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萧陵道:“我在想啊!之前不是应该有人找到了洗牌会的地点了么?现在想想,事情好像不这么简单啊!不仅是知道在哪里就可以啊!还要在这无法辨别方向的大雾里成功地找到那条游轮并登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除了运气,好像完全无解啊!”
  我心中一动,说道:“你这么一说,我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不说我们寻找洗牌会地点的人,就说被邀请来参加洗牌会的人,他们又是怎么上船的?举办方会派人去接,也只可能另外开快艇或者小船去接,那他们离开游轮之后在这大雾里又是怎么辨别方向还能准确地回到游轮上?”
  萧陵的思维也很敏捷,我这一说,他马上就想到了,接口道:“说明他们有一套在这里通行、定位的方法。”
  我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那是什么方法呢?”萧陵皱眉苦思起来。
  我也沉思起来,但我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知道洗牌会的地点真的是隐藏在五里雾的一条船之后,我感觉很多思路都清晰起来了。
  我想了片刻,问萧陵和易庚金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雾有古怪?”
  “古怪?”
  “嗯,小屁孩不是说这里以前原本是没有大雾的吗?是在十年前突然出现的。我之前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洗牌会是十年一届,那也就是说这里的大雾可能是举办方特意弄出来的。他们可能在十年前上一届洗牌会结束的时候就选好这一届的举办地点并开始布置了。你们注意到了吗?我们在这里,视力、听力都受阻了,就是雾气在作怪,我猜想,这可能是一种能影响我们体感的瘴气!”
    萧陵惊叫道:“你是说蜘蛛岛!难道那个研究所就是他们搞出来的?”
  “这个应该不是,我想可能是他们在挑选举办地点的时候发现了蜘蛛岛上的异常。那个时候,那个研究所里很有可能遗留了一些研究成果什么的,被他们拿来用了。”
  “可是真有这么多的瘴气吗?五里雾可不小啊!不可能平白无故地生出这么多瘴气啊!”萧陵疑惑地问道。
  “如果他们有瘴母的话,那完全有可能。”
  “瘴母是啥?”
  我回道:“瘴母是一种瘴气源,能够源源不断地排出瘴气。”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那这瘴气除了影响人的体感不会有其他什么问题吧?”萧陵突然摸了摸脑袋,显然是想到了让人秃头的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