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张如意对她道:“你儿子只沉睡二十多年,身体应该不会透支得十分严重,不一定要用七星续命针,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我这里有一支野山参,虽然说不是百年老参,但也有一些年月,虽然比不上七星续命针那样有效,但也能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除邪气,对体虚待补的人能够起到补充能量的效果。到时候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将它给你。”说话间,他从身上摸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的东西来,他将红布一层层拆开,里面赫然是一支野山参。

  梁朵花似乎是懂行的人,从张如意手里抓起那支野山参,左看右看,动容道:“这支参虽然小了点,但看品相,确实是上等好参。”有些意动,但仍在犹豫,脸上阴晴不定。

  我感激地看了张如意一眼,只是这个时候也没法跟他客套。我见梁朵花有些意动,可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在犹豫。我便附和道:“野山参是最出名的急救草药之一,用来吊命有奇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如果证实了这些人确实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而死的,你儿子才睡上二十多年,用这支野山参肯定能保住他的命。”顿了顿,我加了一句,道:“如果到时候真的出现什么问题,我再用七星续命针给你儿子保命怎么样?”

  梁朵花闻言瞅了我一眼,思考了半晌,最终松口道:“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按照我刚才所说的,先用猴果和你的七星续命针拿个人做试验。”

  我点头道:“没问题。”说话间,却发现廖水清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担心什么,心中一暖,对她道:“没事,只要不是连续用两次,我是扛得住的,事后好好补一补就是了。”

  廖水清见我心意已决,叹了口气,不再反对。

  见这个事敲定下来,梁朵花有些迫不及待了,把那支野山参揣兜里,说道:“那好,这支老参我就先收起了。救人的事宜早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这猴果可放不了几天。”

  “那走吧!”我也急于证明我们的猜想是否正确。

  “等等,我去拿猴果。”梁朵花说完,急匆匆地进了卧房,一会儿功夫,她提着一个布袋出来,向我们招了招手。我也从包里把七星针给拿了出来。

  准备妥当后,便没有什么可耽搁的了,一行四人来到了山洞里。

  “这洞中一共有五十七人,都是樵夫把他们弄到这里来的,他在世的时候,会定期来打扫并给这些人清洗。我可就没这么伟大了,只有心情好又无聊的时候,提几桶水来,给他们淋上一淋,毕竟还得进洞拿他们做试验。之前这里有六十二个人,有五个人被我做实验的时候弄死了。”梁朵花语气平静,可能在她看来,这些人与死人无异,她拿来做试验,无可厚非。

  我心里却不痛快,只是为了小七,没办法,而且如果任由这些人继续躺下去,他们最终的结果也是一死,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对这次试验相当大的把握,不然,我也不会答应下来。

  “好了,你们挑选一个人吧!用来做试验。其实你们不来,我也是打算用这些猴果做最后的试验的,之前因为猴果有限,我都是花两三颗唤醒睡了很久的人,结果都死了,这回是准备豁出去了,拿出五六颗出来,唤醒一个睡下没多久的人看看结果的。因为这个小不周山里实在是找不到猴果了,我不得不孤注一掷。现在有七星续命针,倒是好,选谁都无所谓了,不过,为了节省猴果,还是选个睡得久点的吧,后面那几排人,都是睡得比较久的,我来的时候就在那里了。”梁朵花说道。

  我们三个人都沉默起来,虽然有诸多不得已的原因,但是拿活人去做试验终究是不厚道的事。

  梁朵花见我们不说话,不由蹙眉,拍了我一下,说道:“弟弟,你来选吧!毕竟还要用你施针呢!你说,救谁!”

  梁朵花这个救字让我心里舒服了一些,是啊!如果成功了,那就是救人了。我忍不住瞥了梁朵花一眼,暗道这个女人真够厉害,能轻而易举看穿别人的心思不说,还能在三言两语之间缓解他人的情绪。

  我定了定神,往那边看了看,一时间却不知道选谁。

  兴许是我踟躇太久,张如意看不下去了,他突然对我道:“你做不了选择的话,那我来帮你吧!就他吧!”他指着一个年龄大约在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说道。

  对于我来说,选谁都无所谓,自然没有异议。

  “选好了噢?那就是他了。这个人大概要用三颗猴果能将他唤醒了,先把他抬出来吧!到我的石屋去。”梁朵花提议道。

  “嗯。”

  选定了人,我们也不再犹豫了,合力把张如意选好的那个男人从洞里抬出来,安置在石屋的大厅中,顺便给他清理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和污垢。

  一切就绪之后,梁朵花拿出三颗猴果,捏烂,一点一点喂进那个男人嘴里。

  喂完猴果后,便只剩等待了。这几分钟非常难捱,我们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男人,直到那个男人忽然满头大汗,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一副挣扎着要醒来的模样,这样十多秒钟,他猛地睁开了眼睛,长长地长长地吐了口浊气,但马上眼皮又无力地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