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099章神经病女人

  女人叹气道:“如果我知道有可行的办法,就不至于在这里干等二十年了,归西草归西草,吃了就归西呀!”

  廖水清问道:“如果强行唤醒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会死?那跟自然醒之后的情况一样吗?”

  女人呵呵笑道:“这位妹妹的问题倒是都问到点子上了。强行唤醒和自然醒,都会死,但是情况确实不同,自然醒后大概还能再活半个小时左右,就会嗝屁了,跟自然死亡差不多,没什么痛苦。这二十多年间,有两个人自然醒来了,这是我亲眼所见。还有樵夫遇到的,也是这样的情况。强行唤醒就很惨了……”说到这里,她顿了几秒钟,苦涩地道:“撑不了几分钟就会吐黑血而亡,像是中毒一样。”

  “有这么大的区别?”我现在也冷静了许多,听到女人这么说,不禁诧异。

  “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是死。”

  “我想去看看所谓的归西草。”我放下手指的竹杯,站了起来。

  “那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我这里有一篓筐呢!等着啊!”女人起身进了左手靠上的房间,过了一会儿,她碰着一捆杂草一样的东西走出来,往桌上的空处一放,对我努了努嘴,道:“喏,这就是归西草,整个葡萄谷,全是这些野草,长葡萄的季节,它也会结出青色的果子,样子跟谷里的青葡萄差不多,只不过,它是长在地上的,葡萄成熟掉下来就很容易跟它混杂在一起。它的结的果有剧毒,我试验过,连最能抗毒的野猪吃了都受不了。”

  我说道:“那也就是说都是它结出的果实在作怪。按道理来讲,这么剧毒的东西,它周围应该有可以解毒的东西,不说解毒,最起码会有能它的毒素抗衡的东西存在才是。”

  女人幽幽地道:“谁说没有呢,不就是那些葡萄吗?如果误食归西草的果,及时吃下足够数量的葡萄,就能解毒。”

  我有些吃惊,没想到能克制归西草果实的东西居然是这些草龙珠,这样就复杂了,草龙珠跟归西草果实本是相生相克的东西,混合在一起酿成酒,这其中多了无穷的变化,那就不仅是解归西草的毒这么简单的事了。我不由垂头丧气,本还以为找到了结症所在,谁知也是一条死路。

  “基本上你想到的,我都想过。之所以看到你们遇到跟我一样的情形我会很开心,一方面是能满足我变态的心理,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多几个人一起想办法,说不定还真能解决呢!虽然我抱的希望不大,但也有侥幸心理,所以,你们有什么想问我的,能说的我会知无不言的。好了,暂时就这样了,我有些累,去休息一下,有什么想问的等我醒了再说。饿了的话就去吃葡萄吧!不吃也浪费。如果不想葡萄干,我这里还有葡萄干,在左手中间的房里,要吃自己去拿,姐姐我就不伺候你们了。”说完,女人扭着肥臀往她的卧房走去,到了房间门口,她又回过头来,说道:“弟弟妹妹,你们不要偷懒噢,可要好好想,要真想到办法了,姐姐我重重有赏!”说完,她便娇笑着进了房间。

  这个女人受了刺激,又一个人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呆了这么久,心理早已扭曲,对她的神经质和卖弄风骚,我们自然不会去计较,视而不见。不过,说实在的,这个女人虽然体态发胖,又不修边幅,但看其五官,眼大、鼻挺,年轻的时候,说不定是个美女,只可惜命运多舛,也不知道他们一家三口是怎么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的。

  我若有所思,这个女人恐怕很不简单。只是我心里挂念着小七,也没太多心思去想别的事了。小七这个事非常棘手,但万幸的是不会立马出问题,既然有充沛的时间,我也就有这个信心和决心把她救醒。

  廖水清也跟我持同样的意见,劝我说道:“你不要着急,小七妹妹这件事虽然难办,但是却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可以去求助别人。”

  遇到这样的事,我马上就想到了张如意,暗道要是这家伙在就好了,他见多识广,说不定有办法。想到张如意,我就想起自己可能会被通缉的事情,考虑了一下,我走到廖水清身边,小声道:“我有事想问你……”我旋即把跟着张如意去盗太医墓的事跟廖水清讲了,末了,我担忧地道:“我不知道会不会被通缉,之前倒是好办,大不了从此隐姓埋名,躲起来。可现在小七出了事,霍衣架又不见了,如果真被通缉,我带着小七,真是做什么事都不方便。”

  廖水清静静地看着我,说道:“你想我怎么帮你?”

  我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所以把这个情况跟你讲清楚,希望你能帮我出出主意。”

  廖水清很严肃地道:“你这个事,不是普通的袭警、盗墓,因为你本身是蛊师,有着普通人没有的特殊能力,你盗墓、拒捕、逃窜,就不是一般意义的上的犯罪了,是要属于滥用特殊能力对国家造成危害,会被判很重的刑的,有的可以甚至可以就地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