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情况紧急,我也不再一阶一阶地爬,反正什么都看不到,索性闭着眼闷头往上冲,一口气用完还没到顶。黑暗中也看不到离顶端还有多远,想来也应该快到了,我停下来喘气,有些累,但这么运动一下,倒是感觉不那么冷了。

  这时听到霍衣架在上面叫道:“我到了。”声音非常近,看来我离登顶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叫了一句等我,然后吸上一口气,奋力往上爬。果然,才跨了两步,就感觉到顶了,摸不到梯子了,只有个栏栅,我小心地翻过去,终于到了祭台之上。

  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我踩在上面感觉不对劲,这地面好像高低不平,我爬得有点累,索性坐地上往下摸,手首先接触的还是蝙蝠屎,我用手擦掉,摸到树皮一样的东西,我立马知道这是什么了,这种触感太熟悉了,这是灵芝啊!

  难道这祭台上面也长满了灵芝吗?我这么想着,前前后后一阵摸索,入手全是这玩意,层层叠叠,让人膛目,整个祭台的平面似乎都被占领了,我们现在就直接站在这些灵芝上面,我心里也忍不住直喊娘,平时难得一见的稀罕东西现在跟大白菜一样,由不得人不激动。

  我控制了下情绪,叫了几声霍衣架,却没人应,我心里一惊,突然想到自刚才听到霍衣架说过一句到了之后就没动静了,我有些急,爬起来,一边摸,一边大喊霍衣架。

  “霍衣架已经死了,陛下,麻烦你在安葬他时候记得在墓碑写上见灵芝王激动而死,无憾无憾。”霍衣架的声音突然在角落里幽幽地响起。

  我不禁无奈,这家伙感情是见到这么多灵芝一时失语了。我没好气地道:“别管什么灵芝王了,鼠医呢?不找到它我们就要玩完了。”

  “什么叫别管什么灵芝王!世界上已最大的灵芝也才一米长啊!我们身下这株灵芝横纵起码都有两米。堪称举世无双,能得一见死了也值死了也值啊!”霍衣架不停地感慨。
  我大吃一惊,下面这些灵芝是一株?那得多大!那可真是无价之宝啊!我忍不住发起抖来,我刚开始以为是跟当初在太医墓里见到那么多金银珠宝一样兴奋的,结果发现是冷得发抖。

  我终于回过神来,灵芝再大,再宝贝也得有命享受。旁边的霍衣架还在一个劲地喃喃自语:“死了也值死了也值。”

  我知道不好,霍衣架这家伙恐怕是入了魔怔了,我赶紧循着声音摸到他身边,当胸给他了一拳,骂道:“霍衣架你他妈醒醒啊!”

  霍衣架这下不自言自语了,呆呆地不说话。我见他还发愣,只好挠他的胳肢窝,这家伙最怕痒了。果然,我一挠他痒痒,他一个激灵,终于回魂了,然后开始跳脚,叫道:“妈呀冷死我了。”

  我不想跟他废话,催道:“快!快找找鼠医跑哪里去了,要不就直接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

  霍衣架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可黑灯瞎火之下,一时哪里能找得到,他急了,叫道:“要不我再开一次眼蛊吧!”

  “不行,再用你的眼睛得瞎了!”我冷静下来想想,咬牙道:“别急,鼠医既然把我们叫上来,肯定是有目的的,我们再等等。”刚才选择爬上祭台,就是将命押在鼠医身上了,到了这一步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能这么干等!妈的,好冷。”霍衣架用力跺着脚,发出砰砰砰沉闷的响声。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鼠医怎么会突然不见了。”我抱着双臂一边揉搓,一边走动,心里有些奇怪。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鼠医还在不在这上面,因为太黑完全看不到。我对霍衣架道:“这灵芝王应该也属于雪芝类的吧,能御寒吗?鼠医能不怕寒气、应该是因为吃了这上面的灵芝才对,它叫我们上来,是让我们吃这株灵芝吗?”

  “不可能是让我们吃灵芝王的!这灵芝王吃了肯定对身体大有好处,但是要周期服用,也不能直接食用,就算想吃,你也敲不烂,没发现硬得跟石头一样吗?”

  我一想也是,可如果不是让我们吃这灵芝,那鼠医我们上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难道这上面有出口?可最主要的我没有照明的东西,根本看不清这祭台上的情形。

  “诶?陛下,你有没有发现,好像不那么冷。”霍衣架突然道。

  “啊?有吗?”我感受了一下,还是一样冷,温度并没有上升,正纳闷,忽然转念一想,明白霍衣架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他说的不那么冷,并不是说开始升温了,而是指现在的温度没有预料的那么低,虽然被冻得手脚发僵,但是不至于会被冻倒,不停地运动勉强可以扛住。

  我脑海中转过一些念头,突然恍然大悟,忍不住大叫一声靠,道:“我们上面没有寒精蝠,它们都去河上面捕食了。难怪没想象的那么冷。”

  “靠,白紧张了!那也就是说没事了?等等,不,不对,如果找不到解决的方法,等寒精蝠回来我们照样要被冻死。靠,差点被鼠医害死了,下去!我们得下去,这里离墙顶就这么点距离,一旦它们回来会将我们直接冻死。”

  我听了也忍不住脸色一变,现在所有的寒精蝠都跑到河面上去觅食了,但是我们还被冻得手脚冰凉,可想而知这里的寒气有多重,一旦它们觅食回来,重新被它们笼住的话就完了,要知道在下面隔着二十米都受不住,这么近的距离真的会被冻成冰棍。

  “妈的,刚才太急没考虑这么多,我们快下去,躲祭台下应该不至于被冻死,等寒精蝠觅食回巢的时候,我们直接冲过去应该没问题。”

  “来不及了,你听!河里没动静了。”我的心凉了半截,地下河那边噗噗噗的水声已经消失了,不用想,估计是河里赶鱼的神秘生物停止了行动,那也就是说不会再有鱼跳出水面了,这意味着寒精蝠要回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