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见我惊得目瞪口呆,那个女人不禁笑了,得意洋洋地问道:“怎么样?信了吧?”

  “这些人是活的还是死的?”我回过神来,仍然不敢置信。

  “是死是活,自己去看呗。”

  我没有再跟那个女人废话,从包里摸出手电筒,上前两步,这会儿才发现洞的更里面居然还躺着人。我无暇顾忌这点,在那个穿着马褂、蓄着长辫的男人身前蹲下来,准备仔细观察。

  靠近过去,那股骚味更浓了,我一手掩着鼻子,一手用电筒照着。发现他身上积累了很多灰尘,我用嘴吹,又用电筒在他身上敲,只弄掉一部分,看这样子,他的确是在这洞里睡了好久了。

  我废了一些功夫将那个人的脸部上的灰尘清理掉,仔细观察起来。这个人的表情很祥和,跟小七一样,只是脸色不好,很苍白,整个人也很干瘦,脸颊两旁的颧骨高高突起。我把手电筒用嘴咬住,空出手放在那人鼻下,没有感觉到鼻息,去摸他的脉搏也没摸到,听心跳也没有,我又翻开他的眼皮,发现瞳孔已经扩散了,整个情况跟死人很像,但身上却没发现有尸斑,而且有体温,虽然温度很低很低。

  除非是这个人刚死没多久,还有余温,也没产生尸斑,但看他身上积累的灰尘,分明是躺在这里好久了。

  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我心有不甘,去看其他人,发现情况都一样,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用发丝放在鼻下都没任何反应,但偏偏又都还有体温,情况非常奇怪,倒是有点类似于动物冬眠的状态。

  “怎么样?小弟弟,看出什么没有?这些人是死还是活呀?”那个女人见我眉头紧蹙,出声讥笑。

  “为什么会这样?”我忍不住问道,因为实在是搞不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状态。

  那女人笑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道:“我哪儿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喝了有归西草的葡萄酒就会陷入这种状态。不过,我很好奇啊!你们看洞里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男的,怎么偏偏你们三个,就是这个小妹妹中招了呢?一般来说,就算是平时不爱喝酒的人,看到这样的葡萄酒也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呀!是不是?不喝白不喝,啧啧啧,这样的人,也活该有这样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下场。”

  我神色黯然,小七嗜吃葡萄酒,到了这里,哪里能忍得住。

  廖水清突然对那个女人道:“你刚才说他们要睡上至少一百年才会自然醒来,那也就是说可以用其他方法唤醒?”

  “哟哟哟,这位妹妹好聪明!没错咯,确实是可以用其他方法将他们唤醒,不过,之前我就说了,强行唤醒,他们会死的。姐姐我在这里呆了二十多年,别说强行唤醒的,就算是自然醒来的也见过,你们猜怎么着?醒来后动都动不了,说句话都结结巴巴的,一个劲地喊饿饿饿,姐姐我好心给喂了点葡萄,结果呢!不到半个小时人就嗝屁了!噢,那个人自称嘉庆年间的猎人,你们自个算算到现在有多少年了。”

  我知道嘉庆年间是什么时候,但我知道嘉庆帝是乾隆的儿子,乾隆是一七九九年死的,因为这个数字好记,所以我有印象,以这样去推算,那嘉庆年间应该是一八多少年,离现在两百年左右。

  我不由绝望,别说睡上一百年两百年,睡个十年五十年也够呛啊!

  我关心则乱,已经失了分寸,廖水清却依然保持着冷静,问道:“最短的睡多少年?”

  女人不知为何冷笑了起来,说道:“我在这里等了二十年,等我的丈夫、儿子醒来都没等到,你说最短的要睡多少年?”顿了下,她说道:“以前这里守着一个樵夫,也是受害者,在这里等他的父亲等了六十几年,一直到自己老死,哈哈哈,他蠢得要死,没事就守在谷口,有人误入葡萄谷,他就给他们解释,劝让他们不要喝谷中的葡萄酒,可是压根没几个人愿意听的,以为他是个神经病,这个傻比,别人不理他硬要喝葡萄酒,他就急啊,就去抢,结果被人打得很惨,最惨的一次腿都被打断了。噢,被打断腿的那次是我丈夫下的手。你说他蠢不蠢?他都不知道只要把谷口封住就可以,也不知道可以把归西草拔掉。我也一直没告诉他,因为我觉得他这样非常非常有趣,一直到他死的时候,我才告诉他,他高兴得要命,交待我去做,还叮嘱我如果我要走了,就把谷口封死。哈哈哈哈,真是笑话,我凭什么要这么做?我就是喜欢看别人闯入这里,欣喜若狂肆无忌惮地吃这谷中的葡萄和葡萄酒从此一醉不起,当然了,如果像你们这样,有的吃了有的没吃,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会把真相告诉你们,我就喜欢看人家痛苦的样子,哈哈哈哈,只可惜,这里实在是太偏太偏了,十年八年都难得来上几个人,我都特意把谷口那些碍事的东西清理掉了,恨不得每天都有人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