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梁朵花退后两步,说道:“你不要着急啊!虽然现在没办法唤醒小妹妹,但是她也不会有事,既然知道了事情解决的方法,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只要找到足够的猴果就行了,这东西虽然在小不周山这里可能没有了,但也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

  我虽然对她恨极,但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我只好极力压制升腾起来的怒气,狠狠地盯着她,问道:“还有什么地方有?”

  “不知道。这东西肯定是不好找的,但你好歹有个目标,总比我还有樵夫这样在葡萄谷中苦等的人好。这件事是我理亏,这样吧!我再在这葡萄谷这里呆上一年,再去找找,看看还有没有猴果。”

  我冷冷地回绝道:“不用,我自己去找!”

  我不想再看见她,也不想再呆在这个葡萄谷,怒气冲冲地转身回了房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张如意跟着我进了房间,也没劝我,看着我收东西,说道:“去找钱二吧!他肯定知道的。”

  我嗯了一声,没说话。

  这会儿大厅那里传来喝骂声,似乎是廖水清和梁朵花吵起来了,不一会儿,廖水清寒着脸推门进来了,只是头发有点乱,脸上还有几道爪痕。

  “她对你动手了?”我双眼喷火。

  廖水清做了一次深呼吸,说道:“我先动的手。没事,我没吃亏,她脸上比我更惨。”

  张如意眼光闪动,问我道:“需要我出手么?”

  我皱起眉,压住烦躁的情绪,摇头道:“算了,把东西都收拾好,我们离开这里吧!”

  “好。”

  再呆在这个葡萄谷也没意义了,我们收拾好东西,进了梁朵花的卧房,把昏睡的小七带上。梁朵花并没有在她自己的卧房,这个石屋只有三间卧房,她应该在剩下那间房里照顾她儿子。我们没心情跟她打招呼,就这样不告而别。

  没有梁朵花带路,我们只好凭着记忆走,路上随手摘了些草龙珠裹腹。我心情不佳,不发一言,张如意和廖水清也保持着沉默。闷头走了一阵,渐渐的,我的情绪也平复下来了。

  廖水清见我脸色不那么难看了,开口问道:“我们去哪里?”

  我想了想,说道:“还是按照之前的打算,先去找找霍衣架吧!找不到他,小七就先交给你了。”我心想,来五岭山脉最大的目的是找悬鹿角,这个目标已经完成了。至于追踪泰琳,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就算找到她也无济于事,而且流氓蝉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沉睡,怎么叫都叫不醒,没有它也定不到泰琳的位置,我只能作罢了,当务之急是找到猴果把小七唤醒。

  我问张如意道:“你是怎么个打算?”

  张如意眉头微蹙,犹豫了片刻,说道:“我不能在这里久呆。”

  我有些失望,不过也释然,毕竟他不像我一样无牵无挂,于是就说道:“如果你有事的话,就去忙你的吧!”

  张如意想了想,说道:“我可以再在这里呆三天,三天后,我就得回去了。”

  “三天啊!”我暗自盘算了一阵,接长城367号的人这几天就会来,廖水清得带着小七跟着他们走。张如意也离开的话,我一个人在这个小不周山,也呆不下去。无奈之下,我只得道:“那就再呆三天。这三天内,如果找不到霍衣架的话,我也跟你一起出去吧!”

  张如意微微一笑,应道:“没问题。”

  商量好行程,我便感觉时间有些急迫了,原本慢悠悠的步伐顿时加快了不少。

  两天后,廖水清带着小七先行离去。

  三天后,在寻找霍衣架未果情况下,我只好跟着张如意出了小不周山。

  一个多月后,我改头换面,出现在了深圳。

  我们从五岭山脉出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广东境内了。张如意所在的盗门出现重大变故,他不得不离开,临走前,他给了我一个地址和一个电话,让我到深圳去找钱二。为了救小七,我只身一人来到了深圳。

  张如意给我弄了张假身份证,我在五岭蓄起来的头发和胡子也特意留着,以前用的手机卡也丢掉了,倒真像是重生一样。

  到深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我到火车站旁边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休息了一个晚上。另一天起来,我洗漱完,便拨通了张如意留给我的那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