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不知道你来参加洗牌会是为了什么,但我的建议是你还是不要报名的好,趁着现在立即下船,不然等那些跟闫英纵有仇的人得到消息过来,可能想抽身恐怕都不容易啊!”
  “没事,我跟闫英纵没任何关系。”我说道。
  王奥摇头道:“你说没关系,总要他们肯信啊!仇太大了,有些人是宁错过不放过啊!”
  我斩钉截铁地道:“我一定要参加洗牌会。”说着,我抱拳向杜慧和王奥鞠了一躬,诚恳地道:“我压根就不认识闫英纵,来参加洗牌会跟他没任何关系,也从未用蛊术害过人,还请两位帮我,以后要有什么需要,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萧陵这时也帮腔道:“是啊!你们就帮帮忙吧!钱哥为了来参加洗牌会,都差点没命了。”
  杜慧笑着拍了拍了萧陵的肩膀,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问王奥道:“王兄,钱兄弟如此执着,你看这事能不能通融通融?”
  “看来你也是铁了心要帮他了。”王奥苦笑道,他沉吟了一会儿,最终说道,“好吧!我请示一下于总。”
  “王奥兄,什么事要请示于总啊?”突然间,一个让我有些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是那个五短身材的王通,与他并肩站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胖子,他们身后还领着一大帮人,正朝厅中走了进来。
  “王通,于则成的贴身保镖!也是他的半个代言人。”
  “据说是于则成的私生子。”
  “是啊!他虽然是个保镖,但深得于则成信任,几乎什么事都交给他去处理,稳坐第二把交椅。”
  “这下有好戏看了,王通可是出身八极门,上一届洗牌会上,八极门的大弟子陈古就死在闫英纵手里啊!”
  “啊,对!你看王通身边那个年轻人,是不是八极门现任掌门吴凤图吴老先生的独子吴庆?”
  “没错,就是他。”
  “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
  听着众人的议论,我不由有些吃惊,八极门吴凤图这个名字我可是不陌生啊!当代著名的国术大师,所习的八极拳已经达到宗师级了。
  俗话说,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这八极拳可是跟太极拳齐名的国术,出现过很多牛逼的人物,其中有三位八极拳传人分别在溥仪、蒋介石和毛太祖这三位皇帝级别的人物身边当过警卫,而这三人的八极拳都是跟同一个人学的,这人就是近代著名武术家李书文,被称为神枪,他虽爱枪胜过爱拳,但是一手八极拳同样登峰造极,刚猛无比,号称刚拳无二打,是八极拳宗师级的人物。
  据说吴凤图八极拳的造诣就达到了李书文的水准,是当今国术界的泰斗,闫英纵居然把他的大弟子给杀了,也真是个厉害人物,但惹的仇怨也是深。
  我十分苦恼,那个吴庆从一进门,就死死盯着我,双目喷火,显然是把对闫英纵的仇恨转移到我身上来了。
  “你是蛊师?闫英纵在哪里?你是他徒弟?”吴庆气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劈头就砸出三个问题。
  “我不认识闫英纵,跟他没关系。”我感觉到对方的敌意,板起了脸,冷冷地道。
  “你当我傻啊?一个蛊师说不认识苗疆蛊王?快说,闫英纵躲哪里去了,快叫他出来偿命!”
  “谁说蛊师就一定要认识闫英纵了?你以为蛊师就只有苗蛊这一脉?孤陋寡闻。”我不屑地道。本来以我的性格,倒不至于这么针锋相对,只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我本来就心烦意乱,此情此景,更是让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吴庆暴跳如雷,骂道:“放你妈的屁!蛊师除了苗蛊还能有别的派系?难不成还有汉蛊?”
  我认真地道:“没错,我就是汉蛊一脉。”
  “哈哈哈,汉蛊,他居然说有汉蛊。大家听说过吗?”吴庆反身朝他身后的人问道。
  “没听说过。”他身后那批人齐齐摇头。
  “这小子真逗,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什么汉蛊。”
  “就是,小子,你不会是因为自己是汉族的,就自称汉蛊吧?”
  “我是藏族的,学了蛊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自称藏蛊?开宗立派了?”
  “那不是随便一个谁都可以成为开派宗师了?搞笑,真是太搞笑了。”
  吴庆转过头,冷笑着看着我,说道:“看来大家都挺喜欢你编的笑话。”
  “井底之蛙。”我摇头叹息。
  “还死不承认,什么苗蛊、汉蛊,简直是信口胡掐,你根本就是闫英纵派……”
  “小庆,确实是有汉蛊这一脉的。”吴庆的话说到一半,突然被王通打断,“汉蛊讲究的是万物皆为蛊,万物皆可驱,跟汉医无物不可入药的的理论相似。只是汉蛊一脉极少入世,不活跃,所以知名度很低。”
  吴庆没想到真有汉蛊一脉,此时被反驳,而且还是自己人,顿时哑口无言,一张胖脸涨得通红。
  我诧异地看了王通一眼,没想到还真有对汉蛊知根知底的人。
  “不过,不管是苗蛊,还是汉蛊,洗牌会都不欢迎,而且你还不见得真是汉蛊。王奥兄,如果你是为了这事想要请示于总的话,我看就算了吧!他老人家还是挺忙的,不要为了这种小事去打扰他。”
  “好。”王奥没有任何犹豫地应了一声。看来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没必要为了我去得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通。
  “我不服!”眼见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就这么溜走,我不由怒火中烧,“既然洗牌会没有明确规定不准蛊师报名参加吗?那凭什么不让我报名?王通,你这是公报私仇,我说了,我跟闫英纵没任何关系。”
  “不服?小子,不服你又能怎样?”吴庆见冷笑道,“这样吧!你看,在场的有两百多人,只要有十个,只要有十个人同意让你报名,我们就让你报名,免得你说王师兄公报私仇。来,同意这位蛊师报名参加洗牌会的举个手给他看看。”吴庆大声吆喝起来。
  众人沉默,除了萧陵举起了手之外,其他人都无动于衷。能有十个人才怪,代表举办方的王通和代表八极门的吴庆都表了态,又有几个会站出来跟他们对着干的,更何况他们对蛊师本身就很反感。
  “怎么样?小子,服不服?洗牌会是大家的洗牌会,大家都不同意啊!这可不是王师兄不让你报名啊!”吴庆得意洋洋地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看看,除了你身边的那个小跟班,还有谁会同意你报名参加洗牌会的?”
  “我同意。”一个如闷雷一般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却见一个年纪在十七八岁左右的清秀小道士站在门口,身边还有一个年纪较大的道士。
  听这个声音我就知道是易庚金,只是不知道他怎么穿起了道服来了。
  “我也同意。”易庚金身旁的那个道士也举起了手,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那个茅山道士方官。
  吴庆脸色有些阴沉,说道:“加上你们也只有三个人,还差七个。”
  易庚金面不改色,带着方官走到中央,从身上摸出一面铜制的令牌,道:“我道教弟子听令,今三清有命,当八方来援,众神何在?”他这话还是有腹语说的,应该是鼓足了劲,其声如霹雳,轰轰作响,在厅中彻响。这大厅可能是没有用到吸音、消音这方面的材料,此时竟然响起回音,一遍一遍重复。
  “我道教弟子听令,今三清有命,当八方来援……”
  “我道教弟子听令,今三清有命……”
  “我道教弟子听令……”
  ……
  众人都惊呆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作声,整个大厅反复响着这几句话。直到人群中突然站出一人,朝持着令牌的易庚金行礼,道:“正阳帝君钟离权、纯阳帝君吕洞宾教下,全真弟子李首得令。”随着这人的出现,接二连三又出来几人。
  “天师张道陵教下,正一弟子王鹤得令。”
  “天师葛玄教下,灵宝弟子陈逊得令。”
  “三茅真君教下,茅山弟子陶潜得令。”
  ……
  后面哗啦出现一片,算起来,总共有二十多人。
  “诸位神君,是否同意汉蛊蛊师钱吉祥参加洗牌会?”易庚金高举令牌,问道。
  “同意。”这二十多人异口同声地回道。
  这时候,众人才从震惊的状态回过神来。
  “天啊!那是玄门令!”
  “玄门令?能号令道教所有弟子的玄门令?”
  “是啊!这个小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怎么有道教的玄门令。”
  “你们看他说话好像不张嘴,声音也怪怪的,好像是腹语,应该是道教最神秘的传人庚子,号称哑道的那位!”
  “啧啧,这蛊师是什么来头啊?居然让整个道教为他撑腰,这下吴庆得哭鼻子了。”
  “可不是,打脸啊这是!这都有快三十号人了。”
  ……
  “怎么样?现在不止十个人了吧?”萧陵一边质问吴庆,一边朝易庚金竖起了大拇指。
  吴庆整张脸都僵住了,他怎么也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反转,一时间不知所措,一是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二是因为他被震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八极门再厉害也只是一门一派啊!他又不能把国术界所有的门派都拉出来。
  “我可以报名了吗?”我微笑着问道,心中一片轻松,暗道易庚金果然没让我失望。
  “不能!”王通摇头道,“小庆是八极门的弟子,不能代表举办方,他说的话怎么能算数呢?”
  “对对对,我是八极门的,我刚才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吴庆连忙出来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