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我没搭理于则成,因为我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问李阁:“李兄,你确定你那个杀虫的方法能根治她腿部的皮肤病么?”
  李阁迟疑了一下,说道:“得先补肺气,调理好身体,再用杀虫法,是可以根治的,如果内部调理不好,她腿部的皮肤病估计是没办法根治,之前肯定也是因为没把肺气补足,腿部的皮肤病才一直反复的。”
  我笑了笑,说道:“那我知道了……”这句话我只说了一半,完整的话应该是我知道制胜的关键了。
  李阁愣了愣,说道:“钱兄,难道你……”
  我点头道:“没错,可以试试。”
  李阁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打的哑谜在场除了少数几个明白人清楚,大部分都很迷糊,一个个迷惑地看着我们。
  我也不解释,因为我也没把握,我现在只是知道怎么样可以赢李阁,但是不代表能够做得到。
  只是也没多少时间给我思索了,我对于则成道:“于总,请给我准备一些东西,就是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
  于则成自信地笑道:“钱蛊师尽管放心,我这之州号上不敢说什么都有,但是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你且说说看,你需要些什么,不过,我想先问问,你用来做什么?治病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想现场给患者治疗,这应该是允许的吧?”
  “不用现场治疗,你直接说治疗方法就成,让莫老先生他们评定就行,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他以为我在拖延时间。
  我摊手道:“我用的方法比较特别,必须现场治疗,让大家看到疗效。”
  于则成的眉峰蹙起,马上又展开,说道:“那好吧,你说,需要些什么。”
  “有纸笔吗?我写上给你吧!”我又机智地给自己争取了点时间。
  “准备纸笔。”于则成喊了一句,马上就有人拿着纸笔走上台。
  尼玛,这么快!我嘀咕了一声,无奈地接过,在纸上写了起来,我写得有些慢,因为我一边写,一边斟酌,良久,等大家都快不耐烦的时候,我才算是写好,上面涂改了很多,我撕下那一页纸递给于则成。
  他看了单子后,十分惊讶地看着我,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要用这些治病?”
  “嗯,怎么了?弄不到这些东西吗?”
  “你确认这些东西能治病?”
  “当然,能弄到么?”我肯定地道。
  于则成的眉头不经意地锁起,然后笑道:“好,我倒想看看你怎么用这些东西给她治病。”说着,他把手里的单子递给刚才送纸笔上来的人,吩咐道:“快去,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东西准备好!”
  “是。”那人领了单子匆匆下台准备去了。
  “卧槽,写的是什么啊?”
  “我也想知道,刚才于则成一副活见鬼的的表情呢!”
  “是啊,好好奇,不知道写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台下议论纷纷,都表示很想知道我用的什么药。
  “钱兄,能否告知你刚才写的都是哪些药材么?”李阁耐不住问我。
  “我再写个吧!”本子和笔还在我手里,我在本子上重写了个,这次倒是很快,因为并没有很多东西,刚才慢是因为边写边想的缘故。
  我写的过程中,李阁就就凑过来了,还有莫寒、张芝、田仿三人也都像好奇宝宝一样围了上来。我很庆幸是在台上,如果在台下,估计全都围上来了。
  “这……”田仿看了之后有些说不出话来。
  “简直是胡闹!这能治病?”张芝怒视着我。他的反应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他是经方派的,用药用方极其谨慎,我要用的那些东西在他看来简直是大逆不道。
  李阁和莫寒则在苦苦思索。
  “哇靠,到底写的什么啊!”
  “我们也想看药方啊!”
  “对啊,把药方也给我们看看呗!”
  “就是,这样打哑谜有意思吗?”
  李阁他们四人不同的反应让台下的人好奇心更重了。
  “成,传下去吧,让大家也看看钱神医用的都是些什么药。”于则成笑着说道,他似乎是很不看好我的方子。
  “卧槽,这都是些什么啊?”
  “人虱卵三枚,、疥螨卵五枚……妇炎洁七桶……这都什么玩意啊!”有人大声把纸上写的东西都念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