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这里有鼠医?”我问道,鼠医学名叫芝鼠,多生活在原始森林中,以吃芝草为生。芝草也就是灵芝,因此又名宝鼠,意味着只要找到这种老鼠,就能找到灵芝,但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芝鼠所吃的芝草并不是专指灵芝,而是指菌类,因为灵芝比较罕见,专门吃灵芝的芝鼠就更难见了,这种鼠是真正的宝鼠,一般的芝鼠就吃寻常的菌类的。这种老鼠在西双版纳原始森林里比较多,五岭山脉这边却不多,虽然算不上罕见,也是比较难碰到的。

  “是啊!你运气好,刚才发现一只鼠医在给它的同伴疗伤呢,顺道弄了点老鼠味到你身上。”

  “好吧!”霍衣架先斩后奏,我只能认了命。

  他不再理我,再一次学着老鼠惨叫起来。

  我便一边等待,一边打量起周围环境起来。我刚开始看以为这是个天然的溶洞,仔细看才发现是一个地宫,只是很多地方都坍塌了,到处都是乱石堆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是个地宫。四壁完好的地方,每隔一段距离就铸有一个箍环,上面插着火把,离我们最近的几根火把都已被点亮。

  我借着火光继续观察,这个地宫虽然塌了一半以上,但从尚存的这部分也足以看出它完好的时候是多么的宏伟,光高度就吓人,起码有二十米,我抬头往上看,模糊一片,只能依稀看得到顶部有很多刻纹。我看了几眼看不出个所以然,就收回目光,往前望,首先看到反射的波光,那边应该有水流,再往前就看不清了,漆黑一片。

  我估摸着这个地宫整个面积至少有三百个平米,只是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我看了下身后,是一条石砖砌起的半圆型甬道,上面有许多浮雕花纹,保存得挺完好的,而我们现在就在这甬道的口子上。

  我第一反应以为是一座陵寝,但旋即又否定了,不像,因为这地宫给人的感觉像个广场。我忍不住想询问霍衣架,却见他食指擎在嘴边嘘了一下。

  鼠医来了?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见一只长得很肥硕的白鼠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偷偷摸摸地打量着这边,想要过来,但又似乎有些迟疑。

  霍衣架对我打了个眼色,我会意,重新躺倒,留一双眼用余光看着那边。

  霍衣架看我准备好了,嘴一撮,又学着幼鼠吱吱吱地惨叫起来。那只肥白鼠立马吱地回应了一声,不再犹豫,一溜烟地爬了过来。别看它长得肥,但行动却非常麻利,几个呼吸间,就到了我们身前。

  霍衣架闭嘴闭眼装着死。我知道这时候要是将它吓跑了,再想引它出来就难了,也跟着装死,双眼只留一丝缝隙。肥白鼠只在霍衣架身边稍微停留了一下,就窜我旁边了。

  我眯着眼打量着它,这只白鼠身上虽是一身肥膘,可却神气十足,浑身上下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猥琐、阴晦之气,两只小如黄豆的眼睛转动起来,灵光闪烁,嘴边几缕鼠须又长又白,并不像寻常的家鼠、野鼠一样翘着,而是下垂,看起来很滑稽,整个形象给人的感觉居然不像只老鼠。

  比我之前那只芝鼠有灵气多了!我忍不住惊叹,难道吃过灵芝?正想着,肥白鼠噌地一下爬到我肩膀上,双眼盯着我上面的伤口,片刻,眼中竟有泪光泛起,那眼神充满了怜悯。

  我心里一震,暗道这只鼠医居然如此人性化?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我好接受一点。

  这时候,肥白鼠收回了眼光,爬上我左肩肩胛处,像孵蛋一样趴在我的伤口上,下一秒钟,我就感觉到有沥沥淅淅的雨点落在伤口上。

  我叹了口气,知道鼠医开始撒尿了。芝鼠有个特性,就是当同伴受伤之后,它们会围上去对着伤口撒尿,被它的尿液淋过的伤口会快速愈合。

  以前常往山上跑的猎人、采药人在受伤无药医治的时候,就会抓一把老鼠屎往身上一抹,或者直接抓一只活鼠弄晕了放身上,总之让自身具有鼠味就行,然后再学幼鼠惨叫,周围有芝鼠的话,必定会跑出来,它们又闻着老鼠的气味,以为是同类,就在伤口上撒尿救治,因此这种老鼠也被尊为鼠医,或者鼠仙。

  特别是专吃灵芝的芝鼠,它们的尿液对动物撕咬的伤口犹为有效,会被专门收集起来,当作疗伤圣品。一般芝鼠的尿液也可用于消炎、止血,只是怪恶心的,平常有止血药、消炎药的谁也不会用这方法。我也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用这种土法子,一年前在五岭山脉遇险时,也用过一次,只是那只芝鼠跟寻常的家鼠、野鼠没什么样,浑身脏兮兮的,要不是那个时候已经成为蛊师,不惧怕普通的病毒、细菌,我都不敢让它碰我的伤口。虽然效果很好,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阴影,没想到这次却引来一只灵气十足的鼠医,眼前这只芝鼠就算不是专门吃灵芝的,最起码也是吃过灵芝的罕见芝鼠。
  我正考虑着要不要将它捉住,弄点尿液备着,左肩的伤口已经被肥白鼠处理好了,它噌地一声又窜到了右肩。被它的尿液淋过的伤口,一阵沁凉,有点疼,还有麻麻感觉。

  我心说不愧是吃过灵芝的罕见芝鼠,立马就起了反应。肥白鼠依次将我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撒上尿液,让人惊奇的是,它并不会直接就一泡尿淋下去,而是会根据伤口的大小,控制尿量,大一点的伤口几滴,小一点的伤口几滴,把握得非常好,不管是这收放自如的撒尿本事还是精准的判断能力都让人叹为观止,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