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想了想,从手机里翻出一个号码。虽然我的号码换了,但是通讯录重要的电话我都保存了下来。

  这是抱羽道人的号码。我犹豫了片刻,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面传来抱羽道人的声音——“喂?哪位?”

  “鱼哥,你好,我是钱禹。”

  “钱禹?哦哦哦,小禹啊!你换号码了?”

  “以前那个号码不用了,这是临时的。”

  我跟抱羽道人寒暄了几句之后,直奔主题,说道:“鱼哥,我想向你打听一下关于洗牌会的事。是这样的,我本来打算去找钱二,向他打听点事……”当下,我把刚才跟钱二的交谈的内容简单地给他叙述了一遍。

  抱羽道人听完惊诧地道:“钱二要你去参加洗牌会?”

  “是啊!”

  “这家伙……你想问我怎么样才能去参加洗牌会吗?”

  “对。”

  抱羽道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要去参加洗牌会,正常来讲只有两个途径,一是收到举办方发的邀请函。邀请函针对两类人,一类是现在或者往日被收录在牌里的老人,一类是近年来名声鹊起,有望把牌里那些老人顶下去的新人;二是自主报名参加,但必须要通过举办方的审核,才能获得入场资格。”

  “审核什么?”

  “第一是来历,要知道里面有很多是被通缉的义盗,要被政府的人混进去就不美了。虽然他们也不是不知情,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让他们的人混进来,终究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所以历来被忌讳。来历一定要清楚,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本事了,普通人是没资格进去的,你是蛊师,倒是有这个资格,只是要考核你的蛊术水平,但具体要达到哪种程度,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那鱼哥知道怎么报名吗?”

  “你想报名参加?”

  我苦笑道:“是啊!我又没有邀请函,只得报名试试了。”

  “邀请函我倒是收到一张,而且我有事去不了,只是进场的时候会核实身份,我把邀请函给你也没用。关于报名这一块的具体事宜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都是拿邀请函入场的嘛。只是,我不建议你去报名参加洗牌会,因为要审核,他们大概会要你用蛊术去做一些有难度的事情,以此来证明你的水准。这种事有危险不说,而且需要花时间,洗牌会还有七天就要开始了,你不见得能在七天完成他们给的任务。”

  “额……那怎么办?”

  “无量天尊。贫道只有帮你走走后门了。”

  “会不会很麻烦?”

  “麻烦倒是有点,最主要的是不一定能成。你等我的消息吧!”

  “如果麻烦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你见外了啊!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但是投缘啊!而且,小斌帮过我好多,能帮到你,我可求之不得。”

  “那就谢谢鱼哥了。”

  “不要客气,对了,我这里好像有个举办方的官方号码可供咨询的,你可以先打电话给客服问问看。号码我看看……你记一下,号码是54……。”

  “还有客服电话啊!不过也方便啊!等等,我拿笔记一下,54……是吗?”

  “对。”

  “好的,我记下了。”

  “那成,先这么说。等我的好消息。”

  “好勒。”

  和抱羽道人结束通话后,我就拨通了客服电话,打算问问报名的情况。如果自己能搞定,就不准备麻烦抱羽道人了,他之前就救过我两次,欠他的人情实在是有点多了。

  “喂,您好!这里是XPH官方服务平台,我是5487号,很高兴为您服务。”一个甜美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

  “你好!我想咨询一下怎么样才能参加洗牌会。”

  “先生,您好!您可以通过我们发出的邀请函来参加XPH晚会,或者花费一定的费用,自行报名申请。”

  “还要收报名费?”

  “是的,先生。”

  “好吧!”我有些无语,继续问道:“那怎么报名?”

  “先生,您好!是您要自己报名吗?”

  “嗯。”

  “好的,先生。您需要拿着本人的身份证亲自来举办地点报名。”

  “我只知道是在福州,请问具体地址在哪里?”

  “对不起,先生。地址是保密的,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请您谅解。”

  “那我怎么报名?”

  “是这样的,先生。除了需要您拿着身份证亲自跑一趟之外,您还需要一名被邀请来参加XPH晚会的人给您担保,具体地点您可以询问您的担保人。”

  “那我成功报名之后呢?”

  “先生,您报名之后,我们会专门有人审核您的申请,结果会在一个工作日之内通知您。”

  “直接审核就可以了吗?不需要做别的?”

  “先生,这是您提交申请后的事,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事宜,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在第一时间主动联系您。”

  “好吧!”

  “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吗?先生。”

  “没有了,挂了吧!”

  “好的,先生。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呸,妈的,所有的客服都是这德性。”

  我叹了口气,看来还是得等鱼哥那边的消息了。正想着,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我一看,可不就是抱羽道人么?

  “喂,鱼哥。”我赶紧按下接听键。

  “小禹啊!事情搞定了。你记一个电话,这是我表弟,你去福州就找他,我让他带你去参加洗牌会。号码是150……,记下了吗?”

  “记下了,他叫什么?我存起来。”

  “他啊?哈哈。他姓易,名庚金。庚子的庚,金子的金。哈哈,好记得很。”

  “庚金?姓易?易庚金。”我不由想起了梁朵花。一根筋,两朵花,这两个名字还真是绝配啊!

  “哈哈,他的性格跟名字一样,一根筋,固执得要死。到时候要去冒犯了你,你可别介意啊!”

  “怎么会呢!鱼哥你说这话可是太见外了啊!”

  “好好好,我不跟你见外,你也别跟我客气,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打我的电话。好,那先就这么说,你到了福州,打庚金的电话就成,一切听他的就是。”

  “好的。虽然不想跟你客气,但还是要说谢谢啊!”

  “哈哈,你这家伙。就这么说,我正打牌呢!”

  “好。玩得尽兴。”

  我放下电话,心里算是放下一块石头,虽然又欠了抱羽道人一个人情,但这件事总算是顺利。

  小七,等我。我心里默念。经过我自己分析,那天在葡萄谷做的那个梦极有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应该是在小不周山的时候,记忆遭到了破坏了,忘记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个片段以梦境的方式又呈现出来了。因此对小七我也越发愧疚起来。

  吃个早饭就去福州吧!我想着,拿起手机,准备看时间,却发现跟抱羽道人的通话居然还没有断。

  应该是他忘了挂了。我摇了摇头,准备挂掉,却依稀听到有人电话里有人在说钱二。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按下了免提。

  “喂,我说鲍鱼,你这样做可是会坏了钱二的好事,以他的性子,肯定是要找你麻烦的。”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

  “哼!我怕他不成?那小子不厚道,欺负我家小兄弟。钱二虽然没明说,但特意点出小禹是蛊师,肯定是想要小禹以蛊师的身份去获得入场的资格。这根本不可能!你不是不知道,洗牌会建立以来,这么多年,哪一届召开的时候有出现过一个蛊师?举办方不给蛊师发邀请函是一回事,也不是没有蛊师不服气主动去报名参加的,可任他蛊术再高,不都灰溜溜地走了。十年前的那一届洗牌会,苗疆蛊王闫英纵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要斗起来,两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他蛊术再厉害,去参加洗牌会还不是照样撞得满头是包。”

  “话是这么说,可你有必要为了他去得罪钱二吗?还拉下脸去求人开后门,不像你的风格啊!”

  “你知道什么,小禹是小斌的亲弟弟。”

  “小斌?可是钱斌?”那男人的声音有些异样,似乎很惊讶。

  “没错。”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倒是值得。”

  “好了好了,别说这里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心里自有一杆秤。专门打牌吧!”

  ……

  这段对话,听得让我倒吸气,连苗疆蛊王都在洗牌会碰壁,以我那点微末蛊术,铁定没戏。虽然我学的蛊术跟苗疆蛊术不是一个派系的,但殊途同归,根源上还是差不多的。

  不过,我也疑惑起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呢?为什么抱羽道人说蛊术再高也没用呢?难道这个洗牌会还专门针对蛊师不成?

  我心说钱二这个家伙果然没安好心。不过,相比这里面的猫腻,我更好奇为什么提起我哥,那个男的的态度就立马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真不知道我哥到底有什么的名头。

  这会儿,抱羽道人还没发现自己没挂电话,只是他们接下来都是闲聊,我也就没听下去的欲望了,把电话摁掉,从口袋里翻出两个黑乎乎如鸡蛋一样的东西。

  这两个东西就是我千辛万苦才找到的木胎。出了五岭之后,我就按照王伯安之前告诉我的方法把它们从悬鹿角里取出来了,只是还需要贴身温养一个星期,才能使用,到时候就能磨碎貘齿了。

  我一只手握着一个木胎,慢慢捏紧,默默地道,七天,还剩七天。
  删了五千字。。。好心疼,要重写,两天的量啊!好不容易存了一点点稿子,悲催的。今天特意多更了,因为明天请假一天,一是因为删了五千字,剧情变动,需要好好琢磨一下,二是因为一点私事导致情绪极其糟糕,需要调整一天,请大家谅解。明天停一天,后天就恢复更新,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