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易庚金拍了拍我的肩,表示安慰,然后把手机递到我眼前:“我们先在这里等等,来这里想要参加洗牌会的应该不止我们两个才对,现在可能是出海找线索去了,等他们回来,我们可以找人问问情况。”

  “是吗?难道这里是汇聚点?”我下意识就往海边看,正好瞧见几艘快艇和一艘小型海船开了过来。

  “哇!说来就来啊!走,去向他们打听打听!”既然都是来参加洗牌会的,那这些人应该都不是普通人啊!想到能认识一些奇人,我也不由地也有些兴奋。

  那些人把快艇和轮船停在岸边,陆陆续续地上了岛,我数了一下,有十一个人,而且全是男的,主要以年轻人为主,只有一两个看起来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看起来他们这趟出海没什么收获,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上岛后,互相说了些什么,然后就三两结伴地各自散开。沙滩上有不少沙滩椅,椅子旁边还撑着遮阳伞,不知道是之前居住在这个岛上的人留下来的,还是这些人自带的。天上的太阳正毒,他们散开后,各自为战地找了把沙滩椅歇息躲荫。

  这会儿,我和易庚金走到沙滩上,他们注意到我们两个,纷纷撇头来看我们,不过,绝大多数人都只是瞟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只有一个人年纪看起来跟易庚金差不多大小的小子一直盯着我们。

  这十一个人里,以面相来看,就这个小子看起来最小,他看了我们一会儿,略微犹豫了一下,起身朝我们走来。

  “嗨,你们好,你们是刚上这个有福岛吗?”他跑过来向我们打招呼,这般近看之下,我发现这家伙的五官长得比易庚金还标致,特别是眼睛,炯炯有神,上下睫毛出奇地长,眨眼交睫的时候,像蝴蝶翻飞。

  “是啊!我们刚到,这个岛是叫有福岛吗?”我看着他说着,忍不住瞅了瞅易庚金。我还不知道易庚金的底细,所以心里好奇这两个邻家小男生一般的人有些什么特殊的本事。

  “你不知道?你们是来参加洗牌会的吗?”

  我点了点头,疑惑地道:“来参加洗牌会就一定要知道这个岛叫什么吗?”

  那人失笑,说道:“那倒是不一定,只是一般来参加洗牌会的人对这个岛以及附近这片海域的底细都摸得很清楚。”

  “那是我的功课没做充足了。那能麻烦小帅哥你给我们讲一讲吗?”

  “可别这么叫我,我叫萧陵,你就叫我阿陵吧!”

  “好的,阿陵你好。我姓钱,叫……吉祥。”想了想,我还是没有用本名,而是用了张如意给我办的那张假身份证的上名字,也不知道他出于一种什么心理,给我弄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额,名字好特别,那我就叫你钱大哥好了。”

  我还以为易庚金是哑巴,就主动帮他介绍了一遍。听到易庚金的名字的时候,萧陵明显出现了短暂的失神,反应过来后,他尴尬地对着我们笑了笑。

  认识了之后,我们也挑了一张没人坐的沙滩椅,一边躲荫,一边聊天。

  “这一届洗牌会和往年一样,没有公开举办地点,没有收到邀请函的人想要参加洗牌会,必须自行找到洗牌会的地点,才可以去报名,找不到的话,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

  “没有提示吗?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找很难吧?”

  萧陵摇头道:“没有提示。洗牌会的举办地点都是非常隐秘的,连收到邀请函的人都不知道具体地址在哪里,因为邀请函上提供的地址并不是确却的地址。比如说,这一届邀请函上的地址就是福州有福岛,拥有邀请函的人,来到有福岛,举办方会主动派人接走。所以说,要说有提示,那么就是这个有福岛了。可大家都知道举办地点在这附近,可就是找不到。我来这里都一个星期了,有人比我来得更久的,整个岛都快被大家掘地三尺了,这方圆数十海里的海域也都找了个遍,现在大家慢慢开始向外扩大搜寻的范围。”

  萧陵说着,一边摇头叹气。

  “那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那倒也不是。我们分析,既然是在海上举办,那么举办地点只有三个可能,一是海岛,二是游轮,三是海里。”

  “海里?难道这海里还有水晶宫?”我忍不住惊诧地问道。

  “水晶宫是肯定没有的,但据说海里是有陆地的,也就是双层之海,海中之海,只是不知道真假,不过,这种可能性是最小的,就算有,也是很难很难进去的,举办方就算能量再大,也弄不看那么多人进去。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在海岛上。”

  我说道:“现在既然把这附近的海域找遍了都没结果,那说明那个海岛在更远一点的地方,就是不知道有多远,范围太广的话,这样漫无目的的话,很难找到啊!”

  “不,这附近的海域其实还有一个地方是没有去过的,只是那个地方比较诡异。”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赶紧问道:“哪个地方?怎么一个诡异法?”既然举办方会在有福岛上接人,那么举办地点在这附近是肯定没错的,就是不知道这“附近”的具体范围是多少,现在方圆数十海里,能去的地方都去了都没找到,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了,第一是在更远的地方,可能是在上百海里,甚至数百海里的地方;第二,肯定就是方圆数十海里内还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个地方叫做五里雾,常年大雾笼罩,里面能见度不足十米,而且地磁异常,电子设备到了里面都会失灵,船一旦开进去就跟个瞎子一样,很诡异的,很容易迷失。”

  “所以没人敢去?”

  我三伯做寿,中午去吃饭,被堂哥堂姐夫逮住灌酒,躲都没躲掉,小白从不喝酒,酒量简直是渣渣,被逼喝了一两左右45度的白酒,感觉快挂了。。。。难受死了,晚上码字的时候又一直被打乱。。。才拖到现在。。。真是悲催

  (洗牌会会在这个五里雾里举办吗?猜猜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