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小白该怎么说今天的心情呢!复杂!对!复杂!首先收到了一个大红包,好开森。然后收到一堆匿名零食,问过所有知道我家地址的同学和朋友,都否认了,小白纳闷,但也挺开森了,于是猛吃。。。。结果,瞬间冒出几个痘来,零食全是辣的,吃得我现在鼻子都冒火,尼玛,森森地感觉这是个阴谋啊,到底是谁,站粗来!保证不打死你!!!
  “应该锁了吧!”

  这铁栏杆太粗,我得用双手才能完全握住,我用力挣了挣,结果这扇铁门只是晃了晃。易庚金也来了一下,他力大,摇得铁门哐当作响,只是门却没开,看样子是锁着的。

  “只好找找有没有小门了,这么粗的铁杆子,想硬闯除非有炸药。”我有些无奈地道。

  萧陵道:“希望会有,就是不知道小门是不是锁着的。”

  “先找找再说。”

  这扇铁门很大,高应该有四五米,宽度更是超过了十米,我们分开找小门。一般按照规律的话,要开小门一般是右下方或者左下方,我和萧陵去了右边,打着手电仔细扫射,果然发现了一扇小铁门,上面却挂着一把破旧的巨锁,幸运的是锁是开着的。

  我们很惊喜,把锁取了下来,将门推开,这铁门不知道多久没开了,发出嘎吱的尖锐叫声,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尤其刺耳。

  我们鱼贯而入,铁门后面是一个块很大的空地,地面上全是烂泥,一踩一个脚印,跟走在田里一样。

  “你们看,那里好像是哨塔,这里是要在站墙岗,这里肯定是有很大的秘密。”萧陵用手电筒照着围墙的一处,我们顺着光看去,果然在墙上看到一个哨台。

  “你们看,这边也有,还有这里、这里。”萧陵又手电扫射,接连发现了好几个哨台,可见其警戒之严。

  这些哨台都被顽强的藤蔓植物占领了,在灯光的照射下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看不见的阴影里,藏着很恐怖的东西。

  我转过头,看着这栋黑漆漆的建筑,不禁想道,如果这真是一座监狱,警戒这么严,这里面到底是关着什么?极其重要的人?还是很恐怖的怪物?

  我有些迟疑地道:“我看这栋楼很邪乎啊!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萧陵满不在乎地道:“怕什么?进来都进来了,可不能打退堂鼓,而且这有什么好怕的,想我十七岁那会儿,还一个人去盗墓呢!”

  “你盗过墓?”我惊讶地看着萧陵。

  “咳,没有,我吹牛的。”萧陵马上转移话题地道,“岛中有监狱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啊!特别是像这种环境恶劣、无人居住的海岛,自古都是流放、囚禁甚至屠杀的好地方。”

  我不解地道:“可我想不通的是,这是一栋洋楼,而且看起来有些年月了,在中国的海域里一个岛上建这么一栋欧派建筑做监狱?这太奇怪了。”

  这栋楼顶端有一个半圆型的宝盖突出,其上还有一个尖塔,这正是欧式建筑的标志物。这栋楼从外形来看保存得相当完好,造型精致,又被藤萝环绕,如果是换成白天,肯定有种森林古堡的味道,只是大晚上的,里面又没有半点灯火和人气,死气沉沉,瘆人得紧。

  这里面没有树木,清清冷冷的月光直透下来,洒在这栋没有丝毫烟火的建筑上,更显得阴森可怖。

  “就是因为奇怪,才要进去看个究竟啊!走走走,走啦!”也不知道萧陵胆大,还是神经大条,看那模样,真是一点都不怕,拉着我就往楼门那里走去。

  我其实心里也好奇,半推半就之下,三人一起来门外的拱券下,我们一到那,就问道了很重的铁锈味,即使带着口罩也觉得冲鼻,不用看也知道这门是铁质的。

  这楼门是左右开合的铁制实心门,在门的右上角有一个铁栏栅的小窗口,不过,有从里面嵌了一层铁给封住了。

  这铁门紧闭,我们也没急着进去。萧陵在铁门上发现了识标,是一串英文。只是我和萧陵都看不懂。倒是易庚金突然用腹语说道:“某某某研究所,前面的英文我不认识。”

  “研究所?”

  萧陵惊道:“不会是研究病菌什么的吧!”

  我难得见萧陵一惊一乍的,便附和地道:“说不定还真是啊!以这岛的环境来看,也确实适合研究这种东西啊!”

  “别吓我!不过,不管了,就差这临门一脚了,可不能做了逃兵,病菌就病菌。钱哥易哥,我是决定要进去看看了,你们自行选择来不来!”说着,他一咬牙,把手摁在门上,试着一推。

  刺耳的嘎吱声再次划破夜空,原来这门是虚掩的,只是这实心铁门很沉重,只推开一道缝。萧陵再不犹豫,用全力将门往里推,嘎吱嘎吱的声音彻响耳边,听得让人牙酸。

  萧陵也没将门完全推开,能够供人出入的时候就停止了,他二话没说,踏脚便进了楼。我和易庚金不可能就这样扔下他,只得一前一后,跟着进去。

  铁门后面是一个五十个平方左右的大厅,也不知道是多久没人来过了,一走动就带起一脚的灰尘,而且弥漫着一股很浓烈的腥味,像死鱼腐烂的味道,臭不可闻,相比这股气味,之前还觉得冲鼻的铁锈味简直是小儿科。

  我们虽然戴了口罩,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将鼻子捂住,而且也都默契地没有多说话,将呼吸的频率降到最低。

  我们用手电四处扫射着,这个大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两边是两个宣传栏,只是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贴,只有一些遗流下来的一两角零星的断章残纸,而且写的都是英文,都不认识。这个时候,我们才觉得有些时候还真得跟国际接轨。

  我们的正前方是楼梯,两侧是楼道,左右两边各有几间房,房门都没锁,我们一一进去看过,从里面的设施来看,都是宿舍,没有丝毫发现,我们便上了二楼,二楼的格局跟一楼的很相似,也是一个大厅,然后两边是房间,只是二楼的大厅似乎是餐厅,房间里面都是办公桌,看来是办公的地方,我们只好上了三楼。

  三楼的面积比一二楼要小,没有大厅,全部都是房间,在这里我们终于发现了令我们感兴趣的东西。三楼的大部分房间里都散落着一些废弃的仪器和试管,应该是化验室或者实验室之类的。

  我们还发现了一间都是书架子的房间,我们猜测应该是档案室,只是书架上什么都没有,全被搬空了,只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张满是脚印和灰尘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