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为了节省电量,不需要的时候,我们的手机是不按亮屏幕的。此时我们三人倚墙而坐,各自思考,可良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黑暗中我也看不清萧陵和易庚金的脸色,但两人久久不语,想来是颇为沮丧,我虽然心里也有些泄气,但做为三人中年纪最大的,却不得不振作起来,安慰他们道:“不用太担心,我们这么久没回去,杜慧他们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是不抱太大的希望的,要说正常情况下,找到这里其实并不难,但此时可能被怨灵干扰,可能杜慧他们就不一定能发现这个地下室了。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干等吧?”萧陵问道。
  我一想,就这样等杜慧他们来救确实是太被动,便提议道:“要不我们再在这里逛逛吧!这回仔细点,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呢!”
  “成!”
  萧陵和易庚金都没有异议,我们便按亮了一台手机的屏幕,再次在这间地下室逛了起来,但说实在的,这个地下室虽然面积很大, 但是跟上面三层楼一样,能搬走的东西都被搬走了,空荡荡的,实在没什么好逛的。不过,等绕过中间的大水池来到对方那一面墙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堵墙也被设计成了墙牢,里面同样有一副巨大的人鱼骨,跟那一边的人鱼骨比较起来,这副人鱼骨还要更大上一些,长度有两米多。
  这个发现让我们遐想揣测起来,难不成有两个怨灵?还是说,只有一个怨灵,这个才是正主?我们揣度不出真相,只好决定把这副人鱼骨也给弄出来。
  我们说做就做,又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把这具人鱼骨从墙牢里弄了出去,可是依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入口处的那堵墙依然还在。
  虽然我们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十分失望,心情都变得很低落,再加上刚干活又劳累了一番,身心俱疲,再也没心思逛下去了,纷纷坐在地上,发起呆来。
  很久都没人说一句话,黑暗中只闻呼吸吐气的声音。这般呆着,慢慢我便感觉上下眼皮在打架,倦意来袭,打了一个哈欠,不觉中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有点沉,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醒来的时候又见四周一片漆黑,还以为睡在床上,天还没亮,迷糊间打算再睡一会儿,却听萧陵喊了一声:“别睡了,都早上七点了。”
  我啊了一声,这才如梦初醒,回味过来现在是被困在研究所的地下室里。我从地上爬起来,只觉腰酸背痛。
  我按亮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果然到了早上七点多了,我们在这研究所里已经呆了将近八个小时了,想到自己的处境,我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钱哥你可真能睡,我和易哥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就醒了,羡慕啊!睡梦中不知饥饿,我们硬扛了几个小时,肚子都快饿扁了。”萧陵正说着,他的肚子非常配合地咕咕作响,发出肠鸣音,
  我一听也感到腹中饥饿,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要知道自上了蜘蛛岛以来就没吃过东西了。
  “真的好饿啊!我们没有食物可怎么办啊!”萧陵摸着肚子,满脸愁容地道。
  这个问题我也觉得头疼,因为之前没想过要久留,所以都没带食物,此时被困在这地下室里,除了我们三个大活人和一些苍蝇、虫子,没有半个活物,根本无处觅食。我不禁感到焦虑,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活生生饿死在这里。
  萧陵重重叹了口气,苦笑道:“以前幻想过做一个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还真没想过做个饿死鬼。”
  “别乱想,还没到那一步,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想想人鱼到底有什么心愿。”我见萧陵消极起来,状态不妙,赶紧出声阻止他的胡思乱想。只是虽然这么说别人,但自己都不免心烦意乱,哪里静得下心思考问题。
  萧陵道:“唉,又不是没想,想了一个通宵了都,头都快想破,要想早就想到了,我觉得也没什么好琢磨的,临死了都,还不如想想自己还有什么心愿没完成呢!我现在别无所求,就是想看到太阳或者月亮,吸两口新鲜空气,再饱餐一顿就好了。我说古代的死刑犯临刑前还能吃一顿好的呢!我们咋就这么惨呢!”
  易庚金突然道:“我也饿了,呃呃呃……不知道人肉好不好吃。”即使现在处于绝境中,他依旧没开口说话,他的腹语掌握得很好,但他不用口齿,难免有些含糊不清,又闷着,颇为怪异,加上此时幽暗封闭的环境,再搭配着他说话的内容,不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我瞪大了眼睛,训斥道:“乱七八糟想什么呢!”不过,我心里却忍不住咯噔一下,心道这家伙不会是想做什么疯狂的事吧?
  “呃,开个玩笑。”易庚金解释道。
  呵呵,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都有些警惕了,暗暗往后挪了挪,离这家伙远点,免得到时候连饿死鬼都做不成。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易庚金再次解释道:“真是玩笑话,这里除了你们又没别的生物了,要吃的话,只能吃你们了,所以才会那么一说。”
  尼玛,这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说,心里反倒是更毛了。我和萧陵吃不住,同时把手机屏幕按亮,然后站起来各自退到一边,预防易庚金这家伙突然暴起发难。
  易庚金一脸无奈,知道解释不清了,只好憋着不说话了。
  正尴尬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喊:“金乌大哥,不用再下去了,前面没路了。”
  这个声音忽远忽远,有些飘渺,但在这个寂静的地下室,还是听得很清晰。
  “啊!杜金乌!是杜慧!他们找到这里来了!”
  我们三个顿时激动起来,心中狂喜,一边叫喊着,一边往被怨灵封住的入口处跑去。
  “没路了?被堵住了吗?”这是杜金乌的声音。
  刚那个叫金乌大哥的声音回答道:“嗯,是完好的岩石,看来这是一条没修完的地道。”
  “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吧!”另一个男声道,声音有些熟悉,仔细分辨才发现是李司南的声音。
  这会儿,我们已经来到那堵墙前,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心中知道肯定是怨灵搞得鬼,不由嘶声大喊了起来,可外面的却似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没有半点反应,想来也是怨灵在作祟。
  这该死的怨灵!
  我们此刻的心情当真可以用心急如焚这个成语来形容,对着这堵墙又踹又捶,竭力大叫。生怕杜慧他们就此离开。
  “不对劲,地道不是这么修的,起码要先把路打通,再来修凿,可这条地道石阶修得整整齐齐,怎么突然到这里就断了,难道还是一边凿洞一边铺石阶?这不太可能。你们让一让,我过去看看。”杜慧发现了异样的地方。
  我们的心刚才都快跳到嗓子眼里了,此时听到杜慧的话,才略松了一口气,心中都夸赞杜慧细心。只是还是十分紧张,不知道杜慧能不能有所发现。
  接着听到一串脚步声和咚咚咚的响声,似乎是有人走到了尽头在敲击挡路的石壁。
  “有人吗?钱老弟,阿陵,庚金,你们在吗?我是杜慧啊!”
  听到杜慧的喊声,我们即使是知道外面的人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也忍不住大声回应起来。
  “我们在啊!杜大哥,我是阿陵啊!”
  “我们怨灵困住了,杜兄想办法救我们啊!”
  我们扯着嗓子大喊,声音都嘶哑了,可奈何墙外的杜慧却一句都听不到,兀自问道:“你们听得到吗?我是杜慧!”
  “额,金乌大哥,这下面可都是完好的岩石啊!根本进不去,不可能有人在下面吧?”
  “我知道,但整个研究所我们都翻遍了,看脚印也只有进没有出的,说明他们没有出去,可能被困在某个地方了,这里很奇怪,说不定他们就在这。”
  “那现在怎么办?这么喊起来,都听不到一点回应,应该不会在这儿吧?”
  杜慧没有回应,似乎在斟酌。
  我们三个在里面焦虑得不行,刚那一阵狂吼,我和萧陵嗓子彻底哑掉了,此时嘶喊,也是徒劳,易庚金仍然坚持不开口,用腹语囔囔了两句还不如我和萧陵的声音响亮,不过,我们也知道就算声音再大也没用,此时只能等杜慧做出决断了,我们的生死可能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了,这种感觉虽然非常糟糕,但我们只能被动接受。
  外面那伙人在沉默思量,我们也在等候命运的审判,默然起来,一时间,四周静得吓人,只听得到如擂鼓的心跳声。
  “杜兄,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就算他们在下面,要想挖通这里,也是一件费力费时的事,洗牌会过几天就要开始,我们没时间再在这里耽误了。”这是李司南的声音。
  杜慧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用力踹了一下石墙,似乎在泄愤,我们听到很重的响声。
  这时又听杜慧喊道:“阿陵啊!你们到底在不在啊?在就吱个声啊!你们要在的话,杜慧我就算不是去参加洗牌会也要把你们救出来啊!”
  “在!我们在啊!”
  我和萧陵又嘶声喊出来,不过却是无用功。
  杜慧根本听不到,他等了一阵,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也许真的不在这里,算了,我们走吧!”
  “别走啊!我们就在里面啊!”
  我们心下恨极,明明等到了救星,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离去。我们知道杜慧这回走了就真的等不到人来救我们了,心中不甘,奋起最后一丝力气,一面梗着脖子狂喊,一面踢得墙面砰砰作响。
  只是我们动静再大,杜慧他们也听不到,终究还是走了。我们精疲力竭,心中又绝望,瘫坐在地上,深感无助和凄凉。

  盯太久电脑,眼睛吃不住了,发现眼镜戴习惯了就摘不下来了肿么办啊!!戴上眼镜不好看呀!俺不想眼睛变形。。。。悲催。。。。


  另外今天炒鸡不开森啊!今天周一啊,上周在众土豪的支持下,小白上了打赏周榜,排名第一!!!好吧,第二,本来是第一的!!!但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啊!!!有一个。。。嗯,一个人,莫名地打赏了一个几年前连载现在没更了的帖子七万赏金,生生就把小白的第一抢了去~!极度愤慨当中!!以小白小气傲娇的性格,愣是生了一晚上的气,啊啊啊,好不容易冲上打赏榜的,本该第一的啊!好想去揍他,好吧好吧,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