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你……”我们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是受害者,初时有些同病相怜,可听到后面心却越来越冷,感觉到一股寒意。

  “怎么样?觉得我是个变态?”女人咯咯咯地笑着,说道:“没错我就是个变态,我就是个恶女人。当然了,有时候啊!我也心软……”说到这儿,她停顿一会儿,然后幽幽地道:“只要有人闯入的时候被我撞见了,我还是会好心提醒一句的。上回,也闯进一伙人,三个大老爷们儿,啧啧啧,发现这个地方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吃饱了葡萄之后,又看见了葡萄酒,只是都被葡萄撑坏了,喝不下去,他们就拿水壶去装,人家啊!及时出现,好心好意地告诉他们,这里的葡萄酒可是要不得的,喝了会死的噢!啧啧啧啧啧啧,你们可不知道当时他们的反应啊!先是都愣住了,然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一个个仰天大笑,笑声大得都快要把谷里面葡萄藤的葡萄全给震下来,一个个的不信邪,结果呢!还不是乖乖地躺倒,等着百年后去见阎王。不过啊!有极少数人还是挺谨慎的欧,不敢乱喝呢!其实心里想喝得要死,我就喜欢这样的人。遇到这类不敢喝的人,我非得现身不可,有趣啊!有的人只要我一现身说这些酒是喝不得的,他立马就喝了。有的呢!稍微聪明一点点,逼着让我喝,咯咯咯,我再三推辞,可惜我一个女人哪里拗得过那些大老爷们儿,只得就范。我这一喝,他们马上就放心地喝了。结果,就不用我再说啦!哈哈哈,是不是疑惑为什么姐姐我喝了酒之后没有事啊?也不怕告诉你们,因为归西草发作的时间在人彻底醉倒之后,姐姐我啊喝得不多,喝下去又吐出来,哪里会有事。啧啧,倒是可惜了那些所谓的聪明人呐!不过,姐姐我就是喜欢看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栽跟头,唯一美中不足的的是看不到他们悔恨的样子,可惜啊可惜啊!”说着她突然神经质般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出来了,又弯腰痛哭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又笑又哭的女人,我和廖水清面面相觑,一时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好,说到底那个女人也是个可怜人。

  良久,那个女人站直了身子,擦着眼泪,幽幽地道:“不要觉得姐姐心思有多歹毒,如果那些人本身没有贪念,懂得自律,又不去猜忌别人,是不会中招的。以前那个樵夫的经历不就说明了一切么?造成这样的后果又能怪得了谁呢?”

  我设身处地去想,如果把葡萄酒换成草龙珠,当时我闯入的时候,惊喜之后准备放开胃口大吃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跳出来说这里的草龙珠不能吃,吃了会死,我可能也会将信将疑,不相信的成份说不定会更多。人性就是这样,没办法。

  见我和廖水清沉默,那个女人说道:“发泄了出来舒服多了。你们也别在这里站着了,出来吧!进我屋里坐会儿,好久都没看到一个活人了,不过,姐姐可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在这里可只有葡萄和葡萄酒了,我风的板栗你们又吃不下,那些野板栗还是我特意到谷外去摘的呢!”说完,她自顾自地钻出山洞。

  继续留在这个山洞里也不是个办法,我叹了口气,跟廖水清一起走了出去。

  我们跟着女人进了那间石屋,里面虽然简陋,倒也宽敞,中间是大厅,两边各有房间。

  大厅有十来个平方,很简单,除了角落里铺着一些板栗之下,就放着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显得空荡荡的。女人招待我在厅里坐下,然后领着廖水清进了右边靠上的一间房,说是可以把小七先放她床上。

  她们把小七安顿好后,又回到了厅里。我对那个女人说了一声谢谢。女人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让廖水清自个坐,然后又跑进左手边靠上的房里,过了一会儿,端着一个木制的茶盘子出来,里面盛着一个竹制的直筒容器和两个竹杯。

  “我这里可没有茶,外面倒是有夜茶,可是我不爱吃,就没弄。喝点葡萄汁吧!”她把茶盘子端到桌上,给我们各倒了一杯葡萄汁,递给我们,末了,还加上一句:“放心,这个是我自己弄的,可以喝。”

  人家一番好意,我和廖水清也就没有推辞,只是都有些无法适应这个女人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女人也搬了凳子坐下,见我们无言,似乎看穿了我们的心思,不由笑道:“怎么?不习惯姐姐这样子?姐姐也是被逼成这样的,不然,得疯得更彻底了,刚开始几年,樵夫没有死,还好些,他死了,一个人,就真的受不了了。”

  我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打算一直呆在这里吗?真的没其他可行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