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124章 洗牌会风波


  这是个圆形大厅,大概有四百多个平方,一共两层,很有洗牌会的特色,墙上居然绘着一张张巨大的扑克牌,一共五十四张,有意思的每一张牌上都印着不同的京剧脸谱,像一张张面具一样,耐人寻味。

  大厅的中堂处,有一尊高约四米的关公铜像,二爷握着直立的单刀,闭目抚须,英武、威严,铜像的左右两边各有两道楼梯通向第二层,右手边的楼梯口,排着一溜的长队,萧陵说这都是来报名的。登记的地方也在二层,不过是无人问津的左边。

  除了这些排队的人,还有一些人三三两两地聚在厅里,各自交谈,十分热闹。

  我们进去之后就直接往楼梯口那走,到了那里有人把萧陵拦了下来,我独自一人上了二楼,进了挂着登记处牌子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妹子,她对我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直接给我递了一张表格,示意填好就行。

  我有些诧异,还以为登记手续会又严格又复杂,没想到这么简单,我看了看表格,发现里面除了姓名和担保人必须填之外,其他的可填可不填。

  我也就填了这两项,便把表格给那个妹子,她就接过看了看,见怪不怪,啪啪啪,敲打着键盘,在电脑上输入了一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说了一句,担保人已确认,就给了我一张蓝色的船卡,叮嘱我保管好,游轮上很多地方需要持卡出入,吃住消费也全免,但是要刷卡。

  我一一答应,拿了船卡下楼。

  “这边。”萧陵在队伍里朝我招手。这家伙居然帮我排起队来,但是其实我是不打算现在报名的,抱羽道人之前说给我走了后门,可是易庚金也没跟我提起这事,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游轮上手机没有信号,易庚金不知所踪,暂时也联系不到他,我寻思着,等见到他之后问清楚再说,因为从钱二和抱羽道人他们的反应来看,我蛊师的身份在这里会有些敏感。

  不过,萧陵好心帮我,我不好意思拂了他的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顶了他的位置。

  我看了看前面的人,大概有三四十号人,心说有得等了。这里虽然人多,但举目望去却没有一个人认识的,别看萧陵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挺话痨的,但是此时在人群中却变得有些寡言。

  他不说话,我也跟着沉默,毕竟这里这么多人,很多事都不方便说,怕不留神就把毁了瘴母的事给说出来了。其他人倒是没有我们这样的顾忌,高谈阔论,各种吹牛逼。我有意无意地听着,用来打发时间。

  排在我前面的是个高大魁梧的汉子,身高将近一米九,听口音是北方人,是个自来熟,没多久,就主动返过身跟我搭讪,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

  时间慢慢过去,也不知道上去之后要怎么报名,有些人两三分钟就下来了,有的人却十几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前面还有二十号人。

  “他大爷的,一个个咋都这么磨唧呢!都是你们南方的吧?”大个子是个急性子,等得极其不耐烦。

  我也有些不耐,但是等了这么久,又不甘心半途而废,只好耐着性子等下去了。这样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前面终于只剩下一个人。

  “终于快到我了,哈哈,等得真憋屈。”大个子兴奋起来,摩拳擦掌。

  这时候,我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喧哗。

  “快看,是李阁小神医!”

  “神医好!”

  “恩人来了!”

  ……

  我扭头看去,却见众人围着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短发青年男子,十分热情。我看他背着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箱,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这种行医箱只有中医才会背。

  “这李阁是李雀甄的弟弟,最早一批进五里雾的人由于被困得久,很多人都奄奄一息了,都是他给救过来的。”萧陵凑过来小声给我介绍那个青年男子。

  “噢。”我应了一声,又问道:“李雀甄是谁?”

  萧陵瞪圆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你居然不知道李雀甄,这几年最出名的女神医啊!”

  “在南京中医药大学任教的那个?”我立马想起了燕三跟我八卦的那个女中医。

  萧陵点头回道:“没错,就是她。李阁就是她弟弟。”

  原来她叫李雀甄啊!这个名字倒是有意思,雀甄雀甄,不就是确诊确诊的意思吗?我若有所思。

  “嘿!李大夫,您是不是来报名的?来来来,我的位置让给您,省得你排队啊!”大个子瞅见李阁,连忙向他招手。

  “对对对,让李神医先报名。”

  “不行不行,我还是排队吧!”李阁拒绝道。

  “咋就不行?我李伟团头回来参加洗牌会,就欠了俩天大的人情,一是那个弄死瘴母救了大伙儿的无名大英雄,二是就是李大夫您了!您是我的大恩人,就别跟我见外啦!”大个子说着,跑过去,抓起李阁的手就往这里拉。

  众人也纷纷在旁边附和,这一番盛情,李阁推辞不得,无奈之下,只得排到我前面来了,大个子见他的恩人领了他的情,喜滋滋地跑到队伍的最后面,重新排队。

  “你好!”李阁转身礼貌性地跟我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点头微笑,回了他一句。

  李阁笑笑,回身过去,可马上又转回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旁边的萧陵,欲言又止,似乎在犹豫什么,他沉吟了一会儿,最终说道:“不好意思,我想冒昧地问一下两位,最近是不是有过失血过度或者过分劳损的经历?”

  萧陵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我心中也是一动,暗道这家伙面诊还是学得挺到位的。

  只是我不知道李阁突然提起这个是什么意思,就点了点头,说道:“没错。”

  李阁正色道:“那两位就要注意了。老话说道不轻传、医不叩门,我本来不该主动跟你们说起,但以我的经验来看,两位应该亏损是到了先天元气,这不是普通的过劳和失血,如果这段时间没有调养好,以后两位的身体恐怕会落下严重体虚的症状,所以这才冒昧提醒二位,这段时间一定要静养,忌过劳、忌动气。”

  原来是这事。

  我此时对李阁不免生出几分好感,医者应常怀悲悯之心,这是行医最基本的准则,只是如今很多医生,不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已经丧失了这种品质。

  “谢谢李兄弟的善意提醒。”我首先表达了谢意,旋即又苦笑道:“既然你看出了先天元气有损,那肯定知道,这是很难调养回来。”

  李阁皱了皱眉头,说道:“难是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哦?你有办法?”我惊喜地看着李阁,旋即又有些怀疑,中医我虽然是个半吊子,但 是那套理论我还是知道的,我前思后想很久,也没想到能够补充先天元气的办法。

  李阁点了点头,说道:“先天元气有损,确实是难办,即使是用最好的药、最补的补品也难弥补回来,所以靠中药和食疗是没办法的,推拿、拔罐、针灸也不行,要补回先天元气,只有靠气功!”

  “气功?”我先是不解,略一琢磨,便恍然大悟。提到气功,绝大部分人都会想到电视剧里的武功。气功其实是中医体系里的一种治疗手段,讲究的是养气,将气养在丹田;而那些武功,讲究的是炼气,将气运到身体的各个部位,使身如钢铁,达到防御自身又加强攻击的效果。

  气功的根本在于气血,养气养的也是气血,说起来确实是能够培补先天元气的,只是中医运用气功,主要用来强身健体的,所以我一时没想到这方面去,现在被李阁一点拨,不由豁然开朗。虽然这方法其实并不好实施,毕竟养气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也是一个方法啊!

  我看向李阁的眼神,顿时带了一丝敬佩,管中可窥豹,光看这点,李阁的医术确实是不错,不说别的,至少甩我几条街。

  “嗯,气功能使后天之气接通先天之气,养气养到一定的境界,是可以滋补先天元气的,不过,这种养气的方法可就难找了。”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回头我带你们去找龙门派的程果吧!他们龙门派是丹鼎派的主流支派,他们所修的内丹就是本质就是养气。”

  龙门派的程果?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一愣,这不就是刚才在电梯里偶遇的那个高个美女吗?

  说话间,之前上去报名的那个人已经下来了,李阁跟我说了声稍后再说,就上楼报名去了。

  “李阁的意思是要带我们去求程果吗?那我看悬了,刚才发生了误会,她肯定不会帮我们。”萧陵懊恼地道。

  我也有些头疼,哪里知道事情这么巧啊!

  “诶钱哥,你觉得李阁怎么样?”

  “名不虚传,挺厉害的,更难得的是具备做为一名医者的品德,别的不说,至少,是一个合格的中医。”我说着,心里有些失落。曾几何时,我也有过成为一代名医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