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死?”听说后果这么严重,我惊了起来。

  女人往地上呸呸呸了几声,吐着板栗壳,轻慢地道:“本来吧!我是没有这样义务告诉你的,但是呢,不告诉你,你就不知道,就看不到你痛苦!所以我想我还是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问题呢!就出在那些天然酝酿的葡萄酒里,她肯定是偷喝了葡萄酒吧?这葡萄谷里的葡萄酒可是不能乱喝的,除了极少数喝了没事,其他的,喝了就得没命咯。”

  “为什么?”

  “为什么?你别看这葡萄谷里到处都是葡萄,可是呢!这里面可不止这一种植物,其中有一种叫做归西草的东西,这种草也叫醉草。别看这里的葡萄酒不怎么醉人,可如果酒里面融入了这种草,喝下去之后,就会一醉不醒,要自然醒来,可能会在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之后这样子噢!呵呵呵呵呵。”说到最后,她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这不可能!”虽然我经历过无数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但这个所谓的醉草听起来也太过荒唐了。

  “不相信是吧?来,跟姐姐来,姐姐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死心。”

  那女人扭头就走,我急于知道真相,没有丝毫犹豫,准备抱起小七跟上,谁知却被廖水清抢了先。

  “走吧,你顾着你自己就行。”

  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要抱着一个人走路确实是有些吃力,我见廖水清抱着小七也很轻松的模样,也就没推辞,眼看那个女人快要走出自己的视线了,赶紧背上行囊,快步跟上。

  那个女人在这迷宫一般的葡萄谷里,走起路来毫不停留,看起来对这里非常熟悉。她走的路线也是弯弯曲曲的,拐弯非常多,我们很快就不记得来时的路了,只能埋头跟着她走。

  我们所过之处,草龙珠随处可见,满世界都是葡萄藤,绿意盎然。由于掉落的草龙珠都在慢慢糜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非常浓厚的酸味,这股味道又带着香,跟酒味混杂在一起,闻久了也说不上难闻。最令人奇怪的是,这里的草龙珠烂了之后都不生虫不招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随着不断前行,我发现地势也渐渐低了起来,许多掉落在地上的草龙珠烂了之后,渗出的液体都往一个方向倾斜流去,汇成大大小小的溪流状,慢慢地交汇在一起,越到后面这股“溪流”越是壮大,有数股达到了成年人手臂般粗。现在还有一半以上的草龙珠挂在藤上没掉下来,等它们都自然脱落,可想而知,这股“溪流”肯定会更大。

  我们顺着这些溪流往下走,尽头是挨在一起的两座山,形成一个夹角,两边山壁上也爬满了葡萄藤,而这个夹角下是一片凹下去的洼地,山壁上熟透了的草龙珠都掉进这片洼地里,四面八方汇聚的“溪流”也全部注入这个洼地里,长年累月下来,竟形成了一个葡萄池,或者叫葡萄汁池更贴切一点。而且这片洼地的面积很大,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葡萄谷有多大了,每年果期,都不知道有几千吨或者几万吨草龙珠这样白白浪费掉。

  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葡萄池,连一向淡定的廖水清也忍不住膛目。这个葡萄池也不知道形成有多久了,除了刚汇流过来的液体,其他的都已经呈膏状了,里面酒味很重,但看这样样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喝。

  如果换了平时,我肯定会去研究研究,可现在心里挂念着小七,实在没这个心情,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别的地方了。这里比较宽阔,在葡萄池旁边有一间完好的石屋,石屋前被清理出一块空地,放着一些杂物,令我格外注意的是石屋后面的山壁上有一个山洞,那个女人对这个葡萄池见怪不怪,到了这里,就径直走到山洞前,朝我们招手,想来我们想要的答案就在里面了。

  我和廖水清定了定神,小跑过去。

  那个女人也不说话,见我们过来了,扭头就往山洞里钻。我们跟着进去,闻着一股骚味,往里走了两步,就看见地上躺着一排的人。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这些可都是误食了有归西草的葡萄酒,你仔细看看这些人就知道他们睡了多久了。”

  我借着洞外透来的光线凝目看去,不由大吃一惊,这些人的穿着各异,有穿着长袍马褂的,有穿着旗袍的,还有穿着以前的那种旧军装的,总之,没一个穿着现代的服饰。我注意到那个穿着长袍马褂的男人还留着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大辫。天呐!难道这个人从清朝一直睡到现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