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次我感觉沉睡了很久,才悠悠转醒。我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溶洞里,因为眼睛涨疼不已也没细看,伸手一摸,双眼都肿了。

  “小禹,你终于醒了!”

  “霍衣架!”我睁开红肿的双眼,看见霍衣架正蹲在我身前,一脸关切地望着我。

  “你这混蛋,跑哪里去了,害我紧张半天,差点命都没了!”我见霍衣架没缺胳膊没缺腿完好如初的样子,不由高兴起来,但一想到为了找这厮所遭遇的经历我就一肚子埋怨,想给他一拳,可一抬手却发现手臂一阵发酸,竟提不起半点劲,这一动似乎也把身上的伤口都牵动了,浑身都疼,特别是肩膀,又疼又麻,我忍不住龇牙咧嘴。

  “别动。”霍衣架一把将按着我,说道,“你被寒精蝙蝠咬了,刚才阴寒之气还没完全消除,只能给你简直地给你止血。现在估计差不多了,我看看。”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上衣被脱下来了,盖住在我身上。霍衣架掀开盖住我的上衣,查探我肩上的伤痕。

  我跟着往肩膀上一看,惨不忍睹,满是爪痕,两边的锁骨伤得最重,前后有几个很大的豁口,血是止住了,可周边的肌肤都发青。

  “散得差不多了。还好没有大群的寒精蝠进那个洞,不然你可就惨了!”

  “寒精蝠?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还有,我们现在这是在哪里?你在潭里发现了什么,怎么不声不响地不见了?”我心里满是疑问。

  “皇帝陛下啊,你一下问这么多,叫臣怎么回答啊?别急啊,等把你的伤口处理好再说,你身上的伤口浸了水,都发炎了,再不处理就糟糕了。”

  “怎么处理?道具全在外面,这里又没消炎药。”我看着满身的伤痕,也是一阵发愁。

  “是没有消炎药,可是你忘了吗?但我们可以请医生。”说着,他躺倒在地,搓着嘴吱吱地叫了起来,那叫声活像正在遭罪的幼鼠。

  “你想叫鼠医?”我看他这模样,哪还不知道他要干嘛,可一想到鼠医处理伤口的方式,我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