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心里松了口气,心想这回赌对了。
  “哈哈,不冷了不冷了,冻得老子这一辈子都不想过冬了。”霍衣架兴奋得哈哈大笑。
  可还没等我们高兴多久,就感觉不对劲了。那股热意从胃里开始向外蔓延,行至四肢百骸,刚开始简直是舒服死了,可是这股热意越来越强烈,没一会儿,我竟然被热得出了一身大汗,而且浑身开始发胀,好像憋着一股气一样。
  “靠,胀死老子了,完了完了,还是中毒了,果然不能相信鼠医啊!”霍衣架大叫,显然他也遇到了像我一样的情况。
  “这是火毒!”我刚开始还抱着侥幸心理,祈祷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久,可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越演越烈,感觉整个人都烧起来一样,体内那股胀意也越来越强,整个身体好像要爆炸一样。
  我难受得跌倒在地,憋得难受,忍不住往地上狠狠捶了一拳。我用了狠劲,身下的灵芝王坚硬如石,我这一拳下去,顿时皮破血流。可我竟然感觉舒服多了,体内那股劲儿好像被发泄出去了一点。我像是抓到一棵救命稻草,拼命地用手擂地,像打鼓一样,一下又一下,不能停,一旦停下来就憋得难受,可人毕竟是血肉之躯,没多久,我就受不了,感觉手都快捶烂了,血流了一地。
  “老子热死了啊啊啊啊啊啊!”霍衣架也对着身下的灵芝王拳打脚踢发泄着体内那股劲,一边癫狂着大叫,叫着叫着竟呜咽长哭。
  我疼得两臂发颤,忍不住也眼泪、鼻涕长流,痛哭起来。


  第057章 鼠医之念


  我又痛又热又渴又胀得难受,偏偏意识却还清醒,让人恨不能一死。我泪眼模糊,艰难地道:“霍衣架,我们跳下去吧!”
  霍衣架是承受过虫化躯体之苦的,承受能力比我要强,虽是难受得泪水长流,但还是没放弃,他哽咽着:“不能跳,不将鼠医挫骨扬灰我不甘心呐!”
  “真的是鼠医想害我们吗?”虽然是吃了鼠医给的菇才中毒的,但我还是不认为鼠医是想害我们。
  霍衣架咬牙切齿地道:“十有八九,不然你看它还在吗?”
  我一愣,鼠医好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不见了。我哀叹一声,不管怎么样中毒是事实,而且现在这个问题我们而言也没什么意义。在这样的地方两个人都中了毒,就真的是神仙难救了,这种毒不同于虫毒,虫毒的话,我们还能抵抗,这是属于百草毒,除非是有羊胲子或者是能解百草之毒的木虫酒和中和一切毒素的土虫酒。可我们身边除了灵芝就没其他东西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灵光一闪,大叫道:“灵芝!霍衣架,我们啃灵芝,说不定能解毒!”
  霍衣架哑着嗓子道:“试试!”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们身下这株灵芝王大如车盖,但是它像一颗树一样,开枝散叶,上面也长了许许多多的灵芝,有大有小,有不少在我们刚才发疯的时候捶断。我和霍衣架在地上摸索,捡起一些断裂的灵芝塞进嘴里,凭着体内那股劲,竟将树皮一样的灵芝嚼烂了,但牙齿也咬崩了几颗,眼一闭,也混着血往肚子里吞。
  我们发现这样还可以发泄身体里那股劲,就拼命地吃灵芝,一直吃到肚子快装不下去了,一口牙也没剩几颗好的了。身上的状况似乎比刚才好一些了,可还是感觉燥热无比,显然并不能解毒。
  我们不由绝望了,又想到现在狼狈的样子,不禁悲从心来,仰天长叹。
  “不系(是)说毒物盘(旁)边一定会哟(有)解毒的东虚(西)吗?”霍衣架不死心地道,由于牙齿不全,说话漏风,咬字都不标准了。
  “按倒立(道理)是酱(这样)。”我也纳闷,按理说是这样才对,特别是像这种含有火毒、寒毒这种很极端的毒物周围是一定会有克制它的东西存在的。可这周围除了灵芝,还有什么?

  (这是修改版,更正了细节上的描写,添加了毒菇的名字。大家再看看,小白接着写今天的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