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不是只有苗疆才有蛊师:虫祭——人体就是一个天然的容器,里面装满了虫子


作者:剑君白  分类:鬼话

  那不是霍衣架吗!可他不是在我身后吗?什么时候跑道士后面去了?我回过神之后,回头去看,这一看傻了眼了,霍衣架还在那啊!

  怎么有两个霍衣架?我扭头又去看道士身后的那个霍衣架,一样的脸,一样的衣服,我来回转头对比两个霍衣架,完全一样,连神情都是一样,他们互相望着对方,都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跟我站在一边的霍衣架忽然间如水雾一般散开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我差点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无量天尊。小哥儿不必惊讶,那只是蜃象而已。”

  蜃象?在蜃境里一直跟我在一起的霍衣架也是蜃龙制造的复制品?我再一次愣住了。

  “他妈的,长见识了长见识了,见到另外一个自己居然是这种感觉。可我为什么看到他消失心里会有一种很难过的感觉。”霍衣架喃喃自语,一脸失落。

  “无量天尊。因为它本来就是你。”

  我大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操,这事说起来就复杂了。走走走,我们先去看看小妹那边怎么样了,边走边说。如果不是她把蜃虫引开了,道长还不一定能救得出我们呢。这只蜃虫太他妈难缠了。”霍衣架拉着我就走。

  我一听小七来了,还一个人牵引住蜃龙,不由大为紧张,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不过,也很好奇小七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而且还能对付蜃龙。在赶路的过程中,霍衣架才开始跟我讲这事的前因后果。

  原来在我和他在白雾林的时候就走散了。我先进入蜃境,倒地不起。霍衣架一直在前面领路,我倒下后一时没注意,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我没跟上来,他回头去找我,也进入了蜃境。

  我们两个其实分别进入了不同的蜃境。这点令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从来没有怀疑过霍衣架也会是假的,因为太像了太像了,而蜃龙和蜃境说起来很可怕,可事实上就是一种假象,你越信它就越厉害,如果在蜃境中没有任何察觉,那么蜃境就会越来越稳固,就越难被打破,蜃虫也会越来越强大,它就是靠吸收这种“信”的力量而成长的。

  因为我压根没想过霍衣架会是假的,这种“坚信”的力量居然让它跟着我从蜃境里出来了,而因为碰到真正的霍衣架让我产生了怀疑,信之力消散,假的霍衣架自然也就消失了。

  听到这里,我真是万分惊讶,蜃之力竟然如此神奇。我仔细回想起在蜃境里的遭遇,那个霍衣架真的没有任何异样的地方,给我的感觉完完全全就是同一个人啊!我又想起蜃之霍衣架在看到真的霍衣架时的吃惊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假的霍衣架都不知道自己是假的?”

  “自然如此。”中年道士颔首道。

  “他会认为我的假的。道长说得对,他其实就是我,思想、性格、意志什么的全都有一样。这种感觉真他娘的奇怪。”

  我见这个道士似乎比我们都更了解蜃,就指着霍衣架,问道:“如果他一直陷在蜃境里出不来死了呢?或者今后都不在我面前出现,我也没怀疑身边的这个人是假的,那会怎么样?不就取代了真的霍衣架吗?”

  道士答道:“蜃象只是一种反射,本源不存在了,它自然也会消散。若本源还在,它会把你继续把引入蜃境。”

  霍衣架怕我不理解,直白地给我解释道:“道长的意思是,如果我死了,假冒的会消失,或者说制造他的蜃虫死了,他也会消失。如果我和蜃虫都还在,他就会存在,而蜃虫会因此越来越强大,当然还会把你继续引到蜃境里去。”

  “靠,好在你出现了,不然又得陷入蜃境了,真是太恶心了。”想起蜃境里发生的种种,我忍不住就一阵恶寒,不过,这简直是防不胜防啊,如果不是真的霍衣架出现在我面前,谁会去怀疑啊?

  想到这里,我更担心小七了,按捺不住地问起她:“道长,小七一个人引开蜃虫没事吗?”我刚知道霍衣架也醒来没多久,也是听这个道士说有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把蜃虫引走才猜测是小七的,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就直接问这个道士了。

  中年道士闻言露出奇怪的表情,答道:“应该不会出意外。”

  听到这个答案,我稍微放了点心,但又忍不住犯嘀咕,道士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有点卡文)