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众人见我胸有成竹的样子,都议论了起来。这时候,帮我回去拿包的萧陵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另一边,温水也已经备好了。
  我从包里翻出一个小银瓶子打开,从里面倒出一点点粉末撒在那一杯温水里,然后递给那个患者,说道:“喝了吧!马上就好了。”
  “真是好大的口气,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吴凤图讥笑道。
  “喝了吧!”我不搭理吴凤图,对着那个八极门弟子道。
  那人有些迟疑,接过水杯,看了看吴凤图。
  “看着我做什么?”吴凤图瞪眼道,“喝了啊!难道他还敢下毒?”
  那人闻言不再犹豫,仰头把杯子里的水喝完。全场鸦雀无声,这回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个八极门的普通弟子了。
  他把杯子放下,过了一会儿,他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想把外套给脱了。众人都紧张起了,这个时候,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在场数百人的心。
  “怎么样?”吴凤图按耐不住,问道。
  “呃……”这人嗫嚅着不敢回话。
  吴凤图把脸一沉,怒道:“逆徒,实话实说,嫌我今天丢的脸还不够吗?”
  “是,是是。呃……”他低下了头,小声道:“我感觉好多了,头不疼了,有点热。”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然后是一片哗然。
  “真的有用啊?”
  “好像是的,你们看,他额头都出汗了,他那是风寒症状,出汗就代表体内的寒邪被驱除了。”
  “姓钱的刚才撒进去的是什么啊?这么有用?”
  “是蛊毒吧!”
  “不会是什么治疗感冒的药吧?会不会作弊啊?”
  “应该不会吧?这下吴凤图得哭了,那可是八极佛珠啊!”
  “不过,姓钱的如果不交待清楚,吴凤图恐怕不认账啊!”
  这时候,吴凤图沉着一张脸,对李阁拱了拱手,说道:“李神医,在场的就你的医术最高了,还请你给我这位弟子诊断诊断,看看是否痊愈。”
  “吴老先生客气了。”李阁看了我一眼,说道,“不过,我看不用再诊断了,您这位高足得的是普通的风寒感冒,只是某些原因导致体弱,体内正气不足,吃的药可能也太猛烈了,平时倒是没事,但是药力除了能够驱除邪气,多多少少会打击正气,正气不足的时候,药太猛,就会使得正气更弱,体更虚,就容易复发,复发之后再吃药效猛的药,可能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治疗很简单,只需要改用药力温和一点的方法。”
  “治疗风寒型感冒最简单就是中医八法里的汗法,只需要让患者发汗,讲体内寒气发散出来就可以了,可能大家都有过感冒发烧之后蒙着被子睡觉出一身汗就好了的经历。虽然不知道钱兄刚才往水里撒入的是什么,但想来是能使人发热的东西,喝下去之后出了汗这病就算是好了,之后只要注意不要吹风,把身子调养回来就行了。”
  李阁确实是医术不凡,从头到尾只是在旁边看着,但是前前后后却分析得非常到位,丝毫不差。
  “钱蛊师,还请告知刚才那个瓶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也好教吴某输得心服口服。”吴凤图面沉如水。
  我斜眼看着他,说道:“怎么?你想赖账?有句话这么说的,佛观一钵水,十万四千虫,那杯温水里就有无数只虫子了,光是那杯水就已经可以算是以虫治病了。”
  “强词夺理!”吴凤图脸上怒气勃发。
  我正色道:“我汉蛊一脉讲究万物皆为蛊,不管我用的什么,都是蛊。关于你这一点你不信可以问于则成于总,他对我汉蛊一脉可是知根知底的。不过,你既然都问了,我告诉你也没什么。”
  我晃了晃手里捏着的瓶子,对众人道:“这里面装的我特制的一种蛊毒,用死后的火蚁在太阳下暴晒三天,磨成粉末,混入藿香、铜钱草等几味草药,制作而成,因为主要含量是有火毒的火蚁,所以含火邪,但是又用草药中和,所以毒性不强,人服用后会全身发热,体温上升,但是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消散,并没有多大的危害。”
  “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这是专门用来骗人的蛊,因为吃了之后可以装发高烧蒙骗老师请假,所以叫做逃学旷课蛊。”
  众人闻言哄笑。
  “好个逃学旷课蛊。”狄乘飞赞了一声,旋即他又吴凤图道,“怎么样?吴老先生,可还有话说?”
  吴凤图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终叹道:“无话可说。”
  狄乘飞朝吴凤图伸手,笑眯眯地道:“拿来吧!”
  吴凤图当然知道狄乘飞这是在讨要什么,脸上不由露出为难之色,犹豫一会儿,最终一咬牙,还是从手腕处拿下那串翡翠佛珠。
  “师傅不可!”
  “不要啊!师傅!”
  见吴凤图这动作,他身后的那些八极门弟子纷纷出言阻止,显得非常急切,这串佛珠看来十分重要。
  “你们不要再说了,愿赌服输。”他将佛珠交到狄乘飞手里,“拿好,还有十万诊金稍后自会奉上。”
  “哈哈哈,好说好说,吴老先生言出必行,一诺千金,这种人品我怎么会信不过呢!给,吉祥兄弟,戴上,这可是难得的宝贝。”狄乘飞又将那串佛珠交给我。
  我拿到手里一看,纵然我不懂行情,也知道这不是凡品,这串佛珠有古篆刻字:天地九州之间,八寅八纮八极。
  这是一句古语,前面一句不用多说,后面三个词都是八方极远的意思,据说八极拳的八极就是取自于这里。
  这串佛珠黑中透绿,细腻有光泽,是墨翠制作,共有二十四粒,其中一半有刻字一半没刻字,按照一粒刻字一粒不刻字的这样间隔,做工非常精细,一看就知道是个宝贝。
  “啧啧,这串八极佛珠据传是蒋介石送给他的贴身警卫刘云樵的,以感谢他数次救命之恩。”
  “是啊!这可是无价之宝!没想到吴凤图脑袋一热用它当了彩头。”
  “也怪不得他,狄乘飞把他架起来了,让他骑虎难下,最主要的是他觉得自己不会输。”
  “谁又能想到真的可以用蛊治感冒呢?结果悲剧了。”
  我听着众人的议论,心情畅快,当下也不客气,直接戴上,然后看了看吴凤图。
  吴凤图一直在盯着我,见我看来,面部抽搐。他最后看了我手上的佛珠一眼,深深地叹了口气,仿佛一下老了好几岁。
  “于老弟,老哥没脸再呆下去了,告辞!”
  吴凤图领着一干八极门弟子走了,这回,罗峰、韩虎他们倒是没有跟他一起走,厅里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一个个都以非常好奇的眼光看着我。
  “哈哈,好,小兄弟果然没让于某失望。嗯,容于某想想考核内容。”于则成沉思片刻,突然拍手笑道:“有了!不如你就跟李阁李小神医斗医一场吧!”
  什么?
  我听了忍不住一呆,李阁的医术可是远在我之上,更何况对我还有限制,根本不可能赢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