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赶紧往外开!”我对易庚金道,妈的,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易庚金生活在海边,见惯了风浪,倒是平静,转舵掉头,加速。只是快艇驶出不到一百米,就被海浪给追上了,哗地一声,快艇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抛上天空,我的五脏六腑也跟着升空,手脚并用,才算是抓稳。
  啪地一下,快艇重新坠回海面,我的内脏跟着归位,难受得想吐,幸运的是船没有翻,只是船里的东西都七零八落的,一片狼藉,有不少东西还被甩出船外了。
  “我靠!差点被甩出去!”这是萧陵的声音,他估计是刚刚被冰冷的海水给淋醒了,也幸亏他自己醒了,我和易庚金自身难保,可管不了他。
  怒涛滚滚,我们随着海浪的起伏在海面上东摇西晃,飘飘荡荡,开了好一阵,才算是脱离了危险区。
  这里离漩涡那里有很长一段距离,我对流氓蝉的感应也是时有时无,我暗暗着急,感应断续,送出血食也会效果也会差上很多,可是此时又不能靠近。
  正踌躇间,忽然感到一阵虚弱,我暗叫一声不好,流氓蝉这家伙这么快就顶不住了。
  我赶紧把针包翻出来,同时叫道:“阿陵,你看看还有没有白酒,有就给我弄点来。”
  “哦哦,还有一瓶,给。”
  “帮我开了。”
  我从针包里把三棱针拿出来,才从萧陵手里把白酒接过,直接对瓶猛罐了几口。我把酒扔给萧陵,借着酒劲,咬牙用三棱针在左手的食指肚上迅速刺了一下,我用力一挤,顿时有鲜血崩出来,我将血涂抹在右手的手背上,鲜血刚沾到上头,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好像被吸收了一样。
  目睹了这一幕的萧陵张大了嘴巴,诧道:“血怎么会不见了?”
  我也忍不住皱眉,这是
  血食,确实是会被吸收,但是速度这么快是不正常的,这说明流氓蝉已经到了很难堪的境地,对血食的需求很大。
  我想了想,便停止了用这种方式献血食,再次从萧陵手里把酒拿过来喝了两口,然后用三棱针在左手手腕处一刺一挑,划破那里的静脉血管,这样流出的血就更多了。
  鲜血滴答滴答地砸落在右手的手背上,就像水滴掉入干海绵里一样,瞬间被吸收。
  “阿陵,给我倒酒。”我开口吩咐萧陵,发现喉咙非常干涩。
  “呃,好。不过,钱哥啊,你这样很危险的啊!喝酒会加速血液循环。”萧陵出言提醒。
  “我就是要血流快一点。”我回道。流氓蝉需要大量的血食,为了能让它干掉瘴母,我只能提供了,只是虽然我把静脉血管划破了,但是过不了多久,血液就会凝固,只能通过喝白酒加速血液的流动了,要不然还得再割一刀。
  我心中苦笑,这里没蚂蟥,不然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直接将一只蚂蟥放在伤口处让它吸血就成了,它能分泌出防止血液凝固和扩张血脉的物质,有了这家伙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放血了,再用利器划开它的身体,这样它一边吸血,血又会马上从它的伤口处流出,非常方便,只是这个办法有些变态,而且不卫生,但对于我这个蛊师来讲,还是可以接受的。
  我没法无中生有变出一只蚂蟥来,只好猛灌白酒了,只是我双手腾不出来,就让萧陵喂给我喝。
  “钱哥,你自己悠着点啊!”萧陵忍不住再次提醒。
  我嗯了一声,血液是从手腕的伤口出不断流血,这么久了,差不多也有八百多毫升了,我感到头晕目眩,一阵发冷,浑身乏力,即使是喝了半瓶白酒,也感觉不到温暖,但总算是有点成效了,我右手手背上慢慢浮现出一只蝉的形状,只是很淡。
  我心中有些沉重,要让血蝉完全显形才算是成功,我估算了一下,以这情形,起码要七千多毫升的血,一个正常的成年人,身上大概有四千到五千毫升血液,失去百分之三十以上就会有危险,我们三个人所有的血液加起来顶多是一万五千毫升,顶多能献出五千多毫升,绝对没办法超过六千,根本就达不到血蝉显形的标准。
  这时候,我的伤口也结痂了,我对萧陵和易庚金道:“我暂时不行了,得缓缓。我需要你们两个放点血,成么?”
  “好。”
  “没问题,要多少?”
  我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其实需要很多,但是先放一点吧,跟我刚才一样就行,到血液凝固就可以停下了。不过,可别把静脉割断了,划破就可以,我没力气了,你们自己来。”
  “我先来。”易庚金靠过来,他很干脆,自己摸出一把小刀出来,利落地在手腕上一划,然后伸到我右手手背上空,鲜血滴落,转眼又不见,但是吸收的速度却是比之前要慢了一些。
  萧陵忍不住问道:“钱哥,我想问一下,你这到底是在干嘛?这样就能瘴母干掉吗?”
  我瞥了易庚金一眼,发现他也在看着我,似乎也很好奇这个问题,但我不好说这是给流氓蝉血食给它提供能量,只能胡掐道:“这是一种祭祀的手段,之前我在那颗珠子上动了手脚,用这种方法可以帮那颗珠子爆裂,产生很大的能量,说不定能把瘴母毁掉,但是需要提供大量人血,总共可能要八千毫升。”
  “这么多?”萧陵惊叫道,“分摊下来,一人也得两千五百多毫升啊!会死的,就不能用其他的血来代替么?”
  “不行,只能用人血。”我有些气喘,因为失血过多,所有呼吸有些急促。
  “那怎么办?”
  我内心挣扎了一番,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们一人贡献一千,再加上我身上全部的血液应该够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答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