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电话响了好久,就在我以为无人接听的时候,嘟的一声,接了。

  “您好。”手机话筒里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客气,愣了一下之后,忙道:“您好,请问您是钱二钱先生吗?”

  “嗯。”钱二应了一声之后,就没有说什么,似乎等着我的后文。

  “钱先生,您好!我叫钱禹,是张如意的好朋友,这次……”

  “噢!是你啊!张如意给我打过电话了,说让我见你一面,我答应了。”

  “谢谢钱先生,那我现在去找您吗?”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深圳。”

  “深圳啊!可我现在不在深圳。我到福州办事来了,短时间不会回去。”

  “那我去福州找您好了。”

  “来找我?”钱二在电话里笑了一声,说道,“我听张如意说你是想向我打听事情,这样吧!我虽然说答应张如意见你一面,但是不代表一定会接你这单生意。这样,你来福州,还有一个星期,洗牌会会在这里举行,到时候我会去,我们可以在那里碰面。不过,我先告诉你,洗牌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参加的,只要你能进得来,你这单生意我不但接了,而且给你半价,怎么样?”

  “这……”我一时踟躇起来,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这个洗牌会我只听抱羽道人说起过,根本不清楚底细。

  “如果不行的话,那只能等到两个月后了。”

  两个月,我哪里呆得住啊!与其干等,还不如一博。我咬了咬牙,说道:“那我试试看。”

  钱二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说道:“好!那我拭目以待。要知道,好多年都没有蛊师能去参加洗牌会了。”

  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好了,不说了。咱们洗牌会上见。”钱二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我捏着手机,想起那54张牌里好像的确是没有蛊师。难道这家伙挖了个坑给我?我不禁迟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