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梁朵花经验丰富,催促我道:“快去施针,他这是醒了,只是脱力了。”

  我早已准备就绪,见状不敢迟疑,捻着七星针,就刺入男人的膻中穴。我生怕七星续命针会在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好在很顺利,银针渐渐发热,我的手指间也有些发麻,好似被电到,这是有能量被银针引入膻中的原因,第一盏灵灯成功点亮,我便安心了不少,继续往下施针,整个过程都很顺利,七大穴位全部开启,成功地接受了空气间的能量灵炁。

  我整个人也是大汗淋漓,完全虚脱,要不是张如意和廖水清一左一右扶着我,我早就倒下了。我心中发苦,虚弱感比给小七施针的后更明显,这说明这个七星续命针每用一次,对施针者的消耗就会大上一分,这样看来,我以后能用七星续命针的次数也是有限。

  思索间,张如意两人将我扶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廖水清把之前就兑好的蛇蛊酒送到我嘴边,喂我喝下。

  我身体虚弱,一阵发寒,竟微微抖了起来,喝下蛇蛊酒之后,才感觉好一些。

  张如意和廖水清两人都守在我身边,只有梁朵花蹲在那个男人身前观察。我缓过一口气,出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梁朵花没回头,应道:“好像是睡着了。”

  我闻言一笑,说道:“睡着了就好,那是在自我调节了。你看看,呼吸和心跳是不是都恢复些了。”

  梁朵花闻言又是探鼻息,又是听心跳,忙活了一阵,喜道:“好多了。”她站起身来,喜不自禁地道:“真的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以往从来没有醒来后又睡着的。哈哈,哈哈,我们的推测是真的,是真的。”

  “再等等,观察观察再说。”

  梁朵花心情大好,忙不迭地点头应道:“好好好。”

  有风从门外刮来,在这温暖的葡萄谷中,竟吹得我一阵发冷。

  梁朵花见状说道:“你要不先去房里休息一下吧,樵夫的房间一直空着呢!”

  我不想在这个关头离开,想开口拒绝,可刚张嘴,就感到脑袋发沉,浑身乏力,整个人昏昏欲睡。

  张如意见我精神如此不佳,不由分说,将我拽起,廖水清也过来帮忙。我确实累了,也就没坚持,在张如意两人的搀扶下,跟着梁朵花进了樵夫的房间。我的身体十分虚弱,身子一沾床就睡倒了。

  这回睡得极沉,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叫我钱禹哥哥,声音非常熟悉。我一惊,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一堆篝火。我揉了揉睡眼,再看周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山洞里,此时正睡在一张麂皮上,我的旁边还有两个麂皮床铺和三个大行囊,不过,麂皮铺上都没人。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迷茫,这又不像葡萄谷中的那个洞。

  正迷惘间,我忽然听到洞外有人在争吵,我起了身,绕过身前篝火,走到洞口。此时正是夜晚,夜空中繁星点点,洞外是一片森林。站在洞口处,争吵声听得更清楚了,我循声看去,看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不远处的大树下争执着,声音有些熟悉,我借着星辉细看,不由吃惊,这两人竟然是霍衣架和小七两人。

  “哥,你别劝我了!我找到合适的机会,就下定决心去救钱禹哥哥!”

  “傻妹子,你怎么就说不通呢!你想的这个方法虽然可能解开他身上的听蝉蛊,但是你自己可能也会熬不过去!你跟嗡嗡几乎是同命,嗡嗡死了,你就算能保住一条命,但你先天的精气神也得消耗大半,这不同于普通的身体虚弱能够补回来,一旦被消耗一大半,你的身体底子就就会变得五六十岁的人一样!你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说个最直白的,你会绝经!你才多大啊!不到二十岁啊!我绝对不允许!”

  “可是……可是我看到钱禹哥哥天天晚上那么难受真的很不舍得,而且,我不想他跟那个狐狸精发生关系!”

  “你别坚持了,如果小禹他也喜欢你,我当然是不介意你们两个在一起。这些年,你们虽然经常睡在一张床上,但我知道你们没有发生过什么,以前是因为你小,后来是他真的对你没这个心思……没见他后来故意躲着我们住到县城里去了么?他把你当妹妹,特别是小瞳妹妹死了之后,就更宝贝你了。他跟我说过,说他对所有的女的都不敢性趣,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当时以为是小瞳妹妹的事对他打击太大,现在知道了,肯定是听蝉蛊在暗中作怪,让他在这方面对除了泰琳以外所有的女人产生了排斥……”

  小七打断霍衣架道:“那我更要给他解开听蝉蛊了!我就是舍不得嗡嗡,不然早就下定决心了。”

  “你别这么着急行不行?等我们找到泰琳再说啊!如果能用其他方法解开听蝉蛊呢?”

  小七重重叹息了一声,幽幽地道:“要解不开呢?而且解开了听蝉蛊,钱禹哥哥就会喜欢我么?”

  “你这么就这么死心眼呢!光盯着小禹呢?”

  “还不是你们!从小就在我耳边给我灌输,让我长大后嫁给他当皇后。他又从小对我那么好,我能不喜欢他么?我和小瞳吵架,他都会帮着我的。”

  霍衣架苦笑道:“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的玩笑话,早知道这种儿戏对你影响那么大,打死我我也不说,搞得现在上不得下不得。唉!不过,现在你还小,以后你会遇到更多人,说不定会喜欢别人的。”

  “我才不会喜欢别人!我只喜欢钱禹哥哥!”

  霍衣架失笑道:“我初恋的时候,也以为这一辈子只会喜欢她。后来才发现啊,都会变的。”

  “不变!就不变!”

  “好,不变不变,随你自己好了。小禹其实以前也跟我谈过,说等你再长大一些,如果还是喜欢他,他会娶你。”

  “真的?什么时候说的?”

  “一年前。”

  “一年前那算什么嘛!那个时候都中了蛊了,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这么说的。肯定是因为被我睡了这么多年,懒得再换睡伴了,反正他也不喜欢别人,就将就我咯。”

  “嗯,如果真是这样,我是不太同意的,他不喜欢你的话,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是啊!不喜欢我,跟我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小七惆怅地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这大半夜的。听哥的话哈,解听蝉蛊的事,再缓一缓。”

  “嗯!但是你不许跟钱禹哥哥说,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哥了。”

  “好好好。”

  小七又重重叹了口气,说道:“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了钱禹哥哥,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可对你啊!总喜欢斤斤计较,即使你对我再好。你不会怪我吧?哥……”

  “我要不怪你,你能对我大方点么?”

  “不能。”

  “那我还是怪你吧!”

  “讨厌!”

  ……  这节更了两千五百多字!!给力不(摇羽巴)求顶帖求打赏,各种求。
  另外,这章的章节名叫小七。= =是102章了,本来打算100章的时候写到出谷的,愣是写不完。悲催啊!
  明天就是虫祭在天涯的一周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回顾这一切,小白惭愧啊!新的一年只希望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让小白完成虫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