她手里的板栗,以为我想吃,就朝我扔了几个过来。

  我知道野板栗虽然个头小,但是甜得很,非常好吃,不是市面上卖的那些能比的。我倒是不馋这东西,只是不知道廖水清有没有吃东西,这里草龙珠虽然多,但毕竟是水果,不经饱。考虑到这点,我于是也不客气,用手去接,有一颗没接到,掉在我脚下,我弯腰捡起。

  这些板栗上的毛球都已经去掉了,我用手捏了捏,发现并不实,应该是摘下后放了好些天的,里面的肉有些干了,但这种状态的板栗恰恰是最甜的。这个女人虽然来历不明,但我不至于连她给的板栗都防着。

  我把板栗递给廖水清,她摇头表示不吃,我也没勉强,放了一颗在嘴里,用牙齿咬开,没想到拿眼一瞟,发现一只肉虫被我咬成两半。风干的板栗虽然甜,但是很容易生虫,我并不见怪,心说可惜,就把这颗板栗扔了,又咬了一颗,没想到这颗板栗里面还是有虫,我暗道一声倒霉,看了看手里剩下的三颗板栗,发现都有虫眼。

  怎么都有虫?我眉头大皱,感觉有些不对劲。

  女人见状嗤笑起来,说道:“怎么?有虫就不吃了?小孩子家家不懂什么叫美食,姐姐我可是特意拿去风干,不长出虫子的都不吃。”说着,她咬烂一颗板栗,一只肥嘟嘟的肉虫从板栗肉里的虫眼里冒出来,被她大嘴一吸,进了嘴里,她嚼了下,吞进肚子里,说道:“这样的板栗才好吃,又甜又有营养。”

  我看得恶心,以前听长辈讲,有人特意把新鲜的肉挂起来,让它长蛆,等肉上面爬满了蛆虫的时候,想吃的时候,用手在上面一捞就往嘴里丢。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故事,没想到还真有人做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蛆虫但是板栗里长出的肉虫蛋白质确实是高,营养价值非常丰富,只是正常人谁又能吃得下。

  “你是住在这个山谷的人吗?”我扔掉手里的板栗,问道。

  女人一边磕着板栗,一边漫不经心道:“是啊!怎么?”说着,她瞥了一眼小七,继续道:“是想问我这个小姑娘为什么醒不来的原因吧?小弟弟,听我的,别千方百计地想着把她叫醒,会死的噢!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