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一睡睡到了凌晨十二点,张如意把我叫醒,说看见北极星了。
  “凌晨十二点多。最亮的那几颗星就是北斗七星,你再往上看,那里有颗暗一点的,就是北极星,走,我们朝北边走,走得快的话,说不定今晚就能走出去。”
  我抬头望去,在满天繁星当中,发现了最亮的几颗,排列成勺状,然后又看到了那颗北极星。
  我这才想起现在的处境,彻底回过神来了,睡意全无。我连忙起来,将东西收拾好,背起小七,跟张如意一起就朝着北极星的方向出发。
  在北极星的指引下,我赶了两个多小时的夜路,我吃饱睡足,精神劲头好了很多,中途只歇了一次。只是让我心焦的是,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到头,当时我从谷口到小七那,只用了半个小时左右。
  我们赶路,所以速度很快,不亚于部队强行,两个小时,接近走了二十公里了,我们是朝一个方向走的,这样都没走到头,只能说明这个山谷的直径要超过二十公里了。
  这个山谷真的有这么大吗?
  我们怀着这个疑惑继续前行,可令我们绝望的是,我们一直走到破晓,天上的北极星都消失,还是没走到头。
  “怎么会这样?”我看了看时间,六点整。
  我们从十二点半出发,最开始时速应该有每小时十公里左右,到后面太累了,速度倒是慢了不少。
  张如意道:“我们走了四十八公里路。”
  “四十八里,什么概念,四万八千米,如果这个山谷的直径超过四万八千米,以圆形来估算的,那面积得多大?”我一边喘气,一边用心算,“一千八百多平方公里,换算成平方米的话,是十八亿平方左右,我们县也才两千多平方公里啊!”我不敢置信。
  而且霍衣架说整个大通天箩也才一百多平方公里,虽然这个面积可能不准,但是出入应该不会很大,这个山谷怎么可能有这么大。
  张如意说道:“如果它的直径真的超过四万八千米的话,那么它不可能是圆形的,这条裂缝最宽的地方都没有四万八千米,这个山谷可能是长条形的。”
  “所以我们恰好是横向走吗?”
  张如意望着刚刚冒出头的太阳,说道:“有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就是,我们依旧在转圈。”
  “可是我们一直按照北极星指的方向前进的啊,怎么可能还在转圈?”我虽然也有过这样的怀疑,但又觉得想不通。
  “眼睛是会骗人的。我们可以再试试,现在出了太阳,也可以辨别方向。不过,我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我嗯了一声,走了一晚上的路,又是急行,还背着个人,我也是累得不行了,全身的肌肉又酸又痛,特别是腰,一直都弯着,这会儿都感觉直不起来了。
  张如意将背包放下,活动了下筋骨,才坐下来。
  “用太阳辨别方向需要借助手表,看时间,但是必须是当地时间,北京时间没有用,经度每差一度,就相差四分钟,五岭的经度,是110度至116度之间,中间差了六度,我们不知道现在所处位置的精确经度,只能判断大致方向。”张如意说着,将左手袖子略微挽起,露出一只精致的机械手表。
  我拿眼一瞥,感觉有些诧异,因为他手上这支手表样式非常秀气,秀气到无法用中性太形容了,很女性化。如果在其他时候,我可能要打趣一下了,但是现在却没这个心情。
  张如意将手表取下,说道:“北京时间是按照东经120度来算的,五岭的经度是110至116,所以跟北京时间相差16分钟到40分钟,现在是北京时间六点,当地时间大概是六点十六到六点四十之间,就按照六点半算。”
  张如意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表站了起来,“当地时间0点是正北方向,太阳转一周,时针转两圈,因此要除以二,当地时间六点半,也就是三点一刻。”
  说到最后,他将手表放在地上,缓缓转动,将三点一刻的位置对准太阳,然后指着手表上的十二点的方向,道,“如果经度精确,那这个位置就是正北方,但是现在经度不是很准,所以只能判断这里是北方了,但没关系,我们只要有个方向就行了。”
  我地理学得不好,因此听得迷迷糊糊的,说道:“你地理这么好?”
  张如意失笑道:“涉及的只是基础知识,只要知道手表定位的这个方法就行了,很好掌握的,不过要知道纬度。”
  “你来五岭之前,查过这里的资料吗?”
  “嗯,去一个地方之前,必须要了解那里的详细资料,历史、地理、物产等,我们都是从省志看起,看到市志、县志、乡镇志,因为这些都有可能关乎到自己的性命,丝毫不能马虎。”
  我不由咂舌,说道:“那得花多长时间?光一本省志就有得看了。”
  “资料这方面,一直是老五在负责,她会进行筛选,有用的信息她会留下来给我们看。经纬度是最基础的有效信息,肯定是要记住的。”
  我感叹道:“你们可真专业。”
  张如意笑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你现在能走吗?”
  “可以。”我咬牙道。
  “那行,我们走吧,你在这里做个记号,边走边做记号,这样就知道是不是在转圈了。”
  “好!”我从我的背包里拿出记号笔,在地上写了如意两个字,特大加粗。想了想,我在后面加了个1。接着,我们就出发了,每走个几分钟左右,我们就停下来,我做记号,张如意就即时辨别方向。我顺着1234的序列往后写,可当我写完39,就再也没机会往下写了,因为我们回到了记号6的地方。
  我脸都绿了,停下来,将小七放下, 喘了几口气,沉声道:“这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我们确实是按照直线走的啊,难道这个太阳的是假的?之前看到的北极星也是假的!”
  此时此刻,张如意也是眉峰紧皱,他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盯着旁边的一堵被葡萄藤和草龙珠占领的石墙,说道:“太阳和北极星不可能是假的,应该是这石墙和枯木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光线发生折射或者反射的现象,影响我们的视觉,导致我们每到一个地方,看到的太阳和北极星的方位都不同。”
  “有东西?镜子吗?要不爬上去看看?”我抬头去看周围的石墙和乔木,入目一片绿意,除了葡萄藤和草龙珠,没任何发现。
  “我上去看看。”张如意说着,将背包卸下来。选中了旁边的一棵枯死的乔木,走了过去。枯木上爬满了葡萄藤,藤上结满了草龙珠,张如意嫌那一串串草龙珠碍手,摘下就扔旁边扔,他一边清理着藤上的草龙珠,一边往上爬。
  这棵枯木就五六米,没多久,张如意就爬到了顶端,他在那观察了几分钟,然后直接从那上面跳到另一边相隔三四米的石墙上,身手矫捷得很,他在那块石墙上呆了半分钟不到,又跃到另一棵树木上,最后才下来。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张如意轻轻摇头,说道:“没有在上面发现异常的地方。”
  “那影响视觉的原因是什么?”
  “不知道。不过,我在上面看见了一棵巨树,矗立着,又有点像一个建筑物,我感觉可能是这个山谷的中心,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我精神一振,说道:“得去啊!如果是建筑物的话,说不定有人,有人就好办了,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
  张如意点头同意,我们只是无意闯入这里,并没有探究别人秘密的想法,如果这个山谷有主人的话,大可以让他放我们出去。
  当下我们就朝着那个异物所在的方向出发,每走一段路,张如意都要爬到石墙或者树木上,去确认异物的方向。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在地面上就能看到那个异物了,因为它很高,非常显眼,远看确实像棵巨树,我们又走了二十来分钟,终于到达那里。
  那确实是一棵参天巨树,估计十人难抱,高度也吓人,估摸着起码有五六十米,在这山谷里,可谓是鹤立鸡群。它身上自然也被葡萄藤爬了满身,因为树太高,葡萄藤从最顶端的主干、枝干一层一层垂盖下来,像一个巨大的帷帐,帷帐外还结满了一串串青莹如坠的草龙珠,好似被珍珠饰满了,非常壮观。
  我和张如意都被这鬼斧神工般的奇景震撼到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我惊叹道:“我觉得,这个山谷可以叫做草龙珠谷,我们面前这个可以叫做草龙珠帐。不过,这草龙珠帐我怎么觉得有点似曾相似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张如意撇头看我,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以前见过?”
  “我想起来了,我很小的时候在我爷爷的书房里看过一幅古画,画的就是这个!那幅画的名字就叫草龙珠帐。我说这名字怎么张口就出来了。我记得那幅画上还有题词,我想想……前面不记得了,后面好像是这么写的:长高数仞,荫地幅员十丈,仰观若帷盖焉。其房实磊落,青莹如坠,时人号为草龙珠帐焉。”不知道为什么,这本该湮灭的记忆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非常清晰。
  张如意开口道:“荫地幅员十丈……里面应该中空的!进去看看。”
  “中空?难道还真是个天然帐篷。”
  我们迫不及待地走过去,拨开外面层层叠叠的葡萄藤,发现里面果然有一块巨大的荫地,令我们惊讶的是,荫地的中心居然有一间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