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不是燕三,也不是霍衣架,居然是张如意!我还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不由十分惊喜。

  “钱禹?”张如意显然也没想到过会在这里遇见我,而我形容憔悴,又没清洗,脸都花了,让他有些不敢确认。

  “是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就你一个人吗?”再次见到张如意,让我颇为激动,而且还出现得这么及时,我差点就忍不住上前给他一个拥抱了。

  见到我,张如意也很高兴,脸上有了些笑意,点头道:“嗯,就我一个人,我也是误打误撞跑进来的。”说着,他看了一眼廖水清和女人,意思是有外人在,有些话不方便说。

  我醒悟过来,向她们两个介绍道:“我介绍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姓张。”顾虑廖水清的身份,我没敢说张如意的全名。

  “这位美女姓廖,跟我哥的关系很好。”

  张如意和廖水清互相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这位……是这个葡萄谷的主人。”我还不知道如何去称呼那个女人。

  “哎哟,弟弟可说错了,我只是在这里住了几年,哪里算得上是这里的主人。唉,算了,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本人姓梁,名朵花。”

  梁朵花。两朵花。我对这个名字有些无语,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梁朵花这时来到张如意身前,左右看了看,询问道:“小张啊!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吗?”

  “嗯。”

  梁朵花露出失望的表情,又不甘心地往张如意背后瞅了好一会儿,最终臭着张脸,嘟囔了一声扫兴。

  张如意瞟了梁朵花一样,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我和廖水清知道梁朵花是恼怒没看到期待中的好戏,心里唯有苦笑。

  我知道张如意虽然不嗜酒,但也不是滴酒不沾的人,便问道:“你没有喝这地上的葡萄酒吧?”

  张如意摇了摇头,说道:“这些酒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哪里能喝。”

  梁朵花闻言不满地哼了一声,没热闹可看,她似乎觉得无趣,转身就往回走,也不跟我们打招呼。

  “走,我们边走边说。”我知道这个女人不正常,所以也不介意,拉着张如意,赶紧跟上。毕竟没有梁朵花带路,我们要想回到石屋,恐怕要耗费很多时间。

  回去的路上,我跟张如意聊了起来,我虽然好奇他后来经历了什么,但因为有廖水清在身边,也没法询问,只好跟他说我现在面临的困境,末了,我问他:“归西草你有听说过吗?”

  张如意回道:“归西草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说,醉草我倒是知道,我以前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关于醉草的记载,但是上面描写的跟这个归西草有点出入。”

  “那上面是怎么写的?”

  “食其一实,醉卧三百年。”

  “的确不一样。不过,真的有一醉三百年的情况出现?”

  张如意轻轻摇头,说道:“不知。”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现在最想不通的是那些人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生命状态,以我在那个洞里看到的那个穿着清朝服饰的人来讲,他少说了睡了一百年了,可样貌却还保持在三十多岁左右,说明在停止生长或者说生长极其缓慢。”

  张如意突然问道:“你说洞中那些醉倒了的人都很干瘦?不同程度吗?”

  “嗯,最瘦的就剩皮包骨了。”

  “那说明他们还是有消耗,只不过,这种消耗降低到一个极低的程度。”

  我说道:“是啊,所以我说有些像冬眠。”

  “不,这是龟息的状态。”

  听到龟息这个词,我眼前一亮,拍手道:“是了!用龟息形容非常贴切,咦,归西草,龟息草,连名字都吻合。”发现了这里面的奥秘,我有些兴奋。

  张如意却道:“应该不止是单一的龟息这么简单,龟息状态只是让他们醉卧百年都不死不老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他们身上不止龟息这一种状态?”

  “嗯,不然只要想办法唤醒就可以了,这个确实是有点棘手啊!”

  连张如意都说棘手,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见我神色黯然,张如意安慰道:“你不要担心,我没有办法,不代表别人没有。”想了想,说道:“等我们出去,我带你去找一个人,她的医术很厉害。”

  “那个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女教授?”我想起之前燕三跟我八卦的,这句话不由脱口而出。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自己唐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