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第059章 蜃虫之境


  “什么办法?”我见霍衣架有主意,赶紧问道。蜃龙不让莫文醒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莫文知道些什么,如果能把他叫醒,说不定是个突破口。

  “金属!这混小子不是喜欢吃金属么?走,我们把他带到那个地宫那里去,那里有一扇铁门,铁锈味重得很,这种味道对莫文来讲可是一等一的诱惑。”

  “能行吗?”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是在蜃境之中,如果蜃龙铁了心不想让莫文醒来的话,是不是做什么都会徒劳无功呢?

  “试试呗!”

  “好。”

  霍衣架弯腰将莫文抱起来,这时候,突然地面猛地震了下,紧接着,眼前一暗,什么都看不见了,我隐约听到一阵如幻听一般吱吱的鼠叫声,还没来得及等我细听,声音瞬间就被淹没。四周的环境霎时大变,一片浓稠黑暗,死得一般的寂静,是没有任何光线和声音的那种。

  我心里发慌,一边往旁边乱摸,一边叫着霍衣架。

  “靠,摸哪里去了,我在呢!”霍衣架大叫。

  我见他人没消失,心里松了口气,跟他背靠背站在一起,望着四周这如混沌初开的景象,惊疑不定地道:“这是怎么回事?莫文呢?”

  “他不见了。”霍衣架怕我不理解这句不见了的意思,又解释道:“明明抱着,可一下子就凭空消失了,很突然,他妈的吓我一跳。估计又是那条该死的蜃虫在搞鬼。”

  “是蜃龙怕莫文被你用那个方法把他叫醒吧?那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蜃境好像崩塌了。”

  “没有,如果蜃境消失了我们应该就回到现实了,我们还在蜃境之中,但这片蜃境好像什么都没有。真是他妈让人头疼。”

  “我们往旁边走走看。”

  “行。”

  绝对的黑暗和绝对的寂静,很难形容那种孤独感,没有任何光源和声源,没有气味和气息,也没有温度,不存在冷热,所有的感官还存在,但就是什么都感受不到,如果不是还有一个人在旁边,我想我会疯掉。

  我和霍衣架手搭着手,一边向前走,一边说着话,因为不说话就让人受不了,我们只好不停地说话。

  “靠,这只虫真他妈贱,弄个这样的蜃境对付我们。这样的贱种,陛下肯定是不想要的,那能不能等将它捉住之后赐给微臣呢?”

  我哭笑不得,这种不世出的珍稀虫种的是贱种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珍稀的东西了。不过,我知道这是霍衣架故意活跃气氛,在这种环境之中如果继续沉闷下去是很容易出问题的,也就顺着他的话,夸张地道:“有没有搞错,这种贱种你也要?直接宰了了事。”

  “不能宰啊陛下,我们可以用它去恶心别人啊!”

  “你说的别人是王书宜么?行,那就赐给你了。”

  我们说笑着,可心里却十分沉重。这个蜃境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话,那我们肯定会饿死在这里。在蜃境里死了现实中会不会死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一直呆在蜃境里,现实中就无法醒来,跟植物人没什么两样。在白雾林里成了植物人可没人会给我们鼻饲,这样不吃不喝能挨得住几天?

  想到这里,我越发焦虑起来。最主要的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蜃境太过压抑了,我们走了不知道多久,一点收获都没有,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没有参照物,也不知道有没有走回来,反正什么都没找到,我们注意到地面,走到哪里脚下都是一样的石板,似乎是一整块。非常硬,霍衣架仗着在蜃境里,就开了臂蛊,增强了手臂的力量之后,用力砸石板都砸不烂,最后不得不放弃。

  我也试着联系流氓蝉,结果发现也叫不醒它,就连念上召虫诀也没反应,似乎是被蜃龙切断了我与流氓蝉的联系。我不由有些绝望。

  霍衣架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情绪,安慰我道:“别太过担心,虽然不知道蜃虫的目的,但我想我们应该不会这么轻易死掉,想弄死我们的话很简单,直接把我们分开保管过不了多久就自杀了,这他娘的谁受得了。”

  “也是,它要想弄死我们容易得很。唉,没想到我们两个蛊师居然被一只虫玩弄于股掌之中。”

  “厉害的贱种啊!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等了,我只希望小妹不要被陷进来。”

  “小七要是到了悬水湾不见我们,又联系不上你肯定会来找我们的。希望她别找到这里来。”这只蜃虫能切断我与本命蛊的联系,可见它厉害到哪种程度了,小七来了估计也是白搭。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个可能压根不存在的龙门派的掌教身上了。”

  “你说起这件事,我倒是想起来了,爷爷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问过他同样的问题,问他还有多少年满六十年。我想想,他好像有说过,但我印象不是很深,是说多少年来着,好像是十四年,还是十三年?我那个时候十五岁,我算算,操,如果是十四年的话,那今年正好是六十年。”

  “真的假的啊?”我搞不清霍衣架这话的真假。

  “真的真的,我就是忘记了是十四年还是十三年。”

  “不管是十四还是十三,好歹有个盼头。”

  “等他来救我们的时候就知道到底是十四还是十三了。”这话刚说完,忽然,我们耳旁响起一声炸雷,然后整个地面开始剧烈抖动。

  这个声音来得大,又很突然,差点没把我们吓死。地面抖动起来,我们坐都坐不稳,赶紧互相抱住,在这样的环境下可不敢失散了。不过,震动没有持续多久,马上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