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那等出去之后,弄点烤肉喂给蜃龙试试,看它反应就知道我猜的对不对了。不过,蜃龙不会死吧?这种罕见的虫,死了就太可惜了。”

  “这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

  “嗯,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我抬头往上看。按照这片蜃境震动的频率来判断,似乎就快破了,我和霍衣架都以为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能出去了,可让我失望和焦虑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空间震动相隔的次数反而越来越长,很久很久才出现一次震动,而且震感越来越弱。

  “靠,这是被反攻了吗?”

  “再等等看,说不定是回光返照。”我心里也很着急,但我总觉得要出蜃境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因此此时相对霍衣架而言,我要镇定一些。

  我一边等,一边在心里念召虫诀,看看能不能把流氓蝉叫醒,说不定关键时候它能帮上一把。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所在的这片混沌空间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就在我们都按捺不住的时候,忽然间,就看见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刺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滚滚而来,然后耳朵也听不到了,只能迅速张开嘴巴,避免耳膜被震破。

  在之前短暂而急促的炸雷不同,这次的雷声回荡了很久。我们缓过劲来,慢慢睁开眼睛,发现我们头顶就裂了一道很长很细的裂缝,从里露出一丝丝光线来。

  “蜃境被打破了?可我们怎么出去?难道还要等?”

  “再等一下。”我说着,又开始念召虫诀。如果蜃龙不行了,应该没精力再顾及阻挡我和流氓蝉的联系了。可情况跟刚才一样,不管我怎么念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只能继续等待,但我们这次等了很久,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他妈的,有这么折磨人的吗?老子都快疯了。”霍衣架等得没了耐性,大骂起来。

  我感觉我也快疯掉了,这上不上,下不下的。这时候,我心里一动,大喜道:“我感应到流氓蝉了,我来试试。”我赶紧静下心神,准备念召虫诀。

  召虫诀是越静心,效果越好,我从刚开始到现在,起码念了几千遍了,一下就静了心,而且还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一时间竟好似忘记了念召虫诀的目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里面,只知道不停地念不停地念,到最后,迷迷糊糊当中,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也在念召虫诀,极其洪亮,如黄钟大吕,相当震撼。

  可惜这场景没维持多久,就猛地听到一阵粗厉的蝉噪,非常刺耳。蝉鸣声大作,流氓蝉在愤怒大叫。

  “操尼玛,老子正梦见跟美人蝉交配……老子要弄死你弄死你!”

  流氓蝉暴躁起来,不停地催动蝉音,我整个脑海都充斥着蝉噪,头痛欲裂。而这时候我们所在的这片蜃境竟然如被雏鸡啄破的蛋壳一样,咔咔咔裂出无数道缝隙,紧接着啪地一声,脚下顿时踩空,往下跌落,然后脑袋一空,有那么一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睁眼,便被光刺到了。

  我等了一会儿,才慢慢把眼睁开。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林子里,周围密密麻麻竟都是枯骨,有人骨、兽骨,连鱼骨都有。我忍不住一阵失神,喃喃道:“我们出来了么?果然还是在林子里,这些枯骨都是因为被蜃境迷住而丧命的么?”

  “哈哈,哈哈,出来了,出来了,我的铜锁还在,牙齿还在!”我右边不远处,霍衣架正揉着双眼从地上爬起来,大笑不止。

  我忍不住摸了摸牙齿,发现完好,一颗都没坏,身上的情况也是一样,虽然有伤,但是都是包扎好的,跟进白雾林之前一模一样。

  我回想起在蜃境里所受的折磨,特别是在那片混沌蜃境的时候,虽然经历乏善可陈,看起来远远没有在悬水潭里被水狼袭击、在地宫里中毒等遭遇凶险,但实际上那却是我们最痛苦的一段经历,那种无处可依,无光无声,没有任何生物,又茫茫无边的感觉让人刻苦铭心,此时逃出生天,真是别有一番体会。

  我闻着周围混杂的气味,听着过耳的风声,感受着这片生机勃勃的树林,又想笑又想哭。

  “无量天尊。”

  就在我们都不能自已的时候,突然一个男声从左上方传来,我循声去看,却见两个人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道士,身着道袍,手持木剑,披散着头发,略有些狼狈,但却一脸肃穆,另一个人跟在他身后,还处在树荫内,再加上此时是黄昏,我看不清容貌,只觉得有些眼熟。

  我心说这应该就是龙门派掌教的那个传人了,想来应该是他救了我们,赶紧起身迎上前去。

  我走近后,正准备先开口道谢,可这时看清了道士身后那人的相貌,忍不住啊了一声,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