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众人静了一会儿,然后一片叹息。
  “早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答案了,许家大公子再公正也是许家的人啊!”
  “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失望啊!我对蛊师也没有好感啊!真是奇怪。”
  “我也有点失望,人家也怪可怜的。”
  “就是,不过现在许大公子都发话了,可就真的没戏了。”
  “是啊!谁让洗牌会是许家人开的呢!”
  ……
  “怎么样?几位应该听清楚了吧?”王通挂了电话,面带微笑,扫视着我、易庚金、萧陵、秀海禅师这几人。
  “阿弥陀佛。”秀海禅师念了一声佛号,没有接话。
  我和易庚金他们也都沉默,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通见我们不搭话,也不介意,说道:“钱蛊师尽管放心,先前几位前辈说好的事,一定会履行的,等洗牌会结束,就帮你驱除身上的戾气。”
  “没错。这件事大可放心。”吴凤图说着,对罗峰、韩虎、鬼算子他们拱了拱手,“到时候就要辛苦几位了。”
  “举手之劳。”罗峰抚须笑道,“风水局的事就交给我了。”
  “嗯,化气之事就由我和老吴联手好了。”韩虎说道。
  “好,既然如此,就请钱蛊师先上岸静候几天吧!”王通走过来,对我做了个手势,“请。”
  “呸,惺惺作态。没想到这洗牌会这么恶心,我也不参加了,钱哥,我跟你一起走。”萧陵突然说道。
  “阿陵。”我没想到萧陵会这么仗义,不由感动,“阿陵,你没必要这样……”
  “钱哥,你别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萧陵打断我。
  啪啪啪。
  吴庆突然鼓起掌来,道:“啧啧啧,真是有情有义啊!感人啊!”他看着萧陵,“不过,小子,你可要想好了,这次错过了机会,以后恐怕连报名的机会都没有了。”
  萧陵不屑地回道:“说得好像自己挺能一样,这次不是有人把瘴母干掉,你能上船?你能有报名的机会?”
  “你!”吴庆气急。
  “好了,小庆,别跟他们做无谓的口舌之争。”王通对萧陵道,“既然这位小兄弟也想一起下船,那就请吧!”
  “等等,还有我。”易庚金站了出来,看着我和萧陵,说道,“共同进退。”
  “好!”我大受感动,把准备劝他的话憋了回去。
  “道子可想好了?”看到易庚金要跟我一起下船,王通的瞳孔忍不住一缩,眼光闪烁起来,毕竟易庚金的身份非同小可,可不像我和萧陵一样,是无根浮萍。
  “小师叔,师祖特意派你来替他参加洗牌会,你怎么能走呢?”先前那个自称正一弟子的王鹤急道。
  “是啊!道子三思啊!”
  “不要再说了,我龙虎宗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易庚金摆手道。
  “唉!好吧!”
  “看来道子对我洗牌会有所误解,那改日再上龙虎山谢罪。”王通一脸歉意地看着易庚金。“请。”
  “秀海,我们也走吧!”小和尚突然说道。
  什么?小和尚居然直呼秀海禅师的法号?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小和尚身上,然后又转移到秀海禅师的身上,想看他什么反应。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那就跟三位施主同行吧!”
  “秀海大师!”这下王通急了。
  连吴凤图也不能淡定了,问道:“秀海大师这是何意?”
  “阿弥陀佛。师命难违,还请见谅。”
  石破天惊!
  众人全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秀海禅师居然说师命难违?”
  “难不成这个小和尚还是秀海禅师的师傅吗?”
  “这怎么可能呢?”
  “还有,之前小和尚说的爹爹难道是这个蛊师?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乱了乱了。”
  “不过,这是要逼宫吗?”
  “逼宫?你说笑了,光道子和黄龙寺这些人可远远不够啊!”
  “对,就算刚才道教的那些人现在也跟着站出来恐怕也是无用啊!许大公子代表着整个许家,做出的决定岂是那么容易更改的?那许家威严何在啊?”
  “是啊!不过现在逼走了道子和秀海大师,王通也没好果子吃,回头铁定得挨板子。”
  ……
  “还请大师三思而行!刚才如果得罪了大师,我甘愿接受惩罚。”王通说着,对秀海禅师施了一礼。
  秀海禅师侧身,避开这一礼,说道:“阿弥陀佛。王施主多虑了,原因贫僧刚才已经说了。”
  “这……”
  “好了,通儿,不用说了。”吴凤图打断王通的说话,“既然秀海大师心意已决,就不要再劝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是不相信秀海禅师,认为那是敷衍。
  “好吧!”
  “多谢,还请王施主多备几条船。”说着,秀海禅师转头看了看他身后那一票和尚,“贫僧这……人有点多。”
  “好!没问题。”王通阴沉着脸答应着,然后环视了一圈,阴恻恻地问道:“还有人要一起下船吗?如果有的话,王某好统计人数备船。”
  “我。”龙虎宗弟子王鹤站了出来。
  “我。”
  “我。”
  “我。”
  “还有我。”
  “我也走。”
  “再加上我。”
  陆陆续续又跳出了十几人,他们都穿着统一的道袍,看来都是龙虎宗的。
  王鹤领着这些人对易庚金行礼,沉声道:“龙虎宗众弟子愿跟小师叔共进退!”
  “龙虎宗众弟子愿随小师叔共进退!”
  “龙虎宗众弟子愿随小师叔共进退!”
  ……
  其余龙虎宗弟子也跟着齐声大喊,人数虽然不多,但他们这些道士一个个都中气十足,此时又憋足了劲,整齐划一,气势非凡,整个大厅都回荡着这句话。
  “好好好!”王通没想到还真有人站出来,不由嘴角抽搐,咬牙说了三个好。他冷冷扫视这些人,说道,“好个龙虎宗!好个黄龙寺!我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算盘,不就想逼宫让我们改变主意么?可惜啊!仅仅是你们这些人还不够格!”王通豁出去了,因为他逼走了整个龙虎宗和黄龙寺的人,这可是两个大派,他这个“大内总管”的位子是铁定保不住了,所以他失态了。
  “阿弥陀佛。”秀海禅师宣了一声佛号,没有分辩。
  “还有想一起走的吗?多一些人,可能逼宫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噢?”王通破罐子破摔了,说话非常赤裸。
  不过,没有人再会站出来了,黄龙寺站出来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小和尚,龙虎宗站出来是因为易庚金,其他不相干的人不可能站出来的,虽然有很多人同情我,因为是我的弱者,但也仅仅是同情而已,没人会为了不值钱的同情做出格的事。
  “唉!怎么就没人站出来呢?我还真期待洗牌会能让步呢!”
  “那你站出来啊!”
  “我一个无名小卒站出来有个屁用啊!你真以为这事是人多就能成的?”
  “也是,像我们这样的,拉出来两三百号人都没用,举办方还巴不得我们走呢!”
  “就是啊!更何况我也是九死一生才上了船,白白放弃太可惜了。”
  人群中倒是很热闹,可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就没有一人站出来。
  “啧啧啧,没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会有人站出来的。”王通摇头晃脑,“就这么点火力啊?我还以为你钱吉祥钱大蛊师有多大的能耐呢!看来还差一些火候,还是回娘胎多呆几天吧!顺便取个好听点的名字。”
  “王通,你想要多大的火力啊?”一个飘渺的声音忽然在厅中响起,众人想循声查看,却发现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谁?给我站出来。”
  “我飞出来行不行?”这句话倒是有声可寻,众人纷纷抬头往上看,却见天花板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他穿着一袭黑衣,像一只蝙蝠一样倒挂着。
  “这人是谁!什么时候上去的?”
  “你是猪啊!能跑这上面去的还能是谁?神盗狄乘飞啊!”
  “原来他就是神盗啊!”
  ……
  “既然你嫌火力不够,那我就来给你加点火力!”黑衣人狄乘飞从天花板上一跃而下,轻飘飘地落地。“吉祥有难,如意岂能袖手旁观?我盗门的弟兄们,都别偷偷摸摸躲躲藏藏了啊!快给老子出来!”
  “哎呀卧槽,二爷来了。”
  “二爷,我在这儿。”
  “奶奶的,我就说这个姓钱的跟我们老大有关系嘛!吉祥如意吉祥如意,这还能错得了?”
  “那如意老大来了吗?二爷。”
  人群中顿时骚动起来,然后呼啦啦跑出一片人,有六七十号人,围着狄乘飞,叽叽喳喳地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