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嗯,一方面是顾忌这个,另一方面,也有渔民误入五里雾然后运气好逃出来的,他们说在里面转了一个多月才走出来,整片海域都走遍了,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大家都认为没必要去冒这个险,要知道里面大雾茫茫,指南针什么的在那里又没用,闯进去,就算能出来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要是有充足的食物和淡水一辈子在里面转悠都可能,洗牌会可马上就要召开了,谁耽误得了这个时间啊!”

  “也是。”

  我感到棘手,不由暗暗蹙眉,心说钱二真是想坑我,连找个举办地点他妈都这么难,更别谈报名之后的考核了,还好抱羽道人给我开了后门。想到这,我看了一眼易庚金,不知道抱羽道人让我到福州来找他的用意在哪里,难道仅仅是带我来这有福岛?还是说只要成功找到举办地点就不需要再报名申请,直接参加?我想应该是后者,不过,不论怎样,当务之急,还是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不管要不要报名,找不到举办地点,都是白搭。

  只是现在虽然从萧陵这里打听很多消息,可还是没个头绪,难道真要赌上一把,去五里雾碰碰运气?我不由头疼,问萧陵道:“你说有没有人已经找到了并且上去了的。”

  “当然有。一个月前就开始有人到有福岛来了,到现在为止陆陆续续来了两三百号人,现在就剩下五六十号人,那不见了的一两百人里大部分是放弃了,有一小部分是有邀请函被秘密接走了的,也肯定有一小部分人是找着地方的,只是进了场的人是不准出来的,也不许传消息出来,可惜,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单打独斗,自己找自己的,所以都去向不明,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不然跟着他们的足迹,总能找到蛛丝马迹的。现在就剩下几十个人了,眼看洗牌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才急了,抱团一起找,不过也是貌合神离,各自防备,根本不团结。”

  我想起刚才我和易庚金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冷漠以对,除了这个萧陵。即使大多数人人心冷漠,但也还是有热心肠的人的。我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少年,眼神不由柔和了许多。

  “不过啊!在有福岛的南边,有一个海岛,叫做蜘蛛岛,我们经过缜密的推测,觉得举办地点百分之八十就在这个海岛上面。”

  “噢?说来听听。”

  萧陵咳了一声,说道:“福州不是有个名字叫有福之州嘛,你看,这个岛叫有福岛,举办方选择在这里接人,我想,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不然,为什么偏偏选在这里?这旁边又不是没别的海岛,是吧?然后这附近又有个海岛叫蜘蛛岛,有福,蜘蛛,有福之州啊!可不就是暗示我们举办地点在这个蜘蛛岛上面吗?”

  我颇为无语地看着他,说道:“可蜘蛛和之州可不是一个发音啊!就算真是通过谐音在提示,也差很远啊!”

  “诶,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知道这届洗牌会是由谁在筹办、管理的吗?是一个叫于则成的人,据说举办地点是他亲自挑选的。我打听过了,这个于则成是江西修水人,修水那边的方言是朱和周的音是不分的,朱德和周德都是一个音,我有好朋友是修水的,所以我很清楚。所以说,就算举办地点不在蜘蛛岛,肯定也有重要的线索在那里。”

  “可你不是说没有提示的吗?”

  “公开的提示当然没有,这不叫提示,叫暗示。”

  “那你们在蜘蛛岛找到了线索了吗?”

  萧陵脸上一红,讪讪地道:“还没有去那里找。”他旋即叹了口气,苦笑道:“好吧!这其实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但是大家都认为不靠谱,而且蜘蛛岛所在的那片海域比五里雾还诡异,因此没人敢去。”

  我瞪大了眼睛,心说这小子主动跟我们打招呼,还告诉我们这么多消息,不会是想诓我们跟他一起蜘蛛岛吧?

  萧陵似乎有些心虚,将脸撇到一边,不跟我对视,他咳了一声,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目光忽然一凝,叫道:“杜大哥他们回来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远看到海面上有一个芝麻般大小的黑点往海岛这边疾驶而来,随着黑点慢慢靠近,才发现是几艘船。我吃惊地看着萧陵,暗道这家伙眼力再好,也不至于看得清船上的人啊!后来我才知道他的一身本事都在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上。

  “走,我们去接杜大哥。”萧陵急匆匆地起身。我和易庚金犹豫了一下,也跟上。这时我拿眼一瞥,发现那些坐在沙滩椅上休息的人都起了身,迎向海边。

  难道都是冲着萧陵口中的杜大哥去的?我忍不住问萧陵:“这个什么杜大哥来头很大吗?”

  “那当然,他可是被邀请参加洗牌会的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并没有被举办方接走,所以跟我们一起寻找举办地点。他的名号你应该听过的,真名叫杜慧,一出道就破了好几件特殊刑事类的悬案,国安部几次向他抛出橄榄枝,不但被他拒绝了,还暗中与国安部下面的特刑队较劲,好多次抢在特刑队破案之前就把案子给破了,近几年名气非常大,用如日中天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加上他屡破悬案、大案,聪明绝顶,民间人士把他比作金乌,意思是像太阳一样明亮,又像三足鸟一样聪明;不过,国安部的人都叫他乌鸦,因为他每次都私自出手惩戒凶手,目无法纪,都被特刑队列为重点抓捕对象了。”
  我暗暗心惊,这家伙可真是个人物,光从他的两个外号就能看出大家对他的评价之高。在古代,乌鸦和金乌其实是一种生物,被当成是运载太阳东升西落的生物,因为乌鸦的智力高超,现代科学有报道表明,乌鸦的智力能比得上五岁的小孩,在动物里真算得上是聪明绝顶了,而且它不但能利用工具,记忆力也超群,它能把食物藏在一千个不同的地方,而且能一一找出,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慢慢的乌鸦的名声越来越差而已,但真正了解乌鸦的人都知道,它有一段很辉煌的历史,因此,国安部的人把杜慧比作乌鸦不仅是贬低也是一种推崇。由此可见,杜慧应该真是个智力超群的人,只是有这样的人在,都找不到洗牌会的举办地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