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嗯,他应该知道醉草的底细,不过,他是个不肯吃亏的人,又精明,想从他那里换取想要的信息要花很大的代价,不到万不得已不建议去找他。”
  我说道:“如果走投无路的话,那也只能去找他了。现在我们还是出去吧,我得去找霍衣架。”想想我就很愁,小七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真的无颜面对霍衣架。
  “出去?这个山谷,我看是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
  “什么意思?这里有什么危险吗?”我顿时警觉起来,张如意这话说得倒是淡定的,但是我能感觉到其中的凝重。
  张如意微微仰头,环顾着四周,问道:“你不觉得这个山谷很奇怪吗?”
  “奇怪?”我也学张如意,仰头四下张望,满世界都是葡萄藤和草龙珠,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你是说这个山谷的本身吗?这么说起来的话,确实有点奇怪,整个山谷长满了草龙珠,这已经是一种奇景。”
  “不仅是这样。你走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很多石墙?”
  “有。”
  “这些石墙肯定是人为堆砌的。”
  “那这代表什么呢?难道这山谷里有人居住吗?”
  张如意道:“有没有人居住现在不清楚,但是你看……”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一个指北针。
  我定睛一看,发现那个指北针里的指针居然不停地打转。
  “地磁异常。这个山谷这么隐秘,里面又有人为布置的痕迹,应该藏着不小的秘密,估计不会让闯进来的人全身而退。”
  我不禁颦蹙眉头,说道,“这就麻烦了,这个山谷这么大,而且全是葡萄藤,很容易就迷失方向了,想往回走都不见得能出得去。”
  张如意说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们先往回走试试,这里不宜久留。”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又道,“要不要歇歇?我看你状态不太好。”
  我摇头道:“没事,撑得住,还是快离开这里吧,这个地方确实不宜久留。你帮我背包就行!我背小七,哦,还有小七的包。”
  “行。”
  随即,我们开始往来的方向往回。张如意自己也背着个登山包,加上我和小七的登山包,重量已经超过小七的体重了,但我的身体素质本来就比张如意差,而且又折腾了这么久,走了一阵,就感觉体力不支,只好停下,兑了点蛇蛊酒喝,歇息了一会儿再上路。
  就这样走走停停,我们在这个草龙珠谷里转悠了大半天,发现了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我们迷路了,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走不到头,而且一个人影都看不见,连大点的动物都没有,只有一些鸟和虫子。
  我本来想让流氓蝉出来,飞上天给我们指路,可我用召虫诀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陷入深层次的睡眠中,怎么叫也叫不醒。
  “怎么办?”我忍不住问道。
  张如意倒是很淡定,宽慰我道:“别急,在这里起码不缺食物。我们可以等晚上,天气好的话,能看到北极星就有方向了,现在先歇歇吧!”说着,他停下了脚步。
  我也停住,将小七轻轻放下。我感到口渴,随手在身旁的葡萄藤上摘了一串草龙珠,边吃边道,“现在是不缺食物,等草龙珠的果期一过,就缺了,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不愁吃喝,也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
  张如意看着我,说道:“你太焦虑了。”
  我被他说中,闷声不说话,主要是小七的事让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现在又面临这样的困境,心里确实是很焦虑。
  我吐了口气,看着安静地躺在地上的小七,问道:“张如意,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张如意似乎没料到我会问他这样的问题,有些愕然,良久之后,才轻轻地说道:“我觉得喜欢就是在意,如果很在意一个人,那应该就是喜欢了。”
  “喜欢就是在意。”我咀嚼着这句话,觉得挺有道理的,于是又问道,“那爱呢?爱情的爱。”
  张如意摇了摇头,回道:“我不知道。”
  “好吧!”我没有得到答案。我喜欢小七吗?这是肯定的,喜欢,但是爱吗?爱情的爱,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才叫爱情。
  张如意没有再说话,靠着一棵树上,闭目养神。长久的沉默。
  天渐渐暗下来了,白天的天气不怎么好,除了我醒来的那会儿出了会太阳,就一直阴沉沉的,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晚上天气额外好,出现了很多星星。
  我不会辨认北斗七星,就问张如意:“看到北极星了吗?”
  “还没有,等一等,时间还早。”
  “难道除了看北极星,就没有其他辨别方向发方法了吗?”
  张如意道:“有,可以依靠一些动物的生活习性和植物生长特性来分辨方向,但是生态不同,这些东西可能会改变,小不周山本身就是一个独立封闭的生态圈,这个山谷很奇怪,说不定是另一个独立封闭的生态圈,所以那些方法并不是很靠谱,而且,没有参照物,我们在这里可能没办法保持直线行走,走着走着就歪了,我们需要即时的方向指明,最靠谱的方法,就是看北极星。”
  “但是我们这里地势不高,能看到北极星吗?”我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个不好说,我们虽然在北半球,但是北极星的高度跟地面的夹角是根据我们这里的纬度来形成的,我们没在地平线上,可能视线会被阻隔。不过,也没什么事,不行的话,也可以借助太阳辨别方向。在这里,太阳总是可以看得到的。”
  我说道:“好在这些石墙、树木的间距比较大,不然,连天空都看不见。”
  “嗯,所以不要慌,能看见天空就好办。你先睡会儿吧,等下如果出现北极星我就喊你。”
  “嗯,好,我睡会儿。”我略一犹豫,便应下来,发生这么多事,我消耗的心神和体力很大,确实要好好休息。
  我身心俱疲,很快就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