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灵芝?”我忍不住一愣,旋即觉得不可能,说道:“梯子上怎么可能长灵芝!”我虽然对灵芝这玩意不了解,但因为它太出名了,多多少少知道灵芝一般是长在腐树上的。

  霍衣架的呼吸粗重起来,从他说话的语气里能感觉得到他在努力克制情绪,他喘着气道:“肯定是灵芝,不会有错,这里温度比较低,应该是雪芝类的灵芝。我们好像遇到了最难得一见的神木了。我们先上去,边上边说。每一节梯梁两边你都摸一下,看看是不是都有。”

  “好。”我将信将疑,虽然相信霍衣架不会骗我,可是却一时难以接受。我们往上爬着,每上一节,就往两边摸摸,结果发现基本上每一节横梁两边都有那玩意,有的大,有的小,而且越往上数量就越多。我心想要这真的全是灵芝,那简直是要发大财了。

  当然,灵芝也是分品质和种类的,好的相当值钱,品质一般、效用一般的也值不了几个钱。只是我当时不懂,以为只要是灵芝就很值钱。

  霍衣架对我说:“我听说过有一种树,无枝无叶,它从来都不长枝叶,只长灵芝。”

  “你怀疑这梯子是用这种树木做的?”

  “是啊!这个地宫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但是想想也知道,肯定是有些年月了,最起码建得比那家精神病医院要早。但是这挂梯,不但一点腐朽的迹象都没有,而且摸起来跟刚做好的一样,除去这种木料的品质非常好之外,还有一个可能——它是活的!”

  “活的?”一听这话我吓了一跳,转念一想就明白霍衣架指的活是说这挂梯是棵活树
  。
  “是的,如果不是活的,这灵芝是长不起来的,灵芝是寄生的,自身无法进行光合作用,如果这棵树是死的,早就该腐了,被灵芝吸干了养分,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的。我刚说的那种无枝无叶的树其实并不算一颗真正的树,而是一种寄生假树,所以它不长枝不长叶,但它本身是菌类植物很好的肥料,环境适合的话,很容易长出芝和菌。我想,这架挂梯两边的竖梁应该就是这种寄生假树,中间的横梁应该不是。你摸摸看,两边竖梁比较粗,跟横梁的大小不成比例,如果有光话你去看的话,就能看得出来,会很别扭的。”

  我闻言摸了摸挂梯的两边的竖梁和中间的横梁,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确实如霍衣架说的那样,而且竖梁摸起来很粗糙,横梁则比较光滑。我再认真地摸了下生长梯子上的灵芝,发现它们都是生长在两边的竖梁上的,只是位置都在横梁与竖梁交接处,不注意的话是发现不了。

  我心说,难怪鼠医那么有灵性,肯定是吃了这挂梯上的灵芝。我忍不住啧啧称奇,这种长满了灵芝的梯子还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其实关于这种梯子还有许多来历,但霍衣架只能从他擅长的领域和角度去分析。

  我后来再次遇到张如意的时候,跟他说起这事,他显得非常吃惊,告诉我这种梯子叫做不死梯,上面长的都是白芝,等白芝都长成熟的时候,层层叠叠,像云朵一样,从远处看去,整架梯子像驾在云层一样,意味羽化登天,因此又叫登天梯,当然,多数人只对它上面的灵芝感兴趣,因为灵芝又叫不死药,所以更多人称它为不死梯。这东西因为做竖梁的神木很罕见,因此非常珍稀,只有皇帝的陵寝里或者重要的祭祀场所才会有这种梯子。

  我和霍衣架爬上这不死梯,可算是享受了一把皇帝和主持祭祀的大祭司才能感受的滋味。当然,那时候的我们并不知道这么多,我觉得新奇,霍衣架则激动不已,能在有生之年遇到这种罕见的神木,他深感三生有幸。

  他抑制着波动的情绪,说道:“待会我们下去的时候,挖开这祭台下面看看就知道了,如果真的是那种神木的话,那下面肯定有东西给它提供养料。”

  “能安全下去再说吧!”我体内的热气已经不再流转了,只保持一定的热感,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我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不然待会爬都爬不动了。我当即一边快速往上爬,一边对霍衣架道:“先别管这假木和灵芝了,快点爬上去。”

  肥白鼠看我们爬的速度变慢了,似乎有些急了,在上面吱吱吱地叫个不停,这家伙好像爬到顶了。

  发现了这梯子长满了灵芝之后,我心里的好奇心更重了,不知道鼠医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跟这些灵芝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