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虽然出现了这么多波折,但我们也快抵达蜘蛛岛了,大概十五分钟后就能到了,希望这个过程中不要再出什么意外。”萧陵说道。

  我看了看甲板上的人,有几个非常悲切,可能是死者的同伴,其他的人也都心有戚戚焉,这才多久的功夫?就枉死了两个,大家心里都不好过。

  “大家都打起精神来,马上就到目的地了,说不定洗牌会正在蜘蛛岛上等着我们去参加呢!”杜慧看众人都垂头丧气的,站出来鼓舞士气。

  众人闻言这才精神稍振,毕竟也快到蜘蛛岛了,不可能这时候打退堂鼓,就算还有什么危险也得咬牙挺住。幸运的是其后这段路程并没有发生什么,一刻钟后,我们顺利地抵达了蜘蛛岛。

  蜘蛛岛是个列岛,但岛和岛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几乎就跟一个整体一样。我们把船直接开到最中心的主岛,留了两个人在轮船上,其他人都上岛,各自分开搜索。

  我和易庚金、萧陵一组。萧陵的兴致很高,拉着我就往岛的正中央冲去,易庚金不紧不慢地跟在我们身后。

  我没有萧陵那样的兴致勃勃,也没有易庚金那般的淡定从容,一上这蜘蛛岛,我就感觉浑身不舒坦,这岛上非常闷热,没有一丝风,可能是因为岛上的小山、树木极多的原因,空气无法流通起来,再加上本来就是夏天,还是个火山岛,因此让人感觉像是被关在一个蒸笼一般,让人极其难受。

  我们走完了沙滩,就进入了一片森林里,地面上堆积着很多腐败的落叶,我一进林子,就闻到一股难闻的臭味,我很警惕,当即停下了脚步,对萧陵和易庚金道:“等一下!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

  萧陵惊诧地道:“没有啊!怎么了?”

  我皱了皱眉,去看易庚金,见他有些纳闷的样子就知道他跟萧陵一样,也没闻到那股味道。我也纳罕起来,又嗅了嗅,没错啊,确实有股怪味。不过,我马上就恍然大悟了,我的身体被蛊术改造后,体感异于常人,所以才能闻到,只是跟他们自然不方便说出真相,便道:“哦,那可能这股气味很淡,你们闻不到。我的鼻子从小就敏感,能闻到很多别人闻不到的气味。这股气味虽然不重,但我觉得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戴上防毒面具或者口罩再进去,毕竟,以这岛上的环境来看,空气中很容易滋生出什么病菌之类的东西。”

  “有道理,只是我身上没带防毒面具和口罩啊!你们身上有吗?”萧陵问道,我和易庚金都摇头。

  我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回去船上问问吧!我看这片林子也很大的,如果真的因为这个疏忽而出现意外那就不好了。”

  “好吧!”

  最终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又回了轮船,找上了留在船上的大刚,不过,防毒面具没有,只一人拿了一个口罩。我从轮船上下来,戴上口罩,打着手电,又重新钻进了这片林子。

  这片林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踏足了,算得上是原始森林,里面的植被也非常多,大树参天、藤萝缠绕,跟大通天箩差不多,只是气候不一样,看着那些很典型的热带植被,就能感到一股独有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就像常年生活在北方或者中部的人刚开始去滨海的南方城市的时候,会有独特的体会,新鲜感中带着它背后所代表的地理意义和所承担历史印记,是一种截然不同的风貌。

  我们一边赶路,一边用手电筒四处照射。这片森林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很多,我们一路向北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居然还没走出这片林子,要不是我们带了指南针,确认方向没有错,都可能会错以为在不停地绕着圈子。

  不过,这里花草树木茂密,确实是像一个迷宫,好在路不算特别难走,也没遇到野兽袭击我们,这里远离大陆,与世隔绝,早就形成了完整的生物链,面对外来生物,这些动物会选择退避,偶尔用手电筒扫到一些动物,它们马上就惊觉地逃跑了,一闪而逝,有时候连是什么生物都看不清。

  我们也越发没底气,这样一个地方,洗牌会真的会在这里召开吗?不说别的,首先环境就不好啊!走了一个小时,我们三人身上衣服全被汗湿了,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这还是接近凌晨的时候,无法想象白天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只是,既然都来了,那肯定要搜索一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抱着的心思,继续前行,就这样又看了四十多分的花花草草藤藤蔓蔓,我们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我们发现了一扇铁门,这扇铁门被藤萝缠绕,在这满是绿色的森林世界,毫不显眼,别说是晚上,就算是白天也很难发现,还是萧陵眼尖,远远就看见了。

  即使在萧陵的提醒下,我和易庚金都没发现,直到走到很近的地方,才看见这扇铁门,才发现跟它连在一起的两堵高墙。墙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藤蔓,没有一丝缝隙,形成了最佳的伪装。

  “这是个什么地方?”我们心中疑惑。肯定不是洗牌会的举办地点,因为铁门上长满了铁锈,显然是被遗弃了很久了,只是我们依然好奇。

  这扇铁门是那种竖栏杆式的,铁杆极粗,跟我手臂有得一比,我们透过铁门往里照,看见了一栋非常老旧的欧式建筑,只有三层楼,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似乎有字,只是被藤萝缠住,看不清是什么字,远远看去,似乎是英文字母。

  “这好像是一座监狱啊!要不要进去看看?”萧陵问道。

  “看看能不能进去?”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