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虽然不少人都是开着快艇和渔船来的,但这回出海都舍了自己的小船,上了大船,毕竟晚上可能要在海上过夜。

  我们这一拨人坐的是一艘钢铁制作的轮船,平常是做轮渡用的客船,七成新,船也大,只是速度不怎么尽人意。

  有福岛上有很多椰子树,正结着果,被大家就地取材搬了许多椰子上来。从有福岛到蜘蛛岛起码要五个小时,很多人闲着无事,抱着一个椰子坐在甲板上,迎着海风,闲聊起来,我发现他们的话题居然大多都围绕着美人鱼。

  我顿时无语,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多数人都选择来蜘蛛岛了,原来都是冲着美人鱼来的,我还以为是认可萧陵的猜测,结果完全不是这回事。

  这会儿,杜慧独自一人来到了甲板上,跟众人打了招呼后,便来到我们身边,大概是想认识认识我们两个新来的。萧陵在中间介绍,听到我用的假名,杜慧若有所思,介绍到易庚金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一丝异彩。

  杜慧确实有很独特的人格魅力,为人随和,还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别人说话的时候,他从不轻易打断,总是很耐心、认真地听完,让人如沐春风。我跟他聊了一阵,就对他好感大增,最后聊到洗牌会,我问道:“杜兄,你觉得五里雾、怨魂湾、蜘蛛岛这三个地方,哪个地方可能性最大?”

  杜慧并没有急着回答,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良久,他才开口道:“其实按照我的推测,我觉得最大的可能还是在五里雾。从我来有福岛搜集到这附近基本的信息开始,就觉得举办地点是在五里雾。”

  “为什么?大家都认为那里不适合啊!”我疑惑不解,现在之所以打算去这几个地方看看,是因为快走投无路了,杜慧为什么在一开始就会认定是在五里雾呢?

  杜慧笑了笑,说道:“因为我跟大家的出发点不一样,大家都认为那里没有海岛,而且不宜行船,所以不适合,这是从寻找的角度去思考。我是从选址的角度去思考的,举办地点肯定要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一般人难以进入,这点五里雾是绝对符合的,没有海岛可以用船,至于辨别方向么,我可以请来司南,实力雄厚的举办方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个障碍一旦扫除,那五里雾绝对是最佳的地点,因为就算你知道举办地点在里面,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除非找来司南这样的人或者掌握着不靠磁场也能辨别方向的秘法,但这种秘法和司南这样特殊的人毕竟是极少的,所以选在五里雾,起码能拦下百分之八九十的人。”

  “有道理!厉害!”我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不由大为佩服,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逆向推理而已,我虽然有几分把握,但是不敢确认,所以想进去看看,就联系了司南,让他赶来帮我一把。不过,虽然说五里雾可能性大一点,但怨魂湾和蜘蛛岛也不是没可能的,这两个地方凶名在外,一般人不敢进来,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要解决不了五里雾方向迷失的问题,举办方也有可能会选择在这两个地方。”

  “那就锁定在这三个地方了?一一排除,就知道究竟在哪里了。”按照杜慧这个思路,应该能够顺利找到举办地点,我不由有些兴奋。

  杜慧摇头道:“别高兴得太早啊!这三个地方可都不是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本身就有危险还不说,说不定举办方还会暗中有所布置,阻扰我们啊!最重要的是,我最担心的这三个地方是举办方放出来迷惑我们的,真正的举办地点也许不在这三个地方。再真相没出来之前,一切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最主要的是时间不多了。”被杜慧这么一泼冷水,我也有些沉重。这大海茫茫,又有时间限制,期间还可能会收到天气的影响,无疑增加了很多难度。

  举办地点到底在哪里呢?会在我们现在要去的蜘蛛岛吗?我默默地想。

  我们聊着,很快就到了晚上。船上有餐厅,我们一起用过餐之后,杜慧就告辞了,说是去休息一下,同时也建议我们去躺一会儿,养足精神才好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我们听从杜慧的建议,各自去休息。毕竟马上要进入蜘蛛岛那片海域了,里面甚是凶险,不管是传说中的人鱼还是冤魂,都是迷人心智的东西,体弱或者精神不佳的人都很容易中招。

  想到冤魂,我难免就想起了跟张如意、燕三去盗太医墓时发生的诡异事件,心道可惜张如意不在,不然凭他能他鬼魂交流的本领,应该能够应付。不过,天塌下有个高的顶着,对冤魂我是没招,但这船上二十多号人,有的是能人,应该不用我操心。但如果是人鱼,我是有办法应对的,只是这东西,应该不会真的的有吧?

  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恍惚间,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极其飘渺,还伴着一段悠扬的笛声。

  美人鱼?!我惊醒过来,挺起身,凝耳细听,却只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和细微的波涛声。

  难道是做梦?我看了看手机,八点一刻,心道差不多快进蜘蛛岛海域了吧?我看了看对面那个铺,那是萧陵睡的地方,没人,我起床,发现睡在上铺的的易庚金也不见了。

  这两个家伙,起来了也不叫我。我暗自嘀咕,推门准备出去,结果听到呜地一下,响起一阵笛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