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应该不会,怨灵把我们困在这里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不会让我们去做做不到的事。怨灵这东西其实比较麻烦的,它是由怨气凝结的,不是普通的冤魂,是无法超度。如果我感觉没出错的话,这堵墙应该是怨气所化。”易庚金指着此时成了一堵墙的入口处,说道。

  “啥?怨气所化的墙?真的假的,这跟真墙完全没两样啊!”萧陵不可思议地道。

  “我感觉到了这堵墙上有很重的怨气,别的地方都没有,就算不是它的怨气所化,也跟它有着很重要的关系。我想,必须把它的怨念打破,怨念一破,这堵墙上的怨气也会散去了,到时候出口自然就会显现。”易庚金道。

  我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太医墓里的怨恨之花,心想要是张如意在这里就好了。不过,这家伙远在千里之外,这里又拨通电话,也靠不上他了,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我叹口气,说道:“那没办法了,既然暂时不会有危险,那就先冷静冷静吧!慢慢想。”

  萧陵胆子大得很,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分析道:“既然是要打破它的怨念,那首先肯定是要找到它怨念郁结的结症所在,它的怨念,无非就是这座把它活生生困死的墙牢!难道它是要我们把墙牢打开,放它出来?”

  我想了想,说道:“把墙牢拆了倒是没关系,但是我们要搞清这个它是谁?是指那具人鱼骨?还是……指怨灵的本身。如果只是人鱼骨那倒是好办,如果是怨灵的本身,把它放出来,说不定会更加麻烦。”我顿了顿,说道,“要知道,墙牢术最麻烦的地方就不好善后,一旦镇物死后形成怨灵肯定会报复的,所以在建墙牢的时候,是很讲究的,会用很多压胜之术来封印怨灵、消散怨气,即使真的有怨灵出现,一般情况下是出不了墙牢的,我在想,这个的怨灵会不会是想诓我们把墙牢打开?”

  “这里没有压胜封印。”易庚金突然道。

  “没有?”我有些惊讶,我虽然对墙牢术的了解只是理论,对于压胜之类的术法我并不懂,因此我并没有发觉这一点。

  “对,没有。”易庚金言之凿凿地道,似乎对这方面颇为了解。

  我说道:“那难怪了,怨气只聚不散,肯定会产生怨灵的。”

  易庚金道:“这里有古怪,不但没有压胜和封印,而且这种格局,还是积坑之势。”

  “格局?你是说阳宅?你会看阳宅啊!”萧陵惊讶地看着易庚金。

  “以前在一个老风水师身边呆过一年,所有懂一点,会看一点势。”说着,他从兜里摸出一个指北针,一边看一边道:“这座研究所所处的位置,正是这片森林的正中央,但是它的方位,却是背靠西南,面朝东北而建,在八卦里面,西南为坤,代表着地,东北为艮,代表着山,山峰为地聚而成,这栋建筑以地为基,朝山而聚,这暗合聚气之理,而且下面还建了个地下室,里面还挖了很大个水池,这就是堆积、汇聚之势,我看这不仅是一座水池或者水牢,还是一座蓄气池,这种格局,不管是生气、怨气统统都会被吸纳到这里来的。”

  我震惊地道:“你的意思是,这研究所的人不但不想消散怨气,还想收集怨气?”

  易庚金点头道:“看这个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我脑子划过一道灵光,感觉豁然开朗,之前许多不解的地方都想通了,我拍手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能够解释这座墙牢为什么会修的这么奇怪了。你们看,他们用透明的墙,会使困在墙牢里的人鱼能够很清楚地看得到外面的情况,你们说,如果他们虐待被囚禁在水牢的人鱼,那被困在墙牢的人鱼看到会怎么样?恐怕心中的怨念会更深,那具人鱼骨那么巨大,应该是人鱼一族的头领之类,就是不知道这个研究所的人这么处心积虑收集怨气是为了什么。”

  萧陵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这事难得琢磨,回头再说吧!我们现在是该怎么办?”

  我沉吟了一阵,问易庚金道:“如果怨灵被放出来,它真的不会对我们下手么?”

  易庚金道:“难说。我只能说对我们出手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它戾气太盛,变成了喜欢害人的凶灵,不过也没关系,我身上有净符和镇符,净符可化解戾气,再配合镇符,不说能够制服它,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说道:“那好,我们就把墙牢拆了,把那具人鱼骨搬出来试试,看看它到底是不是想要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