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一惊,暗道难道真有美人鱼?走廊里有不少人,显然都是听到笛声跑出来的,都一窝蜂地往甲板上冲。

  甲板上聚着许多人,都集中在一起,一个个都神色凝重,表情复杂。

  “钱大哥,这里。”萧陵站在杜慧身边,向我招手。我走过去,四处张望,却是不见易庚金,我问萧陵,他也表示不知。

  我又往人群中看了看,也没发现易庚金,不由担心,就准备回去寻他。刚抬腿,却见杜慧向我摇头,似乎是让我不要妄动。

  这会儿,站在杜慧另一边的一名男子,开口道:“大家聚在一起,不要走开,千万别靠近船舷。”这个人萧陵向我介绍过,是茅山派的一位道长,名方官,据说捉鬼驱邪很有一套。他让大家别靠近船舷,显然是怕有人被蛊惑得跳海,在船舷那里一翻身就掉到海里去了,就算有人想阻止可能都来不及。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阳气炽烈,就算真有冤魂也得退避。”方官道人说道。

  这话不假,这么多人在一起,确实用不着怕鬼,更何况还有专门捉鬼的茅山道士,只是到底是鬼魂作祟,还是人鱼作怪?这时笛声也消失了,众人一个个都伸长着脖子往海面上瞟,可除了波光什么都看不到。

  我低声问萧陵:“你怎么起来也不叫我?真的有美人鱼吗?”

  萧陵摇头道:“不知道,我也是刚刚迷迷糊糊听到歌声和笛声,才跑上来的,一时激动忘了叫你了。”

  “难道躲在海里面了吗?”有人道。

  如果是在海里面就真没辙了,谁敢下去?鬼知道海里有什么,冤魂?人鱼?抑或是其他不知名的海怪,顿时,大家都沉默了,气氛变得有些凝重起来。海风呼啸,波涛阵阵,听不见歌声和笛声,众人心中反而揣揣起来,不由浮想联翩,未知的恐惧才让人不安。

  就在众人无言的时候,又有一个人从船舱走上了甲板,刚开始大家都没在意,杜慧喊了一声,让他来人群这里。可那人却充耳不闻,一步一步往左边的船舷走去。

  众人这才觉得不对,凝目看去,发现这人居然是闭着眼睛的!可走路、拐弯却一点障碍都没有,好像闭着眼睛都能看到一样。

  “他被蛊惑了!”大家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还真有人中招。

  “中邪了?”我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人居然是易庚金。他双眼紧闭,面无表情,双臂自然垂着,像是没有魂魄的人一样,这会儿大家都呆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居然任由他走近了船舷。

  “不好!他想跳海!”我回过神,大叫一声,就要冲出去把他拉过来。众人被我这一喊,也都如梦初醒,这时候,刚刚莫名消失的笛声在这关键时候又响了起来,吓了大家一跳。

  “啊!好痛!头好痛!”人群中忽然有人抱着脑袋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这下好了,众人本来就发怵,这会儿又发生这种诡异的事,而且发生在身边,一个个吓得要死,纷纷尖叫着退开,场面一下就混乱起来。我顿时被人挡住了,没法过去。

  “啊啊啊!我也中招了,我的头痛了。”接着,不断有人开始惨叫起来。

  难道是音攻?我又惊又急,只是这会儿顾不上别的,在无人阻止的情况下,易庚金安然走到了船舷边,我想要去救他,左冲右转,可人一时又过不去,不由心急如焚,大喊:“快来人阻止他啊!不能让他跳海!”
  有些人在人群外围,没有被挤住,方官道人就是其中之一,他注意到易庚金的情况,赶紧冲上前,手里捏着一张符,在这刻不容缓的关头,往易庚金的后脑勺一拍,大喝道:“醒来!”

  易庚金浑身一震,霍地一下转过身,他睁开了眼,怒视方官道人,闷声道:“你敢镇压我?”只是声音从他身上传来,却不见他张嘴,说话的声音也很古怪,不似人声。我这会儿也终于冲出人群,来到船舷边,正好听到易庚金发出古怪的声音,又见他满脸煞气,极为狰狞,跟之前清秀温和的样子判若两人,不由心惊,暗道难道他的身体被恶鬼掌控了?

  “好个妖孽!道行这么深,居然彻底附身了,贫道能力有限,不得不用三宝心符了,祖师爷莫要怪罪。”方官道人凛然,双手开始结印,速度非常快,瞬间结成,朝易庚金虚压过去,喝了一声,“咄,速速退散!”

  方官道人这一手气势非常惊人,平地卷起一股风,迎面吹来的海风竟被这股风裹着倒吹过去,而他自己也虚脱了一般。我心中吃惊,虽然不知道心符是什么,但是三宝我是知道的,就是指人的精气神,方官道人应该是耗尽了全身的精气神使出了这一手,起码要个把月才能复原。可令我绝望的是,易庚金受了这一击,可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站在原处,安然无恙地盯着方官道人,一脸不屑。

  不是鬼上身!不然不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的。我心中骇然,既然不是冤魂缠身,那肯定是被美人鱼蛊惑了。

  被蛊惑的易庚金杀气腾腾,欺身上前,一把抓住方官道人的手,方官道人刚耗尽三宝,哪有反抗的余地,好在萧陵及时赶来,一把将易庚金抱住。

  易庚金大怒,用力一甩,萧陵居然抱不住,怪叫一声,被扔了出去,砰地一下摔在栏杆上,然后跌落在地,半天爬不起来。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道好险,要不是有栏杆,萧陵这下得被扔到海里去了。

  这会儿,杜慧过来了,抓住易庚金的双手,易庚金想要挣脱,奈何杜慧力大,一时挣脱不开,两个人角起力来,但杜慧似乎不支,喊道:“来几人帮我,最好是拿绳子来!”

  我见易庚金被蛊惑后这么神勇,再顾不得什么了,从兜里掏出春钱就往易庚金头上撒。春钱锢金,制变幻,当初抱羽道人用这几枚打得三头蜃虫昏头转向,如果易庚金是被美人鱼制作的幻觉的蛊惑,那春钱绝对有用。

  易庚金见我出手,更加愤怒,想要躲开,可却被杜慧拖住,动弹不得,被这几枚春秋砸个正着。

  “你们干什么?”易庚金发出怪声。

  方官道人有气无力地斥道:“妖孽,还不速速退散!”

  易庚金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有梦游症,是不是梦游的时候做了什么被误会了?”

  “什么?”

  我们几人皆是一呆,这时候,又听到一声震天的大喝:“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他这嗓门太大了,听得我们都是一震,纷纷转过头去,却见一个将近两米的巨汉,抓着一个垂头丧气的小孩走上甲板。

  “出什么事了?这么吵,搞得我开船都开不了,这小子是谁带来的,躲在角落里吹笛子。”巨汉说道。

  众人这才注意到那个男孩手里抓着一根笛子,侧耳一听,这会儿也听不到笛声了,不由哗然,敢情那笛声是这小破孩吹的?我们纷纷望着那几个人抱着头在甲板上打滚的人。

  “啊啊啊,好痛好痛。”那几人依然在嚎叫。

  “怎么回事?”我们又把视线盯着那个小破孩。

  小破孩没好气地道:“喂,你们别装了,我就随便吹个笛子就能弄疼你们?而且现在都没吹了。”

  “是你吹的笛子?!”那几个人大怒着爬了起来,怒视着那个小孩。

  “啊,不疼了,怎么回事啊?”几人像没事的人一样。

  我们也一阵凌乱,有点搞不清状况了。过了好久,我们才事情弄清楚,原来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闹剧。

  笛声那个小孩恶作剧吹的,而易庚金真的是在梦游,只是正好碰上那个时候上了甲板,大家以为他中邪了要跳海,那个最开始喊头疼的人得了重感冒,本来就头疼,又精力不济,在这样的气氛下,患了癔症,结果在各种暗示之下,有几个精神力弱的人也跟着感染了癔症,觉得头痛。这是流行性癔症,在相同的环境下,一旦有人出事,就会不由自主地担忧自己是否也会出事,如果暗示足够强烈,感性、精神意志不坚定的人,就算本身没事,也会表现出跟出事的人一样的症状。

  易庚金梦游被吵醒,又见方官道人拿符贴他,愤怒之下,用了腹语说话,才造成这一系列的误会。

  而那个调皮的小屁孩自称是这艘船原主人的儿子,想出海玩,所以一路跟来。大家虽然气恼,但也不能把一个小孩怎么样,狠狠打了他一顿屁股,听着他哇哇大叫心里才舒坦了点。

  危机解除,大家就此散去,易庚金至始至终黑着一张脸,我和萧陵、杜慧、方官四人不由都十分尴尬。

  由于一起床就发生了很多事,我憋着一泡尿,没来得及上厕所,这会儿正好补上。等我方便完出来,正好撞到杜慧,我发现眉头紧锁,一脸凝重,不由奇怪,问他原由。

  杜慧见是我,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这件事恐怕还没结束,笛声是人为的,但是歌声呢?”

  我听了一震,想起除了笛声,确实还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萧陵之前也说过了歌声。

  “这次蜘蛛岛之旅恐怕不会很顺利啊!”

  杜慧话音刚落,就听到甲板上传来喧哗声,有人大叫不好了。

  作者:枉勿什 时间:2015-02-17 16:56:00


  看到后来越来越什么吸引力了,不准备看了
  --------------------------
  不准备看了你不用留言告诉我的啊!大过年的,至于吗?看得让人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