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看也是,不过,李阁认输的时候可把我吓死了,差点以为这次要输光了。”
  “我也是啊!还好恩公没接受,有骨气啊!”
  “反正莫大王干预了,恩公输了也没事。”
  ……
  等待的过程中,台下众人又议论开来。我随便张耳一听,听到的都是不看好我的言论,我再看易庚金、萧陵他们,也都一个个神色复杂地看着我,大概也不怎么看好,这倒是有点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我心里憋着一口气,你们都不看好我,那我就赢给你们看看!
  可是现实却让我无力,我确实很难赢。
  李阁最后出的方子是很普通的杀虫方子,并不是很出彩,而且,依照这个方子来逆推理,病患腿部的病因应该是虫子导致的,对于我这个蛊师来讲,杀虫的方子我是知道很多的,其中有不少比李阁那个方子简单有效的方法,所以单从这个方子上来讲,我有信心能胜过李阁。
  可是还不够,我目前的形势太不利了,前面我们各出了三个方子,可以说是斗了三场,而这三次我全部都输了,仅靠最后一场就想扳回之前连输三场的带来的劣势,难度是非常大的,更何况对我还有限制,这也是我之前突然顿住的原因。
  到底该怎么办?要用蛊,又要极其出彩,我脑子闪过很多很多想法,又一个个否定,可惜留给我的时间太少了。我正思索间,病患就已经被带上来了,她依旧坐在轮椅上被推上来的,脸上带着面具,头微微歪到一边,可见她还没有恢复神志。
  她被推到T台的中间,于则成微笑地看着我,说道:“钱蛊师,患者给你请上来了。”
  “嗯,好,我再看看她的腿吧!”我走上前,把患者的裤子捋上去,一边观察,一边迅速转动脑筋。一方面自然是拖时间了,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另一方面我也确实想再看看她的腿部。
  我接着又看了患者的手、脖子等裸露出来的肌肤,虽然说皮肤都很枯槁,但是并没有其他症状出现,这说明患者可能一直是腿部出现问题,肺气不足是内因,外因主要是在腿部。
  我再次确认着这些信息,陷入思考。
  “钱神医,你还要想多久?总不能让大家都在干等吧?”于则成打断我的思路,他有些不耐烦了,对我的称呼也从刚才的钱蛊师改成了钱神医,讽刺意味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