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怎么回事?”我们都一头雾水。

  “这种动静,难道有人在跟蜃龙斗法,导致蜃境不稳?”我猜测着道。

  “靠,刚那个雷声,龙门派的传人真来了?我刚才是胡掐的啊!”

  “真来了还不好。我们再等等看,如果是真的有人在对付蜃龙,又能弄出这么大动静,应该是个厉害人物,估计还会有动静。我们等机会看看能不能帮上一把。”

  “千万别这么熄了火啊!”

  我们等了一阵,果然又有了动静,地面震了一下,然后又过了好久,听见一声炸雷,地面狂抖。这样反复好几遍,都是这种规律。

  “我知道了,你抱着莫文的时候,并不是蜃虫想要干涉我们,而是那个时候它就受到攻击了。”我推测着。

  “管它呢,只要能出去就好了。”

  “应该没问题,抖动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动静也越来越大,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个蜃境就能破。”我略微松了口气,总算可以不那么紧张了。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跟蜃龙在斗,真的是龙门派的传人吗?或者是其他路过白雾林的高人。

  接下来的等待有点令人难熬,我们百般聊赖之下,便说起蜃境的事情。我前前后后把进了白雾林之后发生的事都顺了一遍,想通了之前很多不明白的事,当然,也还有想不通的地方,就拿出来跟霍衣架讨论,最让我疑惑不解的还是宝螺的事。

  “我靠,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我们不会是搞错了吧?真正的宝贝不是螺里的东西,而是那个螺?”霍衣架说道。

  我听了一呆,要真是这样,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想想,为什么我们之前都认为宝贝是螺里的东西?因为那个螺本身看起来很普通,再加上是封闭的,惯性思维之下,理所当然就会觉得宝贝在里面了。现在想想,也有可能真的是我们搞错了,有时候,宝贝和人一样,是不可貌相的,你认得它,它就是个宝贝,不认得,就是个垃圾。

  可我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我对霍衣架道:“就算是那个螺才是真正的宝贝,但也没法解释它里面为什么会有一块烤肉啊!这块烤肉到底有什么玄机?”

  “也许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说不定哦。这他妈也是一件奇事,跟在树里发现鲜肉的故事一样,可以流传后世啊!反正我们是在蜃境里经历的,不管是螺还是烤肉都还在,等出去了再好好研究下。”

  “希望能出去吧!”正说着,突然又是一个炸雷,地面开始震动,这次足足抖了好几分钟。

  “哈哈,狗日的蜃虫快顶不住了。”霍衣架高兴得大笑。

  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应该是能顺利出去。那等下你可不能把螺给弄坏了。”

  “肯定的啊,之前是没想到么。”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霍衣架好奇地道。

  “蜃虫无法创造,只能复制。那么蜃境里出现的东西,应该都是它所见过的,否则没办法复制出来。那假设,这只蜃虫它不知道悬水湾里的宝贝是什么东西呢?这个假设完全可以成立的,它不可能什么都见过的。按照蜃境里发生的事情来看,它应该会读心术,或者说能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因此会根据我们所想的不停地制造出适合的新场景。但是,我们也不知道悬水湾里的宝贝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个宝贝。如果是在这种情况下,它复制出来的宝贝,根本就不是悬水湾里的宝贝。”

  “我靠,是它随便复制出来的?”

  “应该不是随便复制出来的,它要是想让我们察觉不出是在蜃境里,就会尽可能地弄得非常逼真。你刚开始下水去摸的时候不是什么都摸不到吗?按这么推测的话,那应该就是因为蜃龙也不知道复制什么东西当宝贝才好,所以那里就是一团彩光,我们才什么都摸不到。”

  “这么推测很有道理啊!”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螺里是一块烤肉了!让我静静,捋一捋思路先,我想想该怎么表达。”我赶紧抓到了关键点,这一路推演下去,竟找到了很多答案。

  我过了好一阵,终于把思路彻底捋清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螺里会是一块烤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