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进了海里,我便觉得一阵舒适,没有什么比在夏天的时候扎进水里游泳更加痛快的事了,虽然说穿着潜水服,但被海水包围的感觉,会让你由内到外从心里感到发凉。由于有巡逻艇,我们只能尽量往下潜,只是不敢把的射灯调得太亮,而且待会接近巡逻艇的时候,还得把射灯给关了。

  夜晚的海里,水黑得像墨汁一样,我头上戴着头戴防水探射灯,只是光调得很弱,能见度很有限,为了谨慎起见,我并没有把它调亮,而是把另一支防水电筒也打开,调到最低的光线,单独调亮一支电筒比这样分散会更显眼。

  我调整好,看了看易庚金,却见他静静地在旁边等我,看我准备妥当,他便向我打个前进的手势,然后开始前行,一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的水性非常娴熟。我跟着他,一边往前潜行,一边提防着。

  海里鱼虾成群,不时还见到体积有婴儿般大小、有着尖锐牙齿的怪鱼在捕食,一张嘴,就能吞进数十条小鱼。不过,这些鱼,不管大的还是小的,都怕人,我只要挥动一下手臂,带动的水流就能将它们惊退。对这些小玩意我倒是并不是怎么恐惧,只是怕碰上鲨鱼这类的海洋霸主,我手里只有一杆渔网枪和一把军匕,除此之外,可没什么得力的武器,真要遇上它们的话,真是只有死路一条。

  特别在屡屡见证大鱼吃小虾的情景后,我心里直冒寒气,心中明白,在这远离文明社会的茫茫大海里,我也不过是食物链的一环而已,也是顶端捕食者的猎物。这种感觉对于人类而言是极其糟糕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这让我有些怂,又联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不由有些后悔自己逞强跑到水下来。

  我正提心吊胆,忽然间,感觉双腿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抱住了,我吓得魂飞魄散,慌乱之下,都忘了开枪了,下意识就操起手里的鱼枪当成棍子往后猛地一戳,这一下应该是误打误撞打中了,我感觉到鱼枪戳到了什么东西, 旋即觉得双腿被松开了,我大喜,也来不及回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惊惧下,舍命往前游。

  等我狂跳不止的心脏渐渐恢复正常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易庚金不见了,我有些惊慌,停下往四处看,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一道黑影带起一股水流快速朝我冲来,那体型跟我差不多大。

  我惊骇,不敢在逗留,瞬间调整好姿势往前游,可后面那道黑影却始终咬着我不放,我暗暗叫苦,游了这么久,我的体力已是不支了,而且因为剧烈运动,氧气消耗很大,我没时间去看氧气表,都不知道还剩多少。

  这场追逐我注定会输。我脑中闪过很多念头,最终咬了咬牙,蓦然转身,端起鱼枪,冲着身后那道黑影,就是一枪。这种枪其实是打渔用的,镖发出去打中目标后会瞬间炸开,撒成网,没什么攻击力,只是我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放手一搏了。

  那道黑影直冲过来,被我一梭镖当头打中, 顿时被撒开的渔网兜住。我的心只放下一半,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生物,这渔网我不知道结实不结实,要真是鱼怪之类的,牙齿锋利说不定一下就被撕开了,只是之前被抱住双脚,对方似乎有手,感觉应该不是一般的鱼怪,难不成还真是美人鱼不成?我荒唐地想。

  不过,当我头上的射灯照过去,真正看清楚渔网中的生物的时候,却不由惊呆了。只见一个上半身为人形,下半身是一条鱼尾的生物在网中挣扎,它腰部以上赤裸着,腰肢纤细,肌肤雪白,胸部挺立,美丽不可方物,腰部以下则是布满鱼鳞的鱼尾,跟传说中的形象非常吻合,这都不是让我最吃惊的,真正让我惊呆了的是它的身子虽然是呈现女性的特征,可看脑袋却分明像个男人啊!而且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

  我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本来遇到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就足够让我震撼的了,没想到还如此有颠覆性,这是什么?雄性人鱼吗?只是为什么却有乳房?

  我的脑子乱成一团,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我看它的样子好像在网中挣脱不出,犹豫了一下,就把军匕摸了出来,靠近过去。

  我仔细打量这个怪物,发现它的上半身跟人类真是一模一样,连喉结都有,同时也确认这是雄性的。我顿时失去了大半的兴趣,没想到一直被惦记的美人鱼是这个样子,就是不知道雌性的人鱼是什么样,不过,仔细想想估计雌的也应该是光头,毕竟在海里生活,可没有理发师,那种长发飘飘的形象只是大家想象中的。

  我盯着它,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是一刀捅死罢了,还是放任不管,其实我是比较想打包带走的,毕竟是稀罕的东西,要带出去肯定能震惊世界,虽然长得奇怪了一点。只是我一个人,恐怕很难顺利地带回去。

  我正考虑的时候,那个怪物由于被渔网缚紧,动弹不得,开始下沉。我想了想,决定放它一马,如果弄死,说不定会引来鲨鱼。

  想到这里,我便打算离去,此时,我忽然又看到有两道黑影迅速靠近过来。它的同伴来了!我大惊,制住一个已经算是运气了,两个我可对付不了,我赶紧转身开溜。

  我盼望那只被网住的人鱼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不要再跟着我。只是令我失望的是,仍然有一道黑影跟上来了,另外的那个应该去救被缚住的人鱼去了。

  我暗自着恼,考虑再拉开一段距离,就故技重施把这只人鱼也收拾了。我一边往前游着,一边想着,突然听到一个很小的声音在喊着什么,前面叽里咕噜的听不懂,我只听到三个字,不要跑!

  我暗暗吃惊,心道这人鱼果然是天赋异禀,在海里居然也能说话。只是怎么一半鸟语,一半中文?

  我疑惑不解,此时想想跑了这么远也应该差不多了,便拎着渔网枪,快速转身,给了它一梭,只不过这一发却被对方及时躲开了,接着我又连着开了两枪,没想到都没打中。我暗道不好,这杆渔网枪一次只能装五发子弹,而且填弹麻烦,现在只剩一发了,没打中的话就糟糕了。

  我不敢再赌,趁它躲避之际,赶紧跑路,不过,那只人鱼却像狗皮膏药一样又贴了上来。这会儿我感觉到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不由焦急,而且这时,我又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说话,跟上次一样,大多都听不懂,只听清两个字,停下!

  傻子才停下。我一边腹诽着,一边咬牙坚持,只是游了这么久,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一狠心,转身把最后一梭镖打了出去,这梭镖依然被对方闪开,我也没抱什么希望,拔出军匕主动贴过去,准备肉搏。

  我靠近过来,才看清对方的样子,果然也是一只奇怪的人鱼,身子是传说中美人鱼一样的身子,有着曼妙的身材和巨大的鱼尾,只是脑袋却依旧是一个光头男人的形象,像是造物主开的玩笑。

  见我主动过来,那只人鱼似乎有些惊讶,愣了下,我趁机将渔网枪当棍,抡起来抽了过去,没想到对方反应非常快,一把就抓住了渔网枪,用力一扯,它的力气很大,我的手居然吃不住力,渔网枪脱手而飞,不过这时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我一刀就往它腰眼捅去,只是在水里有阻力,速度快不起来,被对方很从容避开,它的水性远胜于我,行动在水里好像一点都不受影响,动作非常快,我持着刀的手一下就被它攥住,它用力一捏,我就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军匕顿时脱落。

  我叫苦不迭,跟这种生活在海洋里的生物在水中搏斗还真是自找死路。在这要命的时候,又有两道黑影冲了过来,到了近处一看,果然是它的同伴。

  我暗叫真是完蛋了,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绝望间,眼前这只人鱼抓着我的手拧到背后,这绝对是让人失去反抗能力最有效的招式之一,我顿时就失去了抵抗能力。其他两只人鱼一拥而上,将我摁住,一个猛抽我的屁股,一个猛拍我的脑袋,还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我疼得眼泪都快出来,同时也被整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