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当然,这些我都是在泰婆婆留给我的那本书里看到的,当时看到的时候还心想要是能碰到这种蜃虫,真是死了也值了,因为这种蜃也被列为几大不可能存在的虫种之一,毕竟太过虚幻。所以很多蛊师认为这东西跟龙、凤一样,是古时候的蛊师虚构出来的东西。没想到还真有,而且还让我碰见了,能遇到这种罕见蜃虫的人生固然是精彩极了,但是陷入它制造的蜃境里那真是糟糕透了。

  “怎么办?”我有些六神无主。

  “别慌别慌。办法可以想,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办了。”霍衣架虽然劝我别慌,但自己明显也没了注意。

  碰到这种虫就算是泰婆婆复生也没辙啊!因为我们对蜃境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只知道在蜃境里,人的各种感觉都会被保留下来,如同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一样。人陷在里面,除非将蜃境打破,或者是这个蜃境自己崩塌掉,否则是出不来的。

  我估计那个龙门派的掌教当时就是这么出的蜃境,只是我们恐怕很难做到。想到那个道士,我就想起一件事,问霍衣架道:“那个龙门派的掌教不是说六十年后他自己不来,也会派他的传人来降服这只蜃龙的么?”

  “难道你想等他来救我们么?都不知道这个事是真是假,我也是听来的故事。就算是真的,他也不见得能来,说不定早就忘记了,或者没活几年就死了,连传人都没来得及找呢,这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不知道现在过了多少年了。总不可能这么一直等下去。谁知道他妈的这林子里还真他妈藏了一条龙啊!”

  我也忍不住苦笑,虽然说不是真龙,但是对我们来说,都没差别,反正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我唉声叹气地道:“难怪那些进白雾林的人和动物基本上都消失了。”

  “对了,莫文!”

  “把他叫醒!”要不是霍衣架说起,我差点都把他忘了。

  我们快步走到莫文身旁,蹲下来,拍他的脸,没醒。我心里隐隐感觉不妙,不会是叫不醒了吧?果然,不管我们怎么折腾莫文,他就是不醒,掐人中,挠痒痒,都用过。我们甚至将他的嘴巴捂住,然后捏住鼻子,他吸不到气小脸憋得通红,但就是不醒。搞得我们都没了脾气,总不能把他憋死。

  “操,肯定是那条该死的蜃虫搞得鬼。”霍衣架骂着。

  “蜃龙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莫文除了叫不醒,其他的状况一切正常,呼吸平稳得很。我们都知道是蜃龙不想让莫文醒,但却不明白蜃龙的目的。想了想,我对霍衣架说道:“如果莫文真的不是个人,那他到底是什么?是鬼?是野兽?或者说压根就是不存在的。不,不对……”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那本书里对蜃虫的描述,顿了顿,继续说道:“不对,蜃虫是没有想象力的,它所制造的蜃境里的一切东西都是现实中存在的,至少曾经存在过。它无法凭空制造,只能复制。我知道为什么悬水潭里的水是咸的了,因为大部分蜃虫都是生活在海边的,它记忆中的水就是咸的。”

  “是啊,这个地宫和地宫里的那所地下精神病院都是存在的,至少以前存在过,现在还在不在就不知道了。”霍衣架道。

  “那莫文十有八九就是一头野兽了?难道是貘?只是在蜃境里变成了人形?那他给我们讲的故事是假的咯?”

  霍衣架摇了摇头,说道:“谁知道是真是假,这也都是我们推测出来的。”

  “我们进林子前看到的那几个蹄印,我记得你说那种蹄印有可能是貘的。”

  “不是。我之前是说现存的动物里,前蹄四个趾,后蹄三个趾的只有三种,马、犀、貘。但是我可以肯定那个蹄印是马科的,不是貘。而且,我说的貘跟你指的貘不是同一种啊,你说的貘是豹子,张如意不是说了么?是生了病的豹子,得了异食癖的豹子,因为吃金属才能活,而在长期吃金属之下导致基因突变,可以算是一种病兽。跟现代动物学的貘不是同一种。而且,吃金属的不一定是病兽貘,人也可以因为某些原因变得嗜吃金属,那其他动物可以,比如狗啊猫啊狼啊,只是几率非常非常小。莫文是某种动物应该错不了,但是不见得就是你说的那种病兽貘。至于到底是什么,也没办法猜测,范围太广了。按照莫文的表现来判断,应该是一种很厉害的食肉动物,而且可能是跟豺狼虎豹同一个等级的猛兽,可从他表现出来的性格来判断,我实在是想不出有哪种猛兽会像他这样的。”

  我想起莫文这小子的性格,也忍不住一阵汗颜,说道:“也确实是。除了哈士奇我想不到别的哪种动物能跟他符合的,但我想应该不会是哈士奇吧?”我想起之前两次看见莫文眼冒杀气的样子,哈士奇只会冒傻气才对。

  “得了吧!哈士奇能有这种身手,别瞎猜了,除非能把他叫醒,亲自问他。我有个办法,说不定能叫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