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走廊过去,是用来采光的大天井。天井上边有个大厅,本来应该是摆放先祖牌位的地方,但现在也空空如也。天井下边是个门厅,是正门的位置,我们在屋内往外看,就看到门后面,从上到下,闩了十几条长木杠,把整个大门封得死死的,难怪我们之前在外面推门跟推墙一样。
  天井另一边也是一条走廊,和这边是一样的格局,一条走廊,走廊两边各有两间房。中国古建筑就是讲究对称。
  我说道:“这好像不是下山虎的样式,下山虎总共只有四间房,不过,这屋子建在这里面,也不需要什么样式了,最起码这天井就不需要了,又不透光。”
  张如意道:“这里有人居住的时候,上面应该有光可以透下来的吧,我刚在那几间房里特意观察了屋顶,发现都有透明的采光瓦。”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电筒四处照射着,突然他发现了什么,叫道,“你看天井的中央,那口水井旁边。”
  我凝目看去,发现那里有一堆黑乎乎的东西,这里光线暗,离得远也看不太清,就说道:“过去看看。”
  我们下到天井,走到近处一看,发现是一堆燃烧过剩的东西。
  张如意从里面扒出一根没烧完的木棍,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这应该是一条凳子腿或者桌子腿之类的,住这的人在离开的时候应该把宅子里的床、桌子、椅子、凳子这些可以烧的东西全部都放在这里烧掉了。”
  我有些不解:“为什么要烧掉这些呢?一把火把这屋子烧掉不更省事吗?”
  “不知道。”张如意摇摇头,又猜测道,“可能是表示不会再回来的决心吧!”
  我琢磨了一下,说道:“好像有那么点道理,不过,这也不关我们什么事了,我只是好奇,到底什么人会住在这里,而且建了这么一座宅子,如果说隐居的话,那完全没必要建成这样吧,应该因地制宜才对,建这房子的材料也不知道怎么弄进来的。”
  张如意道:“这宅子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什么秘密?”
  “还不知道,那边还有四间屋子,我们过去看看吧!”
  我对这宅子也很好奇,自无不允,跟着张如意去了天井另一边的四间房,这四间房也都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其中有一间有一些木屑,张如意猜测是柴房。走廊的尽头是另一道门,我们开门出去看了看,发现门外还有一个间小房,进去一看发现是茅厕,里面臭不可闻,我看了下,赶紧回了宅子。
  我们来到天井上方的大厅里,我感觉腿很酸,忍不住抱怨地道:“这个破地方,连把凳子都没有。”
  张如意不说话,将包扔地上,对我道:“累了吧?那就先在这里歇脚吧!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你把姑娘放下吧,我给你拿个睡袋……”
  “好。”我点了点头,一直这么抱着小七,累不说,还不方便。
  我们就把睡袋铺在大厅的地上,让小七躺进去。我解放了双手,一身轻松,对张如意道:“我帮你看看吧,你刚才那样子把我吓到了。”
  张如意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现在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脱困吧!”
  说起这个,我就有些泄气,说道:“有什么办法?就算是没有那两只鹰,我们也走不出这山谷,昨晚都走了一个晚上了,何况外面还有那两只鹰守着,打也打不过它们。”
  张如意皱紧了眉头,说道:“那两只鹰确实麻烦,我们想要出谷,必须解决它们。可是我们没有合适的武器,我短时间内也不能出手。所以,只能另辟蹊径。”
  “另辟蹊径?你是说这个宅子吗?”
  张如意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个宅子太反常了,肯定有秘密,说不定藏有出去的通道。毕竟,这山谷地形复杂,像个迷宫,直接出去很麻烦,住这里的人要出入山谷的话,很可能是有捷径的。”
  “你这么一说是有道理,如果真的是另有通道的话,那肯定会有机关,可是这宅子我们刚才也找了一遍,完全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如果有机关,怎么连个掩护都没有。”
  “刚只是匆匆看了一遍,得仔细找找。”张如意说着,对着小七努了努嘴,说道,“你在这看着她,我再去看看。”
  我本想跟他一起去,但想想这个宅子阴森森的,小七这里确实要个人看着,就说:“那你去吧,有什么发现喊我。”
  “好。”
  张如意走后,我从包里翻出一张麂皮,铺在睡袋旁,盘坐下来,打算好好捋一捋这事情,但一坐下来,倦意就涌了上来,昨晚绷着精神走了一宿,刚又遇到惊心动魄的险情,身心俱疲,这一放松下来,就开始犯困。
  这个地方让我没安全感,我本来不想眯眼,但上下眼皮打架,招架不住了,就打了个盹。这一闭眼也不知道多久,直到听到张如意在喊我,我睡得浅,他一喊,我就醒了。
  “钱禹,你来看这里……”
  我睁开眼,发现张如意蹲在天井里的水井旁边,冲着我喊。我爬起来,感觉右腿有点发麻。
  “你有发现了?别告诉我通道在这井里啊!”我一瘸一拐地往水井那走去。
  这口井我之前就注意到了,因为水井上取水的辘轳非常显眼,辘轳头上井绳缠了一匝又一匝,说明这根井绳很长,井很深。我用电筒照下去,没有看到水光,是口枯井。
  “你看这里有字。”等我走到张如意身边,他指着井口的一个地方。
  我闻言蹲身去看,发现那里刻着三个繁体字:困龙井。字是阴刻的楷体,笔法朴厚灵动,古拙方严,这种同时具有楷体和隶书神韵的字,只有魏碑书法。
  “镇龙井,这名字倒取得有气势啊!”说着,我忍不住再次探头往水井里看,因为这次是蹲着的,头探过去,脸几乎贴着井口,一股寒意从井里冒起,迎面扑来,我忍不住一个激灵。
  井口的边缘处布满了青苔,井里面乌漆墨黑,射灯的光束照下去,看不到底。我连忙直起腰,总觉得会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井里猛地蹿出来,一口咬住我的脸。
  “你来看这边。”张如意站了起来,往门厅那个方向走。我起身跟过去。
  张如意在门后面停住了脚步,手电筒往上照。我跟着抬头往上看,却见大门之上,居然悬挂着一幅牌匾!
  刚开始我有点懵,怎么回事这是,牌匾不应该挂在宅子外面,屋檐之下大门之上的门屏上吗?怎么这里还反了,还挂门里边,谁看得见啊,而且这个正门还是被封死的。
  我再一看牌匾上的字——困龙宅!同样是遒劲有力的魏碑书法,跟井口的字同出一辙,显然是出自一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