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走?怎么了?有什么危险吗?不过,你说墙牢确实是挺形象的,哇靠,你们看,好大一具人鱼骨!难道这研究所的人真的丧心病狂到把美人鱼关在墙里的程度?”萧陵震惊地道。

  我顺着萧陵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一具人身鱼尾的骸骨,而且比我们在水池里看到的人鱼骨要大得多,生前应该体型巨大。

  果然是墙牢术!我额头见汗,也来不及解释了,一边拉着萧陵的手,一边招呼易庚金,急道:“走,快走,出去再说!”

  我之前看到关于墙牢的这桩轶事后,非常感兴趣,后来找人打听,才知道真的有这种墙牢术,只是一般都是用灵犬和雄鸡这两种动物做镇兽的,只是这种墙牢术虽然用来镇宅有奇效,但有伤天和,被列为是邪术禁术,一度失传。我倒是没想到会在一个西式的研究所看到这种奇术,只是这里的用法却有些中不中西不西,跟我所知的有些差异,但是不管这是不是墙牢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墙里这只美人鱼被无端地囚禁在这夹缝中,受尽折磨,肯定会产生极大的怨念,万一变成怨灵之类的阴物,那就麻烦大了。

  我越想越觉得头大,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走,我索性跑了起来,萧陵和易庚金见我如此郑重其事,再不敢怠懈,也跟着我跑了起来。可刚跑上几步,忽然间,我们三人手中的电筒一阵明灭闪烁,忽明又忽暗,这样挣扎了几秒钟,在同一时间猛地暗了下来。

  这个地方没有任何光源,手电筒这一灭,四周顿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中。突如其来的诡变将我们三个都吓了一跳,马上停下了脚步,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浑身僵硬。

  “怎么回事?不像没电了吧!我看看电池。”萧陵开口道,这家伙一向胆大,但此刻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没了底气。

  萧陵似乎蹲了下来,用手电筒在地上敲了敲,发出咚咚咚的轻响,然后又听到吱地一下,应该是拧开了后盖,正在查看电池。

  我紧皱眉头,感觉这根本不是手电筒或者电池的原因,难道是真的产生了怨灵?

  正思量间,突然听到萧陵啊地惊叫了一声,然后听到砰地一下,重物落地的响声。

  我真是吓得快跳起来,人立马警觉起来,喊道:“大家小心啊!阿陵,你怎么样?发生什么事了?”

  “妈呀!进水了!我没事,里面全是水!我就是被吓到了,里面都是水啊!电池都进水了!”萧陵剧烈地喘息着,有些语无伦次,显得是吓得不轻。

  “进水了?你有把手电筒掉到水里吗?”

  萧陵喘气道:“就是没有啊!一直在我手里攥着呢!都不知道哪里来的水,又是怎么进去的,所以我才吓得把手电筒都扔了。真邪乎啊!”

  “我看看我的。”我听得心里发毛,但又想证实一下。我当即拧开后盖,抖落了一下,却发现有水溢出,我再用力一抖,电池顿时脱落,倒在我的手心,只是电池上湿答答的,像进了水一样。一股凉意自我手心开始,瞬间蔓延至全身。

  “我的电池也进水了。”易庚金用腹语说道。

  这句话更是让我如坠冰窟,浑身发寒,可是又止不住地四处冒汗,只是凉意入体,全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