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妈的,这么快,这下成死局了。”霍衣架懊恼地道。

  我也追悔莫及,本来完全可以没事的,自乱阵脚之下反而成了这副模样。正后悔间,忽然感觉左裤脚一动,然后什么东西顺着我的腿爬了上来。

  鼠医!我大喜过望,欣喜地道:“霍衣架它来了。”说话的时候,鼠医已经爬到我左肩上了,然后就感觉有一个柔软的东西送到了我嘴边。

  我愣了下,用手去接。鼠医也没有勉强我立刻吃下,将东西放在我手心。我用另一只手感受了一下,软软的,好像是一种菇,正好是两棵。我拿鼻子闻了闻,一股骚味。这是什么菇?吃这个就能御寒吗?我脑海里打了两个问号。

  我拿了一棵给霍衣架,说道:“鼠医好像是想让我们吃这东西。”

  “是一种蕈,看不到,没法分辨是什么蕈,不要乱吃,也许有毒。”

  “有毒?”并不是所有的菇都能吃,有很多是含有剧毒的,这我自然知道,可这鼠医给的我还真没想过会有毒。

  我说:“要是我们自己找到的,不认识的菇类还真是不敢吃,但是这是鼠医给的应该没问题才对,它总不会想毒死我们吧,它要想害我们,直接不管我们就行了,没有必要废这么大的劲。”

  “不要想当然,动物和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的。”

  “那扔了等死?”我问道,我知道霍衣架虽然喜欢跟动物打交道,但他却对很多动物都保持着戒备和距离。因为他的爷爷,也是我们这一带最有名的猎人,就是被他自己养的猎犬害死的,这也是一件奇事,暂时不提。

  所以我能理解霍衣架的心情,但是这个时候除了吃了这不知名的菇,也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因此面对我的质问,霍衣架也哑了口,无言以对。而周围的温度已经有明显的下降,看来大部分寒精蝠已经还巢了。我们快抵挡不住了。

  “不管了,我吃了!”我将心一横,闭上眼睛把菇塞进了嘴里。我知道这玩意长在这里,肯定避免不了沾上蝙蝠屎和蝙蝠尿,没敢嚼,直接吞进去,倒是什么味道都没品到。

  霍衣架喃喃道:“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算了,横竖是一死,总比冻死好。”他说完,我就听到咕噜咽口水的声音,这家伙似乎也跟我一样,整个吞下去了。

  这时候,我感觉到胃在发热,好似有一团火在烧。我兴奋地大叫:“有用有用!”

  “我也感觉到了,真他妈管用。”

  我大松一口气,心想这把赌对了。可还没等我高兴多久,就察觉到不对劲了,那股热意从胃里开始向外蔓延,行至四肢百骸,刚开始简直是舒服死了,可是这股热意越来越强烈,没一会儿,我竟然被热得出了一身大汗,而且浑身开始发胀,好像憋着一股气一样。

  “靠,胀死老子了,还是中毒了还是中毒了!”霍衣架大叫,显然他也遇到了像我一样的情况。

  “这是火毒!”我刚开始还抱着侥幸心理,祈祷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久,可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越演越烈,感觉整个人都烧起来一样,体内那股胀意也越来越强,整个身体好像要爆炸一样。

  我难受得跌倒在地,憋得难受,忍不住往地上狠狠捶了一拳。我用了狠劲,身下的灵芝王坚硬如深,我这一拳下去,顿时皮破血流。可我竟然感觉舒服多了,体内那股劲儿好像被发泄出去了一点。我像是抓到一棵救命稻草,用手一下一下擂着地。

  “老子热死了啊啊啊啊啊啊!”霍衣架也对着身下的灵芝王拳打脚踢发泄着体内那股劲,一边癫狂着大叫,叫着叫着竟呜咽长哭。

  我双手都快捶烂了,两臂发颤,忍不住也眼泪、鼻涕长流,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