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别慌,看看手机有没有用。”易庚金道,他平时跟他交流习惯在手机上打字给别人看,所以最先想起这茬。

  “我看看。”我闻言从兜里摸出手机,按了按启动键,说实在,我本来没抱多大的希望的,可出乎预料的是,这一按之下,手机屏幕居然亮了,只是没有信号。

  “我的也有用,但信号为零。”萧陵叫道,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易庚金的手机也有用,只是同样打不出去电话。我们暂时松了口气,虽然那个时候的手机是非智能手机,上面没有电筒这个功能,屏幕亮光非常有些,但在这种绝对的黑暗当中,一丝光线都是很大的安慰。

  “这到底是个什么故事啊?钱哥,你知道些什么?”萧陵问道。

  “边走边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啊!”我说道,我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了,这里太诡异了,趁着有照明,还是赶紧溜吧!

  “离开这里?我们往哪儿走啊?那道门不见了,我们被困住了!”萧陵苦笑道。

  “什么?什么门不见了?”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出口不见了。哦不,是入口不见了,你们可能看不见,我的眼睛好使,而且是夜眼,只要有光线,就能在暗中视物,别看离得挺远,可我能看清楚呢!我们下来的地方好像变成了墙。”萧陵解释道。

  “什么?”我大惊,要真被困在这里可就真的完蛋了,别说没有食物没有光源,这个地方臭气熏天,再呆下去,不饿死都得被熏死。

  “走,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们急急忙忙走到开始进来的地方,发现果然如萧陵所说的那样,入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墙。

  确认无误,最后一丝侥幸也消失了,我忍不住脸色一白,说道:“看来这怨灵不让我们走。”

  “什么怨灵?钱哥你现在可以说了,反正一时半会是出不去了,说不定还会被困死在这里呢!”萧陵唉声叹气,往地上一坐。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急了,索性学着萧陵,坐了下来,然后把夹壁困虎的轶事和墙牢术的来历跟他们仔细说了一遍。

  “靠,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变态的东西。难怪会产生怨灵了,别说一辈子关在方寸间不能动弹,就说坐远程火车,睡久了坐久了也累得半死,时不时要起来伸伸胳膊抖抖腿呢!要被关在墙牢里,那还不得被逼疯?是坐着还是躺着还是站着?发明这种镇宅术的简直不是个人。”萧陵破口大骂。

  “唉!这种墙牢术据说都失传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不过,就是形式有些怪异。”我说道。

  “形式怪异?”

  “对啊!”我点了点头,解释道,“你们看虽然这也算是墙牢,但是里面的空间好像很富裕,宽度看不出来,但是长度有一千米啊,可能并没有限制它的行动,再个就是,外面这道墙是透明的,不知道是什么用意,难不成还是用来欣赏被困在墙里的人鱼的吗?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里肯定是产生怨灵。”

  “也许有机关!我去找找。”萧陵从地上爬了起来,寻找起来,可找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发现,不由泄气。

  “找不到机关,现在怎么办啊?等死?还是等怨灵来收割我们的性命?”萧陵问道。

  我说道:“我在想,如果真的是怨灵作怪的话,它把我们的电筒搞坏了,为什么又留着手机让我们照明,而且好像仅仅是将我们困住,好像没什么恶意一样。”

  “怨灵的针对性很强,除非我们是它生前的仇人,否则它不会无缘无故迫害无辜的人,我估计这个怨灵可能要我们帮它做什么事。”易庚金突然道,他依旧用的腹语,声音闷声闷气的。

  “帮它做事?什么事?”

  易庚金道:“这个就要我们去猜了,虽然它没有恶意,但是如果猜不到,我们可能真的会被困死在这里。”

  萧陵啊了一声,叫道:“还要猜!这怎么猜啊!不会是要我们帮它报仇吧!现在这研究生所的人都走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