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或许有什么急事吧!也可能是见我们中毒去给我们找解毒的东西来。我心里拼命地为肥白鼠找借口。我自己反应过来,也觉得好笑。我后来前思后想,觉得这事非常有意思。
  因为我对肥白鼠一直充满好感,所以它做任何事,我都往好的方面去想。而霍衣架因为他爷爷的事,对所有的动物都怀有戒心,所以肥白鼠任何行为在他看来似乎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从一开始说起鼠医的生存之道的时候,他就是这样。

  但事实上,肥白鼠到底是出于报恩给我们极地菇,还是想让我们当小白鼠做实验品,又或者是有其他目的,只有肥白鼠自己知道真相了。可惜的是我们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这只肥白鼠,这件事倒是成了一桩悬案。

  当时的我们也没多想这事,还能活着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我们在地上躺了很久,一直到河面上所有的寒精蝠都销声匿迹,才算是慢慢缓过劲来,疼痛感也渐渐减轻。

  我们本以为身上的伤会很重,可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除了些皮外伤,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反而觉得神清气爽,更奇妙的是身上的伤痕居然开始结痂了。搞得我们一阵诧异,就是吃了那么多灵芝也不会这么见效吧,霍衣架认为多半是极地菇的原因,但是这个猜测是否靠谱也不得而知,刚才那么折腾下来,复杂得很,谁知道到底是极地菇的原因还是灵芝王的原因,或者是蝙蝠血和寒精夜明砂,抑或是四者皆有。我们也懒得废精力去猜测,正难受着呢。

  虽说现在精神饱满、体力充沛,但刚才又是浴蝙蝠血,又是抹夜明砂,还出了一身臭汗,身上粘乎乎的,一股怪味,让人受不了,我和霍衣架都恨不得立马跳进水里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但是我们却不敢再冒险往地下河里去了,之前是没办法,反正要清洗身体还有其他去处,我们进来的那里就有水。

  只是在这之前还有事要做,我们先去看了下莫文的情况,这家伙只是被冻晕了,被霍衣架抱过来之后放在一堆乱石旁边,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做相应的措施,这时候去看,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了,体温都恢复正常了,只是依旧在昏睡,拍了几下脸,没叫醒,我们也由他了,只要人没事就好。

  于是我们又施针过了桥,到祭台那边却发现养蛇人已经被冻死了。这混蛋虽说死不足惜,但见到有人在我们面前死去,心中不免恻恻,将他尸体搬过桥这边来,免得日夜受蝙蝠屎尿所淋。

  最让我们难过的是,搜遍他的全身都没发现宝螺。霍衣架破口大骂,说是后悔之前在上面的时候没将养蛇人做掉。

  我也忍不住唉声叹气,来悬水湾就是冲着那宝贝来的,谁知道发生一系列的意外,九死一生,到最后还是一场空。我很不甘心,但是养蛇人已经死了,又没有线索的话,要找到宝螺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抑制住心里的烦乱,问霍衣架道:“你们之前审问养蛇人的时候就没问出任何线索?”

  “能问出朵什么花来?他被你弄哑了,一句话都没说。我跟莫文那混小子也讨论过,他应该没多少时间去藏宝贝的,要么是随手扔哪个角落了,要么是自己带着。自己带着不可能,都搜身不下十遍了。所以说这事麻烦,如果他扔悬水潭里了就没办法了,我们现在都出不去。”

  “扔悬水潭里还好一点,我们总能想办法出去的,要是扔在这地宫里,那找起来就辛苦了。”我说着,突然心里一动,说道:“说不定……”


  (今天还有一段,因为肥白鼠的剧情被猜着,多更一点做奖励。大家再猜猜宝贝被养蛇人藏哪里去了,哦不。。。不能再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