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们当即开始行动,在这里时间浪费不起。我们兵分两路,易庚金一个人一组,我和萧陵一组。易庚金要去的是另一边的走廊,那里有一间房的铁笼已经散了架,可以拆下几根铁杆子下来,正好可以拿来用,虽然不如专业的撬棍那么趁手,但现在也只能凑合着用了。
  我和萧陵则去寻找这墙牢上的机关门户,这墙牢术关的活物,必须还要送食物进去,如果能找到这个门户,说不定就不要费那么大的功夫去拆墙了。只是这门户可能设得太过隐秘,我和萧陵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只好来硬的了。
  易庚金从挑了三根铁杆子过来,我们一人一根。墙里装着大量的水,得先放出来,我们就地取材,又在水池里寻了一块大石头,当铁锤用,配合着铁杆子在墙上凿洞,只是这墙砌得非常结实,我们三个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成功。
  一股股腥臭的黑水源源不断地从洞里激射出来,好似喷泉,这水质漆黑,一看非常脏,我们不敢沾上,都远远退开。
  水到地面上,又流进中间那个大水池里了,哗啦哗啦的,也不知道这墙里装了多少吨水,我们足足等了十五分钟,都不见它停歇,不由都后悔洞开得太小了,这样流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得别的办法了,我们只能按捺住性子,慢慢等待。
  就这样,我们又等了十多分钟,水突然停了,我们以为放完了,结果靠近一看却是被一些石子啊头发之类的杂物堵住了,我们只好将洞疏通,同时把洞弄大了一些。
  不过,这里发现的头发却让我浮想联翩,暗道这墙牢里关的难道是那种长发飘扬的美人鱼不成?想着,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又浮现出梦境中光头人鱼的形象,顿时有些错乱。
  只是墙牢里只剩一具枯骨,也无从求证它生前到底是怎样的。这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因为这关系到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美人鱼的真相。
  胡思乱想之际,墙牢里的水已经放完了,水全部都流到那个水池里去了,好在这里还有一个大水池。
  水放完了,我们就开始拆墙了,先撬下一块石砖,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多了,不多时,我们便在墙面上搬出一个大洞来。我们就选在人鱼骨所在的墙那里打的洞,这会儿,我们看着差不多合适,也没有再继续拆墙,毕竟只需要把人鱼骨弄出来就可以了。
  这具人鱼骨本来是完整的,但是刚才放水的时候可能是受到了水流的冲击,现在都散了架。我不由暗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心说这人鱼也够凄惨的,死前受折磨也就算了,死后还不得安生。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着,现在事出有因,还是得冒犯了。我们怕有什么变故,先往里贴了张镇符和净符,见没什么变化之后才动手。
  由于没有带手套,我们不敢也不想用手去接触人鱼骨,便用铁杆子将散落了的人鱼骨从墙牢里面拔出来,然后又费了一番心思和功夫把它拼好。我们这时又去看入口那里,结果一点变化都没有。
  萧陵泄气地道:“果然没用,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们。这可真是难办啊!是我们没有达到标准还是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啊?难道还要我们把它带出去找个地方安葬起来?”
  “应该不会,如果它是这种想法就不应该不放我们出去。问题是它并没有明确的指示,具体要我们怎么样。唉,还真是棘手。”我叹气道。
  易庚金一直盯着那具人鱼骨,他这时突然说道:“我能感觉到它有股很强烈的执念放不下,估计是有很重要的心愿没有完成,需要我们帮它达成。”
  萧陵道:“可我们压根不知道它的心愿是啥,实在是想不到了,试想一下,如果是我被关在墙牢里关到死,要说我有什么心愿,我最想的肯定是报仇啊!其次的话,也就是能被好好安葬,除了这两个,还能有别吗?毕竟都死了。”
  我和易庚金都沉默,暗自思考,萧陵说得很对,毕竟都死了啊!还能有什么心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