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接口道:“所以你才索性公开。”
  “嗯,于则成知道是你坏了他的好事,肯定会出手对付你的,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他就会投鼠忌器了,只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索性挑明了要对付你,但是我看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罢休。”
  “可是他不是说只要钱哥愿意跟李阁斗医,一切恩怨就此了结吗?难道只是说说而已?”萧陵道。
  “嗯,他那么说是想把自己撇干净,以后如果钱哥出了什么事,他就可以否认说你们之间的恩怨早就了结,除非是抓到了把柄能证明是他干的,否则就很难赖到他身上去。这个人是个老江湖,很难对付的。”易庚金最后叹了口气。
  我拍了拍易庚金的肩膀,说道:“没事,这样也好,至少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我,我小心一点就好了。说起来,今天最感谢的是你和阿陵呢!”易庚金出力最大,但是萧陵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要跟我一起下船,也很让我感动。
  “感谢我做啥,我孤家寡人,都没帮上什么,还是易哥厉害,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道子。”萧陵啧啧道。
  易庚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答应了舅舅的,就一定会做到。”他的脸色有些阴沉,“在我来之前,舅舅跟我说他跟于则成打好了招呼,只要你能上船就可以走个后门免掉考核。”
  “原来是这样,现在看来于则成之所以答应鱼哥,是因为他知道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顺利上船的,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让我参加洗牌会。”我一想也就明白了于则成玩的这一手。
  易庚金点头道:“嗯,我之后也想明白了,但还是去找他,只是他一直躲着不肯见我,我才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至于刚才出现那么多意外,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事情发展到最后确实不可控制了,那些个江湖名宿处处针对我这个小人物,仅仅是因为闫英纵吗?最开始肯定是,可是随着事态进一步的发展,就变得不那么单纯了,包含很多其他的东西,如道术和国术之争、道教内部易庚金和程果之争等等,到了狄乘飞站出来成功地煽动了群众的时候,又演变成了众门派跟举办方之争了。
  毕竟,举办方这次利用瘴母,使得各门各派的弟子都有所伤亡,肯定让他们有所不满。而我,只是意外成了双方角力的工具而已,当然,要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也闹不起来。
  “钱哥,不如我去和李阁谈一谈吧!”易庚金说道。
  “谈?谈什么?难不成要他主动认输吗?虽然他可能会这么做,但是这就没意思了。我来洗牌会只是为了见钱二。”我觉得没有必要再瞒着萧陵和易庚金了,当下就把来洗牌会的目的告诉了他们。
  “这是我跟钱二的一个赌约,我来这里只是想打听到猴果的消息去救人而已,所以能不能参加洗牌会并不是特别重要。”
  “原来是这样,钱二明显是不安好心啊!不过,猴果我还真是没听过。”萧陵道。
  “钱二这个人平时看起来正儿八经的,其实内心却是玩世不恭的人,如果你仅仅是想见他,那是好办的,说起来,这次他也是欠了你的人情,你不去找他,他可能都要来找你了。”易庚金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下,说道:“钱哥,你得有心理准备啊!今晚可能会有很多人找你送礼来了。”
  “送礼?送什么礼?”我疑惑地问道。
  “你不是毁了瘴母吗?救了一部分人,又让所有在五里雾的人都上了船,这是大恩,等下你回去,肯定会有人来送谢礼的,我估计会得到不少重礼啊!这些人除了一小部分人之外,其他大多都是有背景的,都是各大门派或者各个势力的弟子,是特意被派来历练的。”
  我愕然道:“不会吧?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每届洗牌会都是这样,但是能够通过考验成功报名的都是很少的,你这次算是把他们全放进来了,更何况还因此使一批人得救,虽说被送来历练有死伤在所难免,可谁都希望少出点意外,他们怎么样都得承你这个情,如果真有来送礼的,你就安心收着好了,这些门派、势力个个都富得流油。”
  我失笑道:“那我倒是好奇他们会送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