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两人肩并肩,一边说着,一边朝山洞走来。

  夜深人静,他们没想到我会突然醒来,起争执的时候情绪激动没有注意说话的声音,估计过后也疏忽了,因此他们这段对话原原本本被我偷听到了。我心里震撼、愧疚的同时,也有些心虚,见他们回来,赶紧回去躺平,闭上眼,脑海中心绪万千。

  脚步声近了,我感觉有人站在我身前,我不知道是小七还是霍衣架。

  “还没醒吗?”这个声音让我心中一震,不是小七也不是霍衣架,竟然是张如意。

  我没反应过来,又听到另一个声音道:“要叫他起来吗?”这是廖水清的声音。

  我再按捺不住了,霍地睁开眼,挺起身子,却见张如意和廖水清正诧异地看着我。我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难道是做梦?我怔怔地出神。

  “你没事吧?”廖水清关心地问。

  我回魂,长长地吐了口气,摇头道:“没事,做了一个梦而已。”只是我仍然不解,不知道怎么会做这样的梦,而且还那么清晰。

  难道有什么暗示吗?我胡思乱想起来,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张如意见我脸色难看,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做了噩梦吗?”

  我猛地抬头,紧张地问道:“那个人怎么样?活下来了吗?”
  第103章 出谷

  张如意脸色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嗯,活下来了。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他身体各项机能都正常,就是有点虚弱。”

  “是吗?那太好了。”我如释重负。

  张如意道:“你醒了就起来吧!吃点东西。”

  “东西等下吃。我要去找梁朵花,把猴果讨来。”我心里始终惦记着小七,把被子掀开,准备起来。这会儿我才发现身上的衣服被脱了,只剩个大裤衩。

  廖水清拿起放在床边凳子上的衣服递给我,说道:“穿这个,你身上的我拿去帮你洗了,这是从你包里翻出来的。”

  我回了一声谢谢,穿起衣来。这会儿看窗外的天色,似乎是白天,我便问道:“现在几点?我睡了多久了?”

  廖水清道:“早上八点多,你睡了一夜。”

  我啊了一声,想到自己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就更迫不及待了。我非常迅速地穿好衣服鞋子,跟张如意和廖水清一起走出房间。

  一出房门,便看到梁朵花端着一个木盆从旁边一间房里走出来。我看她双眼通红,满是血丝,像是一夜没睡,但她的脸色却很好,红光满面,似乎遇到了大喜事一样。

  她瞧见我们,惊了一下,然后笑道:“哟,真是巧啊!弟弟醒了啊!昨晚睡得怎么样?我看你精神好多了呢!”

  我没心思跟她说一些有的没的,回了一句还好,就直奔话题,说道:“那个人既然活下来,而且身体没出什么问题,也就证明我们的猜测是对的,不知道你那里还剩下多少猴果,我想去唤醒小七妹妹。”   

  “这个……”见我要讨猴果,梁朵花居然迟疑起来。

  我不由皱起眉头,质问道:“怎么?你想反悔?还是你儿子那里出了问题?”

  梁朵花摇头道:“没有。你睡死过去后,我就知道短时间内想让你再用一次续命针是不可能的,可是猴果顶多还能保存两天,我考虑了一个晚上,凌晨的时候,我狠下心,给我儿子喂了猴果,然后再用那支老参给他吊命,照顾了他一宿,现在他熬过来了,身体完全正常。”

  “那可就恭喜了!”

  梁朵花苦笑一声,说道:“我是遇上喜事了,可就是对不起你了。唉,实话说吧!我手里的剩下的猴果不够你唤醒那个小妹妹的。”

  “什么?你多用了?”我脸色大变。

  梁朵花叹了口气,歉然道:“我手里总共只有十三颗猴果,要把那位小妹妹唤醒,要十颗,而唤醒我儿子要七颗。怎么样都是不够的,我怕你不肯跟我做交易,所以骗了你,对不起。”

  “你!”我怎么也想不到就被欺骗,愤慨难当,最后一丝理智也丧失了,不顾对方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女人,冲上前就想动手,可刚踏出一步,就感觉天旋地转,头一阵犯晕,差点跌倒在地,亏得旁边的张如意和廖水清及时将我扶住,两人也都目光不善地看着梁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