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痛!无边的痛!

  刚才癫狂的时候感受还不是特别深,现在停歇下来,就让人无法忍受了。

  “痛死老子了,不报复鼠医我的心怎么能平衡!先弹鸡鸡一百下,再阉掉!”霍衣架呲牙咧嘴。

  我不由翻白眼,有气无力地道:“万一是母的呢?是不是要强奸一百遍?要去你去,这事我可不干。”

  “呸呸呸。弹鸡鸡就由我来,是母的就算了。”

  我忍不住笑,可这一笑牵扯起脸上的伤痕,疼得我嘶了一声,好半饷才缓过劲来,问道:“不过,真的是鼠医要害我们吗?”

  “操,这事现在想想,我想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们也渐渐适应了缺牙说话,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发音不标准了。

  “怎么回事?”我来了劲,这事我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不出鼠医的动机在哪里啊!

  “它不是要害我们,但是我敢肯定它是有意这么做的。你不知道鼠类的进食习惯,它们什么都吃,但它们非常谨慎,为了不误食毒物,吃东西从来都是先尝一小点,再慢慢增加的,它们认识的东西都是这样,不认识的就更小心了,它们将食物放置在其他动物的洞口或者必经之处,看它们吃了没事之后才会安心去吃。我想鼠医肯定是想吃那种极地菇,但是又怕中毒,所以让我们做实验。呵呵,我们这次可能是被它耍了,老鼠聪明着呢!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比老鼠还精,总没听过用比猫还精这话来形容人的吧,只听说过馋猫馋猫,也没听过馋鼠馋鼠,猫馋鼠精虎凶,各种动物都有其特性。”

  “你的意思是我们被它当成小白鼠了?”霍衣架这种推测让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心说我们人类一只拿小白鼠做实验,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沦为老鼠的实验品。

  “是啊!之前我不是说了,不要以人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动物,动物的思想虽然很简单,但往往会有神来之笔,像小孩子一样,经常会做出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

  “不对。你这样说,虽然也有道理,但也只是你自己的推测,不见得一定是这样。这种极地菇所含的火毒能抵御寒毒是没错的,也许鼠医自己吃了没事,所以才会给我们,没想到我们会承受不了。而且,如果鼠医只是想试出极地菇能不能吃,为什么偏让我们试,这里又不是没有其他动物。更何况,我们刚救了它,它不应该会这样对我们吧?”

  “如果它不知道是我们救了它呢?要知道它那个时候是昏迷的,当然也许意识是清醒的,假设它当时没有意识,那它就不知道是我们救了它,也没有报恩不报恩之说了。它是在我们上桥之后才跟过来的,我想,这个地宫里,除了鼠类,会吃蕈类的动物应该没有,或者有,但是应该都承受不住寒气过不了桥。而大多数极地菇一旦离开适合的环境就会迅速蔫坏。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我们,是没有其他动物可以帮它完成任务的。”

  讲到这里,霍衣架顿了顿,继续道:“当然,像你说的,这只是我的猜测,事实怎么样谁也不清楚,就算抓到鼠医它也没法告诉我们,又不会说话。更何况,就算是会说话也会骗人。”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当事人是只鼠的话,我们只能按逻辑去分析,推测出来的东西只能说是无限接近真相,因为这种情况是无法百分百确认的。只是我更倾向于我自己的看法。

  我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肥白鼠目光盈盈看着我的样子,但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它后来又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